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在线阅读 - 第823章 曹操的认知,是停留在没有地图编辑器的前提下的

第823章 曹操的认知,是停留在没有地图编辑器的前提下的

        诸葛亮给曹操出的最新难题,大致是这么一回事:

        在曹操给淮南曹仁下令,让他抽调部分部队沿着淮河、汝水逆流而上,协防汝南上蔡之后的次日。

        这天,是五月十八。算算时间,这时候曹操的传令使者应该都还没赶到寿春呢,哪怕再加急的快马赶路,路上起码还需要两天左右。

        但偏偏就是在这天一早,曹军斥候在沿着防线上下游两端、日常例行越过汝水、试图进入刘备防区哨探时,从下游偷偷渡河侦查的那队斥候,居然在敌占区(刘备防区)抓到了一个汉军信使——

        曹军斥候自然不敢怠慢,立刻把信使带了回来,一番通传审查,在郭嘉看过之后,就呈递到了曹操这儿。

        郭嘉似乎也提前预判过汉军信使书信的真假,觉得有诈的可能性极高,所以呈递的时候还提醒了:

        “丞相,这里有份缴获的诸葛亮给伪丞相李素的私信。经拷问,据说是准备走汝水以西的弋阳道南下、穿大别山至江北与李素联络。

        属下以为此事巧合过多,颇有蹊跷,但兹事体大,也不敢瞒报,只好请丞相亲自定夺。”

        因为曹军斥候是在清晨抓获的情报源,所以送到曹操这儿的时候曹操也才刚刚盥洗完、在近侍的服侍下一边梳头一边等着用早膳呢,脑子也不是很清醒。

        按说老年人应该早睡早起,但四十七岁的曹操最近有些失眠,经常后半夜才睡得着,所以起得就晚了。

        听了郭嘉的汇报的前因后果后,曹操下意识拿过缴获的书信稍微扫了一眼,其实都没看内容,就已经预判这情报肯定是诸葛亮的诡计!是故意泄露给他的假情报!

        这种行为太诡异了,毕竟哪有这么巧的?

        要是己方的士兵在己方防区某个敌军信使非经过不可的地方,抓到了信使,那还可信一些。

        而己方斥候到对方防区侦查,都能抓到敌军信使,那不就等于是敌军故意白给泄露的么?肯定是汉军发现了那队曹军斥候,然后派个死间信使去送信、直接撞枪口上。

        至于郭嘉问出来的信使送信路线本身,倒是没有破绽。

        因为如今沿着汝水以西往南走,虽然还要经过一些曹操在汝南郡的辖区,可因为曹军兵力的收缩,汝南郡的汝水以西部分事实上基本放弃了,就是个破筛子。

        由弋阳穿越大别山后,确实是可以抵达江北的李素防区,大别山区如今已经被之前沙摩柯和王平的山地兵占领了——

        但这也不奇怪,要是连这点基本功都有破绽的话,那诸葛亮的反间也太拙劣了,等于说谎前连草稿都没打。

        可谁让曹操多疑呢,哪怕明知99%是假情报,他还是要看要听取详情。

        结果一细看,他就直呼好家伙。

        这封据说是诸葛亮写李素的信,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陛下原本与恩师约定,五月中旬恩师就要率江东驻军北伐淮南,让学生(诸葛亮)去恩师处当参军、随议军机。

        但因为陛下这边战事进展比预期慢,却又有新的战机可以把握,急需智谋之士参赞,所以学生不得不推迟去丹阳的行程……”

        不过随后诸葛亮也在信里吹嘘,说好在恩师本就智冠天下,哪怕没有学生在旁打杂,想必也能旗开得胜,所以学生暂且告罪,并奉上一条妙策:

        “听说曹贼已中我军疑兵之计,调遣各处兵马增援豫州前线时,进退失据,束手束脚。兖、徐、青各处曹军,因为太史将军和糜府君、田畴校尉的骚扰,不敢轻动。

        只好饮鸩止渴,调用冀州与淮南军援豫。恩师可顺势利用曹贼多疑,秘派人诈与合肥孙权、皖县朱治联络,许以弃暗投明、反正免罪。

        如此,若曹仁嫡系兵力因曹贼调走而削弱、曹军在淮南防务将不得不更倚重原先孙权降曹的那数万江北兵。届时若孙权反正,内外夹攻,曹仁可瞬息而破,淮南旬月可平。”

