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如意小赘婿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八章 争抢

第一五八章 争抢

        白府这边,当那些听到消息的商贾一个个上门拜访,顾北干脆派下人蹲守门房,阻拦这些商贾,引导他们去洛北港。

        之前广告说的在好听,还不如让他们自行去洛北港体验一番,他对自己打造的洛北港很有信心。

        有这些商贾免费做宣传,洛北港也不用去招商了。

        坐等家中数银子就好,更何况,他还有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计划。等商铺销售完之后,第二步扩大玻璃作坊,洛北建业可以正式启动。

        有了商铺后,伙计店掌柜不要住处嘛?那他的公寓楼也可以推出来了。

        就单单他这些商铺卖出去便是一笔天价,当然他前期投资也不少,都快把库房掏空了。

        只要商铺银两回来,才能让他那‘大计划’启动。

        顾北早已想好了后面的发展,只是前期有点艰难,但只要熬过来,那他真就是应天府名副其实的财神爷了。

        此时未来的‘财神爷’正躺在摇椅上,吹着空调,享受着晴儿的按摩,一口叼住娘子素手捏着去皮的葡萄,顺便含住那白嫩的小手,惹来娘子娇媚的白眼。

        如果在有怜梦、柳夫人在一旁伺候,那就更美妙了......当然,这些顾北也只能想想。

        “夫君,你想什么呢?”白洛诗红着脸,打断了他的歪歪。

        “哦,没想什么。”顾北使劲吸了一下,发现嘴里的葡萄不对,形状有点......长,低头看去,只见一根葱白的手指含在口中,抬头看向手指的主人,连忙松口,讪讪道:“哦,骚累骚累。”

        白洛诗脸红彤彤的,美眸瞪了他一眼。

        这家伙还说没想事,不过......让人感觉怪难受的。

        拿出丝巾擦拭一下沾满口水的手,正色说道:“四轮马车图纸,我已经交给爷爷,爷爷对你可是赞不绝口的。”

        “哦。”

        顾北点了点头,满不在乎。对于他来说打造四轮马车,只是为了运货更方便,当然兼且赚一笔银两。

        国家有需要,拿去便是呗,图纸握在他手里意义也不大。等城里的四轮马车一多,到时候山寨版马车也就会出来。

        至于商贾上门来订购马车,被自家夫君指使着去洛北港买商铺的事她也听说了,虽然还不知道能赚多少,但想来十万两还是有的。

        白洛诗轻挑着唇角,咱夫君脑袋就是不一样,发明一个四轮马车,就有商人上赶子来送钱。

        十万两白洛诗不是没见过,以前国公府也能拿出十余万两,巨额资财往来流转见过不少,可是就随便一个主意便弄回来十万两的本事,也实在太吓人了......

        普通百姓都在为生计奔波发愁,商人与利讨价还价时,顾北一个转念便是十万两的进账。

        顾北坐在摇椅上,想着要不要提前把大夏快递搞起来,毕竟趁现在四轮马车少,可以快速抢占市场,真等那些四轮马车交货后,毕有一匹商人会从中发现商机,那就可不妙了。

        快递业务,在大夏这种运输力低下的时代,绝对是大有前途的。

        顾北觉得如果自己抢先拉起一支四轮马车运输队伍,那绝对能赚个盆满钵满。

        到时候就以应天府为中心,帮来往的商贾们运送货物,一千里以内的距离都可以运输。

        只要能快速铺开,到时候运输业又被咱垄断了,垄断的行业想不赚钱都难。

        只是该交给谁去打理呢,目前可用的人手真的太少了,搞的顾北都不敢迈大步子,怕扯到蛋。

        咦,好些天都不见顾诚了,要不交给他来主事?他也跟着老陈学了这么久,自己也经营过冰铺,只是最后制冰之法被三皇子拿去后。

        城里一夜之间突然出现好多冰铺,而且位置比他那店铺要好,所以他便关了铺子。

        他让人找来顾诚,将他拉到书房中,将刚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顾诚关了店铺正无所事事,又沉迷于纸醉迷金,不是在青馆就是在青馆的路上,听说北弟愿意把这快递交给他打理,脸上笑得开了花。

        昨日装载满粮食的新式四轮车,在城里传得沸沸扬扬,今日一大早商贾找上门来,这些事他都已经听说了。

        就刚刚进府门时,还有不少后知后觉的商贾前来拜见,可惜都被拦在门外。

        要知道北弟想干的事一般都是大事,如天香露、桃醉居、洛北港、华酒......这里那些不都是全城百姓的饭后谈资。

        包括北弟成立的快递车行,想必规模也不会小,小了的话能垄断整个应天府?

        想到这里,顾诚就激动异常,他可是有可能逆袭成为第二个陈金旺呀!

        到时候还不得风光无限,呸,呸,要当也是老大,绝不当老二。

        顾北问道:“堂兄,你觉得怎么样?”

        “哦,什么怎么样?”

        “这运货买卖,还有你能不能胜任?”

