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剑帝临在线阅读 - 五域 第二十七章 填海

五域 第二十七章 填海

        随着石桥之上柳依依和雷敖两人自出口离开,数息之后,石桥入口处又是几道石门被缓缓推开,赫连星宇颜如雪等一众填海境武者相继走出,只是这些人皆是一脸惊疑地扫过一眼石桥上的血迹后,便迅速穿过石桥,没有人注意到石桥之下的血色池潭中突然出现的一个水旋。

        石桥之下,在被柳依依和雷敖两人联手算计重伤落入血色池潭后,姬皓本以为自己已经再难存活,但或许是心底执念太深,落入血色池潭的姬皓在挣扎良久后反而迎来了一场变故。

        痛,深入骨髓的痛。落入血潭后,姬皓只感觉口鼻之中全是浓重的血腥味,后背深可见骨的鞭伤和被雷敖长枪贯穿胸口留下的伤口不断有着鲜血流出,黏稠的血液中无法呼吸的窒息感和身上的痛意使得姬皓在血潭底部做着最后的挣扎。

        借助残存的最后一口气张开眸子,姬皓向上伸出手臂,无力地想要看清些什么,但入目却是一片猩红,直至最后一点气力散尽,姬皓双臂开始无力地下垂,模糊的视野中开始闪过这短暂十几载人生中的一幕幕。

        从年少时的天资横溢到后来的家族废物,从姬家试炼十日的生死磨砺到祭坛洗礼上的接连变故,从满怀希望的离开不归山到被柳依依和雷敖算计,姬皓心底只有不甘,不甘于以一个搬山境的废物身份死去,不甘心就这样被小人算计死去。

        逐渐沉向血池底部的姬皓似是就因为这份不甘,始终吊着最后一口心气不愿离去,而就是这最后一口心气,总算激起了姬皓储物戒指中那块晶莹玉骨的反应。

        从离开姬家的前一天起,姬天澜便把这所谓的姬家秘骨交给了姬皓,但在接连把玩了数个时辰后,姬皓也没有察觉这玉骨有何特殊之处,亦是因此,从离开不归山起,这玉骨便一直静静地躺在姬皓的储物戒指中。

        但就在姬皓即将身死的刹那,这玉骨却是突兀地自姬皓身旁浮现,淡淡的白光自玉骨之上照向姬皓,晶莹的玉骨围着姬皓缓缓转上一圈,竟是在姬皓身前隔绝出一方空间将四周的血液排开。

        有了一丝喘息机会的姬皓睁开血红的眸子,低垂着眼睑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身体,血池之内的鲜血似是具有格外强大的腐蚀性,不过在血池之中泡了数息,姬皓本就伤势颇重的身体之上血肉竟是开始不断消失。

        玉骨之上不断散发着微弱的白光,不知为何,这暖洋洋的白光之下,姬皓明明感觉自己应该已经死去,却仍旧有着一股意识的残留。

        玉骨复苏后似是具备了一丝灵性,察觉到姬皓已经清醒,包围着姬皓的乳白色光罩立刻消失,四周本来已经被挤开的鲜血如潮般再次包裹姬皓,血肉被腐蚀的痛意不断袭向姬皓脑海,但在玉骨白芒之下,姬皓却又保持着清醒,亦是因此,此时的姬皓只能四肢僵直着,感受着身体之上血肉不断被剥离的钻心痛意。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血池之内的姬皓早已在接连不断的痛意下丧失了知觉,晶莹的玉骨依旧散发着微弱的白芒,只是白芒之前不再是姬皓伤残的躯体,而是一具泛着血色的骨架。

        似是确认了白骨之上当真不存一点血肉,晶莹玉骨轻轻晃动片刻,一股吸力凭空而现,四周血池之内道道远比血水更为深暗的红芒顿时朝着姬皓骨架汇聚而来,深暗的红芒攀附在姬皓血色的骨架上,竟是凭空再生血肉,逐渐造出一个血肉模糊的躯体。

        随着玉骨开始凝造肉体,姬皓后背那个在不归山中已然出现过两次的黑色球形虚影再现,虚影一边轻轻晃动一边缓缓吸纳着玉骨散发的白芒,竟是逐渐变得灵动。

        血潭腐蚀肉体很快,但玉骨重凝却明显就要慢上许多。足足过去了将近三个时辰,玉骨方才停下对周围血色池潭血芒的吸纳,而此时的玉骨之前,一具完完整整的躯体再现。

        红芒消失的刹那,姬皓背后虚影也紧随着消失,晶莹玉骨绕着姬皓慢悠悠地晃了一圈后,这才猛地增大白光的亮度,而白光照耀之下,姬皓终于恢复了清醒。

        脑海之中的眩晕感消失,姬皓睁开眸子,下意识的便是一拳向前击出,右拳击打在玉骨形成的光幕上,竟是自光幕一串而过,感受到掌心伸入血水的黏稠感,姬皓急忙回神收回右拳。

        我,我没死?