        曹操看完之后,怒得直接拍桌狂吼:“反间计!诸葛亮小贼的无耻反间计!孙权降孤近三年,输诚纳款,随孤调遣,不揽兵权。

        且与茱儿恩爱有加,每日也只是与丕儿或植儿一并从师读书。孙权降时不过十六七岁,如今也才刚要及冠。

        其亡兄孙策之好勇斗狠,在此孺子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唯有聪明伶俐,孤视之如亲子,他岂会因李素只言片语便背叛孤!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是诸葛亮和李素想让孤疑心,让淮南的孙家降军旧部人人自危,或是诸葛亮预测了孤会抽调淮南而非冀州援军来协防豫州,但诸葛亮偏偏不希望孤这么做。

        就故布疑阵吓孤,让孤唯恐孙权不稳、便不敢多抽子孝的兵马来协防,那就只好抽河北妙才的人马——如此看来,刘备下一步的主攻,正好不在淮南,就是在冀州!

        前些天他们故意让田畴演戏诈败于陆逊、被我军缴获一批沙船,让我军得知关羽缺大船这个情报,就是想假装他们暂时无力对冀州总攻!

        今天这个骗术,则是希望让我们觉得他们要对淮南总攻!孤便偏偏不中李素和诸葛亮的计!

        他们怕孤不抽河北军,孤就真的不抽河北军!他们希望孤不敢抽淮南军,孤就偏偏敢抽淮南军!”

        曹操说着说着,旁边静听其论的郭嘉,都觉得主公的思路有点多疑疑到了神经兮兮的程度了。

        但仔细一琢磨,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郭嘉都审慎回味了好久,才叹服地恭贺道:“丞相妙算,人不可及!李素诸葛亮反复虚实相诈,竟还是被丞相慧眼识破!

        不过属下以为,诸葛亮和李素既然动了这些念头来用计,也不能完全不提防他们化虚为实……毕竟刘备兵力国力远胜于我,他们是有可能把任何一路佯攻转化为主攻的。”

        曹操摸着胡子,难得微笑点头:“这一点孤当然也想到了,之前孤不是临时定了让大军异地换防的国策么,袁绍旧部不得在河北驻防,以免他们心怀怨恨、战时人心不稳。

        如今看来,此法也能用于对孙权。之前孙权太恭顺了,孤倒是完全没提防他,现在既然还是按原计划、让子孝从淮南防区抽调数万人来援、协防汝水下游战场。

        但这数万人的构成,则是可以斟酌的,孤今日再派人快马追加一道军令,让子孝调兵时尽量以孙权的名义,要求朱治、朱然、吕范等随军北上。

        把孙家的淮泗兵都调来汝南,不能让他们在淮南、庐江就地驻防。诸葛亮啊诸葛亮,他要是知道他这拙劣的反间计,不但丝毫没有起到欺骗效果,反而提醒了孤更稳妥布局,不知会作何感想?”

        曹操说着说着,难得心怀大畅,莫名微笑。

        一切部署,都按照他的最新设想,按部就班安排下去。

        ……

        几乎就在曹操最终定策的同时,郾城正面的攻城战场上,随着过去几天的准备,攻城武器已经全部前进部署到位,刘备军也展开了全面的攻城战。

        一时之间,城上城下矢石纷飞,数以万计的士兵互相交攻。

        刘备军已经实践了好几次的挖交通壕接近城墙、部署大量弓弩手抵近抛射的战术,也再次重演。

        反正诸葛亮不怕花费人力,近二十万大军闲着也是闲着,攻城时大部分人没活儿干,就挖挖沟呗。能减少伤亡总是好的。

        与此同时,随着攻城战的一切高屋建瓴战略部署统统筹措得当,剩下的其实就是磨时间、体力活消耗战,没有什么用计策的空间了。

        诸葛亮甚至可以大致推演一个规划,测算出按照目前的攻击节奏,一个月内可以拿下郾城。如果曹操还想减少部队损失,扛不住转运压力,把刘备军提前放进去打,那二十天结束攻城战也是有可能的。

