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以毒攻毒

第十二章 以毒攻毒

        他拼命的跑着,连滚带爬。

        原本紧邻着村子,如今每走一步都是那么遥远,由于紧张,他四肢都跟着僵硬,动作也不如何协调。

        就这样,徐醒甚至不记得自己如何回到村里,只是刚到村口,他便昏了过去。

        待其醒来,天已黄昏。

        “醒了?”村长手握烟袋,坐在床畔问,脸色难看,眸中透出担忧,旁边则是高虎,同样脸色关切,这时候,家里的一切都是如此温馨。

        可刚刚那恐怖的画面却仍旧映照在其脑海,似乎刻在心头,坚固至极,以至于就算盖着被子,自己仍旧被寒冰覆盖一样。

        然而片刻之后的话,却更让徐醒如坠冰窟……

        “你这不要命的混小子!已经被厉鬼缠上了……”村长沉声说,这简单几个字,却是让徐醒整个人都愣在床上。

        厉鬼缠身,不死不休,这是村子里长时间以来的说法。即便村子挡煞的白帆也无法克制和阻挡,传说中一旦出现,被缠之人必死无疑!

        “难道我要死了?为什么,难道是小凝——?”徐醒张口,心里充满了疑问,平白无故的自己为何会被厉鬼缠上?

        就是因为去了坟山?可去过那里的人明明还有很多啊。

        为什么?为什么单单是自己?

        “是,也不是。”村长淡淡道,老头这几天可能确实比较劳累,整个人都显的非常倦怠,苍白的脸庞褶皱简直堆成了沟壑。

        他轻轻坐在土炕边,烟杆敲了敲鞋底,叹息道:“坟山原本虽然阴但却没有鬼。可惜……最近村子里横死的实在太多了,而且个个怨气极大,那里如今已不能再去。我早已下令所有村民,尤其是参与下葬的要注意,却没想到你这伢子刚苏醒就会去!”

        “而且牛小凝除了她的家人外,只有你是其从小的玩伴,关系最近。她怨气冲天,化为厉鬼噬亲是一种本能,而你这个时候正撞在枪口上!”

        徐醒听到这,蓦然张了张嘴,不敢相信道:“怎么可能?她和我的情谊可是很深的!从小……”

        “你不懂!”村长骤然打断他,重新起身,脸色略显忌惮的说道:“被怨气充斥会让灵魂迅速失去理智,这个转换过程往往快的只有一到七天,小凝年纪小定力差,一天内就可能会化为厉鬼,而谁和他们生前关系好,则最是首当其冲会被反噬的。”

        “那……”徐醒不敢置信,他想了想后迟疑的问:“那纸人还会来么……?”

        想起坟前纸人的诡异和恐怖,徐醒便是浑身发冷。

        “纸人?”村长语音一滞,听到这话,表情反而稍微放松了些。

        “看来她虽然化为厉鬼,可魂体还未凝聚,只是时间越长,她就越凶。”

        “眼下你已经被盯上了,之所以未死,想来她的戾气还在积攒中。但可以肯定其神志必然已灭,三天内,她还会再来。”村长声音很低,叹了口气,看的出来老头颇为忧虑。

        “爷爷,想想办法。”高虎张口,自始至终都未发一言的他,表情凝重至极。兄弟二人从小长大,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村长叹了口气,无奈摇头道:“难啊……避的了一时也避不了一世……”

        徐醒彻底慌了,那种恐怖他绝对再也不想体验,即便再如何的勇者也经不住连续濒死的体验,何况是一个孩子。

        “那怎么办?”徐醒绝望的问,声音里带着哭腔,爷爷现在几乎成了自己最后的希望。

        村长迟疑起来,又想了想,好半晌才摇头道:“几乎无解,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

        徐醒与高虎同时出声,原本绝望的内心,此时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以毒攻毒……”村长沉声说,这话出口,并未露出多少释然之色,反而苍白的脸庞越加难看。

        “怎么以毒攻毒?”高虎立即追问,如果能救自己这弟弟,他当然高兴。

        但是本能的,他也可以感受到这其中绝不简单。

        “去西山。”果然,村长淡淡三个字,犹如惊雷般,震的两名年轻人差点吓傻。

        “什么——!”

        两名年轻人同时惊叫起来,天地大变后,地门村被深山浓雾包围,人们敬畏鬼神,自然有着数不清的传说。可这其中最恐怖也最被公认的便是西山。

        关于那个地方的传说非常多,但每件都异常恐怖血腥。

        那里根本就是地门村的禁忌,进去,便不可能再出的来,甚至很少人愿意提起。

        尤其在西山深处,据说居住着的大姥姥以及二娃娃,在地门村几乎无人敢提,它们每隔几年还会离开,在附近丛林内游荡,吃人肉,食人心,都是厉鬼中的厉鬼!

        “当然不是要他进西山,而是西山旁的竹林。”村长严肃道,西山绝不许进乃是最初他下的命令。

        在阴气弥漫大地后,原本就可怕的西山更是成了大凶之地。

        “即便如此,西山旁的竹林也绝不是善与之地。此次,你能否活命,只能靠这个了。”

        说到这儿,村长貌似还有话说,却犹豫了一下,张张口并未出声。看来,那里还有些情况,老头不愿意明述。

        “那、那我要怎么做?”徐醒严肃起来,如同赴死的勇士,左右都是死,还不如拼上一把!

        坟山纸人的恐怖自己已经见识过,还能出现什么比那还恐怖的事?既然这样干脆豁出去了!

        事实上,徐醒若是知晓竹林里的事,他必然会后悔自己天真的想法。

        “唉……”村长叹了口气,深深看了他好半晌才沉声道:“既然你愿意,那就试试看吧,希望能成。”

        说着,他便走了出去。

        当晚,一副漆黑大棺摆在了院当中,这口棺材颇为厚重,做工不同于一般材质。

        同时,村长抱着一个蓝衣纸人,不由分说,猛的拽下徐醒一缕头发,别在纸人头顶道:“今晚你先躲在棺材里,抱着这纸人。记住!无论出现什么动静都千万不要应声,更不要出来。过了今晚,到明天清晨,阳气上升,浊气落地,我会带人将你抬进西山旁的竹林里。能不能活,就看你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