        顾诚拍着胸脯道:“自然能胜任,北弟这快递业务简直就是捡钱啊!只是商贾订购的马车呢?还有马跟四轮车有那么多?”                “不够就造,马没有就买。”顾北笑了笑:“至于那些商贾的订单,还是先等等。”

        “北弟就是豪横,哈哈,到时候等车行成立了,那些商贾才拿到马,这主意简直太......”

        “堂兄你先去找好位置,马车几天之内到位,把准备工作做好,至于银两我等会让下人送去你住的地方。”

        顾诚立刻点头:“北弟,为兄这就去办。”

        确定好这事后,顾诚带着满腔热血出了白府,开始了他的逆袭之路。

        第二天,一则招木匠的消息在城里流传,当木匠得知是洛北港招人后,争相往洛北港赶去。

        应天百姓都知道,跟着顾县男干活,工钱待遇都是最好的。

        人人都以为顾县男打工为荣,他们可是听说,但凡顾县男招有一技之长匠工,给出的待遇都是最好的,听说脑袋灵活者,发明了新鲜玩意,只要顾县男看中,还能得一大笔赏银。

        当商贾们听说后,都一笑了之,因为他们知道这是顾县男准备建作坊打造马车了。

        顾诚也在城中奔走,最终找到了一处院子,院子不但够大,地理位置也不错,关键是价格也比市面上便宜了一两成,顾诚毫不犹豫的确定下来。

        契约签好,交割银两,接下来便是招伙计,车把式。按照北弟的建议,招的伙计都是能说会道的,这样就能很快上手。

        至于车把式都是从乡下找来的,人老实憨厚,也不挑三拣四。更何况顾诚给的工钱比其他人都高,那些车把式很快就招好。

        当然,顾北也没闲着,坐镇白府,让家将去各地买挽马。

        购置挽马的费用可不低,光是一匹挽马便是十两银子,不过顾北也没吝啬,大手一挥拨出一万两银子,前期购买一千匹。

        全大夏,甚至是全天下最富庶的城市,成千上万的商贾,这需要多少马车才能满足?

        一千匹马看似很多,实则不过两百多辆马车而已,一匹马车配置四匹挽马,想垄断还是远远不够。

        估计垄断应天城都不够,但顾北也只能先把车行成立,打出名声。

        垄断全天下的快递业务    只是时间问题。

        想到这里,顾北就想大笑。

        以后光是卖马车就能赚个盆满钵满,一辆四轮马车一年能赚个十多两,一千辆马车呢?一万辆呢?

        虽然跟其他生意相比,来钱慢了点,但至少稳定。顾北只觉得美好日子,正在向自己招手。

        至于马车作坊早已在王木匠的带领下开工,他也得了一个作坊总工程师的称号,把一辈子没读过书的王木匠喜得乐不可支。

        每天来到作坊,一大批老木匠,年轻学徒都围着他打转,挺受他调派。

        当然他们打造的马车,可不是临时改造,全都重新打造,一些部位零件,也一点都不敢节省。

        马车用久后,如果运送途中车轴断裂,损坏了东西,耽误送货时间,这都是一大批损失,这也是顾北授权王木匠总工程师的目的。

        确保木材、铁器制作的零件,不求多么精美华丽,但一定要结实耐用。

        他还有一个任务便是带领几个资格最老的木匠,亲自动手打造四轮座驾,这可不是拉货的,是用来坐人的。

        四轮马车最特殊的地方在于其独特的转向装置,但现在转向装置解决了,还有一个防震弹簧也要解决。

        这是姑爷特意交待,让人坐在马车上感受不到震动。

        几个老木匠讨论了一下后,尝试着用一组薄薄的钢片捆绑在一起当做减震系统,没想到还真的可以。虽然不能做到完全减震,但至少也能减轻震动。

        马车的轴承都是木质的,根据顾北的要求轴承采用的高碳钢。铁铸的轴承是可以,稍微颠簸就极易碎裂,大夏没有润滑油,导致抗磨性能也极差。

        不过应天府的军工炼铁炉还是能炼制高碳钢,凭着顾北的关系,去购买一些问题不大。

        几天过后,当顾北在巡视洛北港的时候,王木匠派人请他去验货。

        看着面前三辆按照日不落女王绘制的图纸而打造出来的马车,顾北眼前一亮。

        金丝楠木的木料制作的车厢、从军工炼铁作坊拿出的钢材锻造的轮毂、绚烂华丽的锦衣制作的帘子、晶莹剔透的玻璃镶在车窗上、西洋的宝石......

        但凡能买到的,顾北几乎都想方设法的弄来装饰在马车上。

        王木匠见姑爷欢喜可谓是春风得意,不仅主持着整个马车作坊,更带人亲手打造出这三辆奢华的四轮马车。心中想到,李老三你给姑爷建设高楼,咱就给姑爷打造座驾。

        “姑爷可还满意?”

        “满意!”

        实在是太满意了!

        顾北也顾不得巡视了,吩咐身边的家将:“挑选十二匹纯白色的马匹套上。”

        啥?没有?