        不是因为城池有多坚固,纯粹是因为城内守军也人数众多,兵力强大,才需要耗那么久,不把城墙工事彻底搞烂就不能随便上去换人命,否则换不起的。

        安排好这一切后,诸葛亮自忖剩下的活儿让生性谨慎的鲁肃来督办,也绝对不会出岔子了,沮授也还暂时没走,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按照他原本说好的该去恩师李素那儿当参军的日子,现在已经拖延了十多天了。

        诸葛亮便安心向刘备告辞,准备最后交代几句,就去别的地方更好地建功立业。

        李素在淮南地区的夏季攻势,此刻其实已经展开,只不过李素智商也是比较卓绝的,所以诸葛亮没第一时间去参谋问题也不大,但也不好怠工迟到太久。

        刘备也觉得自己这儿结硬寨打呆仗就行,技术问题诸葛亮都布置完了,所以很爽快放诸葛亮调任。

        不过临走还是请他稍微喝几杯薄酒践行,顺便听取一些意见,就当是无则加勉。

        君臣对酌间,刘备主动询问:“贤侄走后,若是大军攻破了郾城,下一步进攻方向,又该如何选取?”

        诸葛亮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审慎地拿出地图,指点给刘备看。显然是最后这些日子里,诸葛亮每天都在钻研地利。

        他指着郾城(漯河)以西、一直到汝阳(周口)的地势,对刘备说道:

        “陛下,臣以为,既然我军豫州这一路的主要任务,就是牵制曹军主力,而非指望直接深入拓地,今年预期的攻拔任务,都是由河北淮南两翼齐飞为主,那么就该贯彻到底。

        曹操肯定会以为,我军破了郾城之后,不是去上游威胁颍阴、许昌,就是顺流威胁上蔡、全取汝南。所以不得不分兵防守。

        一旦我军选择了某一处主攻方向后,曹军主力可以对应机动,重点堵我军要攻打的新方向,而另一路只留威胁我军汝水粮道的必要兵力。

        因此,其实对陛下而言,不选任何一条路的进攻方式,才是牵制曹操主力最多的方式!我军既不往上游打颍阴许昌,也不顺流而下攻上蔡全取汝南!就留在郾城!”

        刘备愕然:“留在郾城作甚?”

        诸葛亮一指地图上郾城到东边汝阳的陆地,蘸酒水划了一条线,说道:

        “臣自数年前负责南阳运河时,便多年揣摩豫州地理,还曾派细作勘测地形、寻访对豫州熟悉的商旅及流亡北士。

        据臣所知,这汝水与颍川之间,最近最容易挖通的点,便是郾城至汝阳。汝阳名为汝阳,实则不靠汝水,却在颍川之西南、汝水之东北。

        郾城至汝阳,不过九十余里,而且已经离开了大别山区,纯是豫州平原,地质松软,泥土易挖。同样挖九十里路,工费比之朝廷苦苦修筑的博望-叶县运河,仅需不到一成,花费的时间也只有一成多就够了。

        而没有此河之前,颍川要与汝水互通,必须都往南流淌入淮。汝水往下三百余里,至蓼县入淮,随后沿淮河而下百余里,至阳泉县,再经汝阴、项县逆流溯颍川北上,还可转入鸿沟。

        一来一去,需要八百余里水路,还要攻破汝南、陈郡两处全郡。现在把郾城和汝阳之间挖通的话,可以节约七百里水道,也算是之前南阳运河的一个配套了。

        朝廷二十万大军驻扎在此,其中多有工兵,半数以上兵丁都是有过两年辅助挖河的经历的,对此非常熟悉。

        若是我军离开河道,东取汝阳,随后沿途挖通这九十里,按臣这些年总结的施工管理经验,部署分配得当,规划激励有序,最多三个月可完工。

        大军在此驻扎、耗住曹操也不敢走,本来就是不打仗也要吃军粮的,既如此,最多让士卒每天多费些体力、多吃些粮食,以继续挖河当操练了。

        曹操若是要破坏,他就不能指望任何地利、依托任何城池防线,得主动出兵进攻我军的防线。如此攻守易势,就轮到曹操暴露出越来越多的破绽了。

        到时候臣虽身不在此,相信以子敬的随机应变,也能让轻擅求战的曹军好好吃点苦头。同时曹军还不敢撤,只能跟咱耗着。陛下牵制曹军主力、把最耗粮的对峙战、拖在这个最便于我军运河便利发挥的战场上,岂不美哉?”

