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剑帝临在线阅读 - 五域 第二十五章 木人(五千字小加更)

五域 第二十五章 木人(五千字小加更)

        吱呀吱呀的声音在山洞之内不断回响,手持赤红色离栾剑的姬皓身前,八个木人呈半弧形朝着姬皓包围而来。

        木人虽没有灵智,但设计这木人巷的玄玉界武者明显在其上花费了不小的心血,八个木人雕刻各不相同,距离姬皓最近的一个木人便是双腿微曲,右臂单独前伸,以左手扶右臂作出掌式向着姬皓攻来。

        因为山洞三面都是石壁,唯有木人后方才是唯一的出道,见得木人袭来,姬皓自知避无可避,不得已提剑前冲,以离栾剑硬撼出掌木人。

        赤红色的剑尖与木人右掌相碰,不出所料并未对木人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但一声轻响过后,出掌木人却是应声停留原地。

        一剑过后,姬皓来不及思考,在他身旁又是一位双拳并出的木人和侧身踢脚的木人同时袭来,姬皓眸子一凛,便同样微微侧身前倾,以手中离栾剑刺向踢腿木人,右脚则自身后当空踢向双拳木人。

        两道响声几乎同时响起,随着双拳木人和踢腿木人停下动作,姬皓却是一个纵身跳起,双脚依次踢向其余的木人。

        八个木人分别与姬皓拼过一击后,便在交手的位置凝滞约莫十息,而十息过后,最先停下动作的出掌木人却是又开始缓缓移动,径直朝着姬皓所处之地冲来。

        接连出手过后,正轻轻喘着粗气的姬皓见状自是眉头紧皱,虽然这八个木人攻伐不足,但它们的防御却着实惊人。姬皓自信能够挡住这木人木讷的攻击,但被这木人一直缠住,武者不比机械的木人,体力总有耗尽的时候。

        离栾剑挡住出掌木人的攻击,姬皓却没有急着对后面的木人出手,而是绕着出掌木人打量一圈,双目仔细查探木人的构造。

        约莫三息过后,姬皓面色眸子一闪,旋即一个转身挡住身后两个木人的攻伐,不等其余木人冲来,姬皓转身便朝着出掌木人右手肩膀处狠狠地刺了一剑。

        一剑过后,姬皓也不停留,迈着步子便朝着其余五个木人疾驰而去,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八个木人又一次的进攻停止,山洞之内又恢复了一如开始的沉寂。

        木人巷山洞的石壁旁,与木人连续交手三次的姬皓额间已然泛起细密的汗珠,姬皓右手横握长剑,双目却是紧盯着刚刚第一个出手的出掌木人。

        五息!

        三息!

        一息!

        从出掌木人停下动作起,姬皓便一直盘算着其下一次活动的时间,等到十息的时间过去,出掌木人却没有移动,反倒是方才第二轮出手的踢腿木人径直朝着姬皓冲来,见状,姬皓眼中顿时泛起难以自抑的喜意。

        离栾剑轻轻一扬,姬皓同样一个箭步前冲,在距离踢腿木人不过三尺的刹那,姬皓却是自地面猛地一个跃起,空出的左手趁机按住踢腿木人的头颅,翻身出剑刺向踢腿木人背后明显的一处凹陷之地。

        一击过后,踢腿木人停留原地,姬皓则借势冲向其后面的其余六个木人,接连六剑刺向其余六个木人身上的凹陷之地后,姬皓一个闪身出现在不远处的石壁旁,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谨慎地观察着这八个木人的动作。

        十息,二十息,三十息,石壁一旁,姬皓一直等了将近六十息的时间,直至确认这八个木人彻底平静,姬皓这才轻轻拍了拍胸口,提着离栾剑向着离自己最近的单手出拳木人走去。

        离栾剑在木人身前敲了敲,姬皓不由得感叹玄玉界的财大气粗,这弟子考核所用的木人,其材料竟是连半灵器都不能伤其分毫。艳羡地多看了一眼后,姬皓总算将目光移向单拳木人后脑勺的一处凹陷,离栾剑泛着冷芒的剑尖试探性的刺了刺这凹陷,一声轻响传出,姬皓愣了片刻,紧接着便是面露狂喜。