        那就去找马贩子,没有纯白色马匹,那就黑色,只要毛色相似就行。

        等套好马匹后,顾北急不可耐,想驾着新座驾去城里溜一圈。想必那些勋贵子弟、世家公子见到这些马车,还不得羡慕死。

        这样,不仅自己能装了逼,还能带回大量订单,到时候订购的价格可不是一点点了,顾北绝对要大宰特宰。

        当三辆别致造型,奢华装饰,清一色毛色相同的马匹拉着四轮马车在应天府街头出现,又是一番轰动。

        程无敌最近得了一匹西域上好的白马,带着儿子走在街上招摇过市。当看到三辆华丽的四轮马车招摇过市,沿途吸引了一地本该在他身上的眼球。

        对于风头被抢,程无敌黑着个脸,指着马车道:“那是谁家的马车?”

        身边的十个程家二郎,看着三辆马车,流出一丝羡慕的神色。闻听父亲问话,程大郎眼力最好,刚好瞥见透明的玻璃车窗里面的面容,大声嚷嚷道:“父亲,好像是顾北。”

        “走,跟为父去抢。”

        程无敌是识货之人,还从没见过奢华的马车,看马车行至转弯之时车厢平稳,便知不仅仅是装饰那么简单。而且顾北拿出来抢他风头的东西,能差的了?见有三辆,心思便活络开了。

        程家十兄弟到没有多想,既然父亲发话说抢,那自然去抢。更何况他们兄弟几个还一起打上门,自然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自家老子。

        当顾北的豪华马车在城里溜了一圈后,那些有幸见识到马车的纨绔们,眼馋得口水都流下来了!

        拥有这么一辆马车,那简直就是纨绔的巅峰成就!

        当顾北的座驾晃悠一圈,回到府里的时候,便有程无敌带着儿子以及几个心急的纨绔公子寻上门来,要求定制一辆。

        顾北挥挥手,没问题。

        当听到程无敌说要其中一辆时,顾北又一挥手,那是不可能的。

        三辆马车都已经到府里了,老公爷、娘子肯定也知道了,被你抢走一辆,某还要不要面皮了?

        “顾小子,你也忒小气了,老夫不过想买其中一辆马车而已,又不是不付钱。”

        “就是,就是......”

        程无敌一开口,程家十兄弟也大吼附和起来,吓了顾北一跳。

        “世伯,这可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要订购没问题,但这三辆马车你就别打主意了。一辆是老公爷的,一辆是娘子的座驾。”

        老公爷的咱不能抢,也不敢抢,洛诗侄女挺着个大肚子不容易,没辆好车也不方便,这也不能抢。

        传出去也不好听,还不得让那群酸儒笑话,说他抢上司、孕妇的马车,他丢不起这人。不过还有一辆嘛......

        “顾小子,这不还有一辆,儿郎们,把马车围起来先。”程无敌大声吼道。

        见父亲发话,程十郎顿时把三辆马车包围了起来,气的程无敌一阵大口破骂。

        顾北还没反应过来,只见自己的座驾被十个大块头围得密不透风。

        只听程无敌哈哈大笑道:“顾小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卖还是不卖?不卖,老子就直接抬走。”

        尼玛,还能这样玩?

        见程无敌这老货耍起了无赖,顾北嘴角抽了抽,“五万两银子,一个铜子也不能少!”

        程无敌长大嘴巴,尼玛,太黑了吧!

        这破车装饰是不错,但也不至于这么贵吧!就连旁边的几个公子哥也一阵惊诧。简直是抢钱啊。

        没错,顾北就是抢钱,现在他很不爽。

        然而程无敌不买账,黑着脸道:“儿郎们先抬回家去。”说完当先往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后,良心发现,道:“顾小子,就一万两银子,等下让人送来。”

        白府家将没有姑爷发话那里敢拦,眼睁睁看着他们抢走车。当然,就算姑爷发话,他们也是会当没看到。

        就程家这一帮子人,不是侯爵就是公子的,他们家将小胳膊小腿的,那敢去动手,就算动手,胜负也未知。

        等程无敌走了后,一帮公子围着顾北抢先道:

        “顾县男,一万两银子,我也要一辆。”

        “我也订购一辆。”

        “我也是......”

        见这么多人抢着要,顾北嘴角抽抽,心里恨死了那老货。

        本来还想宰人的,你这么一闹,还怎么宰?就算真要,私底下又不是不能商量。

        然而,顾北也不想想,一开始他可不是这样想,一张嘴就是狮子大开口。

        顾北有些不甘心,怒道:“一万两就想买?哼哼,没有一万五甭想。”

        怎么还加价了?

        几位公子眼巴巴的瞅着顾北,希望能降下来。

        顾北两眼一瞪,怒道:“怎地,觉得这马车,不值这个价?”

        顾北走到一辆四轮马车面前,伸手拍了拍车厢,说道:“这可是金丝楠木,金丝楠木应该知道吧?”

        几位公子点了点头。

        顾北又拍了拍车厢的门,指着那玻璃车窗:“这可是西洋的玻璃,看看透明度,平整度,而且前后左右头顶各安装一块,值不值?”

        几位公子又是一阵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