        刘备闻言,虽觉愕然、匪夷所思,却忍不住认真思考,直觉告诉他这个法子居然还挺有可能。

        不过……诸葛亮还真是得了李素精髓,他竟是打算告诉曹操,一场双方总兵力五十万的天下最大相持战,他竟要在相持的防线战场上,就地挖运河!

        然后告诉曹军:你们不是预测了打到郾城之后,只有两条进攻方向,不是往北逆流汝水、就是往南顺流汝水么?

        不!诸葛亮会告诉你们,还有第三条路,那就是直接往东,凭空开地图编辑器再开一条河,直接连接汝颍。

        而且这还真不是诸葛亮拍脑门,是确实深思熟虑可操作的——

        其实,历史上就在二十几年后,大约是曹丕称帝期内的黄初六年(225年),曹魏政权就修了这条从郾城(漯河)到汝阳(周口)的运河,名字叫“?讨虏渠”。

        把汝水和颍川之间的交通缩短了七百里,不用再绕淮河,历史上曹魏修这河应该是为了淮南战区的防务军需转运。在修运河之前一年多,刚发生了曹仁、曹休伐吴,结果曹仁惨败、羞愧气急病死。

        一条历史上曹魏政权用当时技术手段,都可以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修通的运河。诸葛亮这支队伍三个月挖通简直不要太轻松。这种松软冲积平原上的挖沟,诸葛亮现在压根儿就不当回事,士兵闲着也是闲着。

        而且历史上曹丕挖这条河,还是走了一些弯路的,主要是因为魏国的将作监官员不懂得测海拔高度,所以一开始想直接走汝水到颍川之间最短的直线。

        最短的直线其实只要挖六十里就够了,还能比诸葛亮现在选的路线短三十里。但那条线挖开后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发现那两点之间,颍川的水位海拔比汝水要高好几丈,一旦挖通颍川的水就汹涌灌入运河、再灌入汝水。

        所以曹丕派出的施工队伍不得不再把口子堵上,费了好大的周折,再重新做方案,改为让运河在距离颍川只有最后几里地的时候,改为转向与颍川平行、然后往下游延伸,一直延伸到运河水面和颍川水面海拔齐平处,再把两者挖通。

        这一番折腾,就导致运河从六十里延长到了一百一十里,足足追加了五十里的施工量,跟颍川天然河道平行追了五十里后,总算是两边水平了。

        而这些弯路,诸葛亮其实根本不用走,他手下的队伍,可是早在八年前,李素让西汉水地震改道由陈仓入渭时,就精通精确的河面海拔测高法了。

        大汉的测量员,绝对不会跟曹魏那些三脚猫一样,犯“挖通后才发现两边水面海拔不平、会倒灌”的低级错误。

        所以少挖二十里弯路,也不用中途停工重新勘测设计,难度简直降低了太多。

        此事一旦做成,对曹操的威胁就远不只是“找到曹操没有重兵防备的第三个进攻方向”那么简单了,关键是可以让曹军上下谋士都受到震慑,从此过日子提心吊胆,说不定觉都睡不好。

        因为这意味着你提醒了敌人、汉军是可以随时随地开地图编辑器的。中原河南河北大地都是冲积平原,地质易于挖掘。

        你按照原本的地理认识、觉得某些地方不是便于进军运粮的路线,但到了汉军手上,就是可以大兵团相持推进,这样要围堵刘备的御驾亲征部队,难度就更大了,所需的消耗也更多,你不知道他会突然从哪个方向杀出去,四面开花。

        对地图编辑器未知的恐惧,绝对能让曹操天天失眠,头风加重。

        刘备斟酌再三,最后果断采纳了诸葛亮的方略。

        他从来不怕臣下抢攻,反正他知人善任就行了。既然说好了今年是来御驾亲征拉仇恨的,那就贯彻到底,让云长和伯雅多捞一些地盘,也是一样的嘛。

        做皇帝的,有什么好争军功的。

        ——

        五千多字,就不拆章了,今天就这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