        似是因为这木人凹陷处所用材料与身体其余部分大不相同,在姬皓以离栾剑接连两剑过后,木人背后的凹陷处竟是直接破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见得洞中微弱的亮芒,姬皓舔了舔嘴唇以离栾剑一挑,一块巴掌大小的灵石便自木人背后的洞中飞出。

        接过灵石,姬皓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块姬长空留给自己的灵石对比一二,虽然两块灵石大小不相伯仲,但在姬皓敏锐的感知下,却明显察觉到木人背后的灵石较之姬长空留给自己的灵石灵气稀薄了数成。

        思索片刻,姬皓不由得瞥了瞥静止不动的八个木人,心底自是明白恐怕正是这八个木人在不知多少年的岁月里消磨掉了灵石内的大半灵气。

        收起灵石,姬皓满是遗憾地叹了叹气,随后用离栾剑依次掏出其余七个木人背后凹陷处的灵石,整整八枚灵石入手,虽然都是灵气已然消耗大半的残次品,但刚入玄玉界选拔便有如此收获,这不免让姬皓对玄玉界真正的遗迹愈发好奇。

        在原地盘坐调息一二,姬皓收敛收敛心神,将思绪拉回山洞之中,沿着木人来此的方向向前走去。

        约莫走出百步的距离,一声轻响突然自姬皓身旁的黑暗处传来,姬皓手握离栾剑凝神看去,只见一个手握大刀的木人正从黑暗中朝着自己疾驰而来,姬皓眸子一闪,不但没有后撤反而提剑向着挥刀木人迎去,此时此刻,秘地之内的木人在姬皓看来就是一块块闪着亮光的灵石。

        长剑与大刀相遇,于山洞内激荡起一声铿锵之音,姬皓轻轻一笑,正欲偏转身子移步到木人身后取出灵石,却冷不防见得这挥刀木人手握大刀横劈而来。

        刚刚有几分放松的姬皓心底一惊,眼中惊喜之色全无,取而代之的一脸的诧异。离栾剑横向一挥,与木人大刀再遇,就在姬皓惊诧的眼神中,握刀木人在横向一刀后不但未曾止步,反而趁势高举大刀,朝着姬皓当空斩下。

        姬皓挥剑抵挡,此时自然明白这持刀的木人并不像山洞一开始的八个木人那般,一击之后便会停下攻击,所幸这木人虽不断挥刀,但战斗经验丰富的姬皓却明显察觉这木人使刀尚有几分滞涩,对付起来不算困难。

        只是姬皓眸子扫了扫山洞一旁其余的阴暗地带,心底却有几分怀疑这挥刀的木人是否只有一个。离栾剑不断挥出,姬皓不由得自我安慰道哪怕是玄玉界这种底蕴不俗的宗门,恐怕也不至于财大气粗到制作这么多考核弟子的木人。

        然而就在姬皓刚刚松气的片刻,姬皓背后看不到的地方又是一声轻响传出,听到这响声,姬皓挥剑的手不由得微微一滞,而就是这一滞,山洞仿佛为了配合姬皓一般,又有八道轻响接连响起。

        秘地之内,四十位不同势力的弟子同时消失,天边乳白色光幕的波动自然吸引了秘地之外数位涅槃境大能的注意,散修联盟那位负责开启阵法的半百老人眉头一皱,手中罗盘兀自浮现,半百老人以罗盘为媒介打量玄玉界阵法片刻,却是不由得道出一声轻咦。

        “公羊子,怎么了?”

        半百老人不远处,青城大长老柳开见得其面露疑色,不由得皱眉问道。

        “奇了怪哉,这秘地你我几人都以灵识探查过,明显就是一方普通的秘地,尤其是这阵法的残缺程度,老夫本以为是一方不算强大的势力所布,但以阵盘刚刚反馈的阵法波动来看,这阵法很可能是一方八品阵法。”

        见得柳开等几方势力的人簇拥而来,散修联盟的公羊子摆了摆头,略带震惊地答道。

        “八品阵法?”