        收起拳头,姬皓摸了摸后背,再低头看了看胸口,见得不久前与雷敖和柳依依交战受的伤势完全痊愈,姬皓微微一愣,却是急忙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痛意袭来,姬皓却是突然狂喜道。

        睁大眼睛扫视了一眼四周,见得光幕空间四周无尽的血色,姬皓自然明白自己正身处血潭底部,伸手好奇地戳了戳白色光幕,见得自己手指可以随意进出光幕,外面的血水却无法进入光幕空间后,姬皓心底一惊,却是急忙将目光移向晶莹玉骨。

        见得玉骨之上依旧不断散发的莹莹白光,姬皓重重呼出一口满是血腥味的浊气,心底却是感慨良多。此番能够在必死之局活下性命,无疑尽是这姬家秘骨的功劳,只是这秘骨今日爆发出的种种能力,倒是让姬皓疑惑这秘骨倒底是不是真正的骨头,若是,它又该是何等强大的生命遗留。

        轻轻叹了口气,姬皓此刻才明白姬长空所说的姬家隐秘太多是何意思,只是这些隐秘终究与实力挂钩,姬皓紧紧握了握拳,正要感叹自己修为太低时,却突然微微一愣。

        松拳再握拳,姬皓猛地倒吸一口冷气,修武之人可凭借自己血气深厚程度来判断自己的实力,刚刚的握拳之间,姬皓竟是感觉自己双拳的气力较之以往竟是再次强上数成,要知道,姬家的数年修炼之内,一直无法突破填海境的姬皓可是在肉体打磨上下了数倍于寻常武者的苦工,其气血深厚程度可是让已经涅槃境的金凰殿殿主都为之震撼。

        突破?血气突破的惊喜来得快去得也快,姬皓眸子一闪,脑中却是突然产生一个让其血脉喷张的念头,姬皓舔了舔嘴唇,眼珠轻轻一转便在光幕空间内就地盘坐,双手缓缓结起姬家最基础的引灵式。

        血色池潭最底部,随着姬皓逐渐调整好自己的呼吸,肉身的气血突然开始继续涌动,姬皓的身体凭空诞生一股吸力,这吸力四散之下,玉骨形成的光幕逐渐开始泛起波澜,而光幕之外,本来平静的池潭更是开始泛起层层细浪。

        姬皓全力引灵之下,血池四周的天地灵气不断朝着玉骨造就的空间汇聚而来,察觉到身旁的灵气波动,姬皓轻轻咽下一口口水,下一刻却是咬牙将灵气引入腹部气海。

        灵气入气海,在姬皓紧张的注视中,逐渐凝聚成一滴灵液朝着气海空空如也的底部落下,似是因为这个过程失败过太多次,姬皓结印的双手逐渐开始颤抖,额间竟是缓缓浮现出豆大的汗珠。

        啪!

        一声难以耳闻的轻响传出,但在姬皓心底却宛若掀起滔天巨浪。填海境,以天地灵气化液入气海,灵液填气海,是为填海境。

        阻碍灵气入气海的壁垒这一次没有出现,第一滴灵液顺利的落在气海之中,在气海底部散成一片薄薄的水幕。姬皓睁开眸子,较之脱离死境更为难得的喜悦冲击着脑海,一滴热泪不自觉地自眼眶滑落。

        片刻后,姬皓微微平复心神,开始全力吸纳天地灵气,一滴滴灵液逐渐成型,直至整整九滴灵液坠入气海,姬皓这才感受到气海对灵液的抗拒,收起手中印记,姬皓直起身子,激动的不能自已。

        从八岁尝试突破填海境开始,已然过去了七个年头,这七年内,姬皓默默忍受着姬族内其余小辈的鄙夷,无奈地看着母亲眉间皱纹愈甚。姬皓一直很渴望,渴望担起父亲天才的名头,渴望让母亲活得轻松些,不再为自己担忧。

        七年过去了,当年那个自负的少年却成为了一个空有心气的废物,直至今日,姬皓总算摆脱了废物的名头。此时,姬皓已经全然忘记了刚刚血肉消融的痛苦,只想回到姬族那方青石小院内,朝着母亲昂首道出一句:娘,孩儿不是废物,孩儿定会成为父亲那般的姬族天骄。

        在血潭地步驻足数息,姬皓甩了甩头,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身衣衫换上,这才伸手拿起地上的离栾剑,握住身前的玉骨,一个纵身朝着血潭之上冲去。

        填海境之中,三滴灵液为初入,九滴为小成,十八滴为大成,三十六滴为巅峰。

        虽然姬皓刚刚突破,但似是因为肉身底蕴太强,竟是一次凝聚了九滴灵液,也就是说,此时的姬皓,其武道修为已然超越了柳依依,成为了秘地之内仅次于雷敖的第二人。

        血潭之中,姬皓一个纵身翻上石桥,双目朝着石桥尽头看了许久,随即狠狠一咬牙便朝着石桥出口冲去。雷敖柳依依,你我再见之时便是你们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