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盒子

第七十五章 盒子

        这一颗得自己家留着,他开始分起这五颗丹药来。另外四颗,两颗拿去毕方城拍卖,两颗留着送礼,想必这几年自家这个黑市是能安然无恙了。

        他美滋滋儿的分配好了东西,这才心情极好的出了厅堂,又回私宅去了。

        花灵媞一行三人呢则朝真正的黑市摊贩点行去。这是以正常路径离开的必经之路。

        “仙师下回要是再来,找到老黑直接报我老邢的名号就成。您需要出手什么,或需要什么,我和大掌柜的亲自上门,也不劳动您跑来跑去的。”他一边带着花灵媞走一边和她搭着话。

        花灵媞又不是九方家族的人,自然不会再来。可老邢不知道,黑市中人十分懂规矩,绝不会询问客人的姓名,就连自己的都是代号。遂点了点头,也没有拒绝老邢的好意。

        想了想,她觉得让人家这样服务和期盼也挺过意不去,再者秦霜娘陪了她这么久,也想弄点东西送送感谢感谢,可一时之间身上也没有合适给他俩的物件,便对老邢说。

        “我正好也还缺一些装备,本来也是随意来鸡鸣镇采购一番。现下既然你有渠道,不妨再带我去看看,若是有合适的,我也多些收获。”

        她这话说的隐晦,但老邢一听就懂,仙师这是回应自己的示好,让他带着去自己负责的摊点瞧瞧,想着要给他些好处。当即喜形于色就带着她们拐去了自己地盘。

        说是他这个小管事的地盘,实则是在一条极其秘密的暗巷之中,以特定标记点为区分的某一块。在这块位置上,所有的摊贩所赚到的钱财都要分给他提成,而他则负责提供安全保护。

        这条暗巷才是真正的底层黑市所在,买卖东西之人都要带上黑市提供的特殊面具,遮蔽真实容貌。有的特别需要保密的,黑市管理处还会提供外罩袍、带帘斗笠等装备,以帮助彻底掩盖身份。

        花灵媞现在已经出了禁地,在外面她已经可以灵气外放,凭借手段也能掩盖自己的真实面目,但看着老邢递过来的面具,也懒得费那个劲,往脸上一照便走进了暗巷。

        老邢负责的区段还挺大的,摊位和挺多,挤挤挨挨很是热闹。每个摊位后面都坐着摊主,各自带着面具聊天的聊天、收拾的收拾、揽客的揽客,倒是颇有章法。

        客人比较少,有看中什么东西就蹲下身去看,但在不经过摊主的同意前,不能伸手去摸。

        他们三人走在人群中,花灵媞寻觅适合送秦霜娘的东西。

        黑市人卖的绝大多数都不是啥正经玩意儿,她甚至还看到修真世界版那啥书,没脸没皮的摊着。还有好些古古怪怪根本看不出用途的。有的听摊主介绍,自家啥啥是祖上仙师赐予,某天晚上乍放华光,驱散多日盘桓家中鬼怪,要不是日子艰难绝不会出手。

        反正花灵媞都是觉得不靠谱的东西多,靠谱的绝对少。要能寻出又实用又特别的还真需要费一番眼力。

        走着走着,她就看到暗巷深处一个很小的摊位上,有一只木盒飘散出极其淡薄的灵气,迅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慢慢踱步过去,蹲下身去看那盒子,只见其上雕刻着一只奇异的水生生物。

        她抬头看向这个摊位的摊主,那人正靠着墙根闭目打盹,甚至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在这地方睡着是不用担心有人偷或者抢东西的,这些自然属于老邢他们负责的安全保护范畴,要不然人家摊主凭什么要分钱给小管事们呢是吧。

        于是,她礼貌的咳嗽了一声,想藉由这个声音吵醒摊主。无奈摊主特别会睡,像是昨晚熬夜了似的,根本没有听见。

        还是老邢厉害,跨上前来就对着摊主脑门一个巴掌,“陈疤赖,昨晚是不是又去赌钱了?!客人上门了没听见,还睡!”

        可怜陈疤赖被这巴掌打的差点翻到地上去,猛然间惊醒,睁眼一看是自己这处小管事老邢来了,急忙擦掉嘴角的口水,抬头去瞅花灵媞和她身后的秦霜娘。

        “呦,客人来啦,您掌眼您掌眼,我这可都是好东西,买一件不亏买两件血赚,自个儿挑就是。”

        秦霜娘站在后面倒是听说过这个陈疤赖,听到他招呼人的内容忍不住瞥了瞥嘴,一个整日里只知道赌钱打婆娘的泼皮,家里值钱的东西早就霍霍完了。也不知道打哪儿弄来的这么些玩意儿,白天就搁黑市摆摊,晚上赚到的那么些钱就去暗娼门子里办大事,或者去赌坊里办小事,有个屁的好东西。

        可她不知道,这回她还真猜错了,这陈疤赖的这堆垃圾里还真就藏着一个好东西,只不过陈疤赖的名头太臭,即便有人介绍了大买家跑来黑市淘宝,也不往他这儿带,竟然就把这好东西给留了下来。

        陈疤赖说花灵媞可以随意碰他的摊,花灵媞也就顺势拿起那个盒子,仔细寻摸上面的雕花。

        “嘿,客人你可真是好眼光啊!这盒子那可是上好的老红木雕磨,您瞅瞅这雕工,再端一端着分量,绝对是个宝贝啊!”

        陈疤赖基本的摊位素养还有,招呼起人来一开口还挺像模像样,就是内容那是离奇出鬼去了。

        花灵媞无语的看着手里的“红木”盒子,瞅了半天愣看不出红色在哪块儿。她寻思着这不是在师父手里见到过的水养木嘛,是专门用来承装水性灵兽制品的特殊木料。不过这只盒子的水养木质地和师父的那就比都不要比,光是这漏出的灵气已经表明它年份应该不到,是残次品。

        她摸着这盒子一圈,没有发现又开口的地方,心下已经明了这东西只怕一直流传在凡人手里,所以还没有被打开过,那就意味着里面的东西也没有被人使用过。

        她摸索盒子的动作有点迟缓,这让陈疤赖以为她是个好糊弄的门外汉。看身材应该是个小姑娘,又有老邢带着,心里猜会不会是哪儿来的闯荡江湖的什么帮派千金之类的,穿的虽不好看,可管事的不会瞎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