        闻言,正雷门的涅槃境长老雷逊怪叫一声,一脸惊异地重复了一声。雷逊身旁,柳开和落雪城的木瑶同样面露震惊。

        “是的,八品阵法,东域之内当今可没有势力布得下如此大阵,毕竟此阵可是需要传说中的神火境武者才能平衡好其中的灵力运转。”

        公羊子见状,再次打量阵法片刻,却是不由得轻声叹道。

        “按照古籍所载,八品阵法也不一定是神火境武者才能布下,若是一方势力有近百涅槃境武者,也可以分守一方强行稳定好大阵运转。”

        乳白色光幕之上,雷逊闻言思索片刻,却是抬头提出了另一种猜测,只是雷逊话落,柳开等人却并未接话,一方势力近百涅槃境,哪怕是当前东域最强的青阳殿,也从未有过如此盛状。

        公羊子几人对视一眼,却是面露忧愁地看了看下方的大阵,刚刚的波动之后,几人涅槃境的灵识竟是连探入阵法窥探一二都无法做到,也就是说,进入秘地的几方势力小辈,可能已经遭遇了众人所不知道的变故。

        阵外几位涅槃境武者心存担忧,阵内的考核山洞内,姬皓却是满腹牢骚。

        在与持刀木人对拼几记后,山洞内接连响起数道轻响,紧接着姬皓的身旁竟是又出现了九个木人,而这九人一如持刀木人一般能够连续进攻,只是这些木人手持兵器不同,刀枪剑戟斧,棍钩叉鞭锏,恰好十柄完全不同的武器。

        侧开身子闪过长枪木人的一击,姬皓正欲挥剑反击,右手边一柄长锏却又紧接着杀来,离栾剑不得已偏转角度与长锏硬拼一记,清脆的碰撞声刚刚响起,一把大戟又当空斩下。

        姬皓眸子一冷,与长锏相碰的离栾剑再次一用力,借势往旁边一跃,闪身躲过木人的大戟,木人手握大戟竖劈在地,在姬皓惊诧的眼神中竟是将地上的石砖敲出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痕。

        纵身跳到十个持兵木人三丈之外,姬皓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石洞之内的持兵木人虽不会包围着姬皓同时进攻,但这些木人却能够十分有默契地一击接着一击攻向他,姬皓自然明白这恐怕也是玄玉界考核门内弟子反应力的一种手段,只是看着这十个木人的攻伐力度,姬皓却总觉得这些木人的实力明显不是寻常搬山境武者可以抵挡的,它们给姬皓的感觉更像是为填海境武者设计。

        姬皓轻轻舔了舔嘴唇,入口却是丝丝汗水的咸意,抛开脑海中冗杂的思绪,姬皓甩了甩离栾剑,却是闪身便朝着十个木人疾驰而去。

        不论这木人设计初衷为何,但他们既然出现在了考核之中,姬皓便没有退缩的想法,少年意气,上古先辈做得,自己为何就做不得,姬皓可从不认为自己逊色于那些古籍中所谓的天骄圣贤。

        木人当中,在姬皓后撤几步后,手持长枪的木人便紧随而出,此时姬皓出剑,则恰好对上这一位长枪木人。瞥见对手,姬皓微微一愣后却是狠狠一笑,双臂之上红芒骤现,姬家燃血秘技再次催动。

        离栾剑与长枪碰撞,姬皓在山洞之外尚能压制雷敖填海境修为的气力怎会是一个木讷的木人可以抵挡,握住长枪的木人在姬皓一剑之下竟是直接滑行着倒退数步,直至后背触及石壁方才停下后撤的颓势。

        一击占据上风,姬皓心底大镇,离栾剑在山洞之内舞出道道赤红色的幻影,一剑接着一剑斩向接踵而来的持兵木人,接连十剑之后,姬皓却是低低嘶吼一声,一个跃步冲向第一个被击退的长枪木人。

        在撞到石壁停下之后,长枪木人也已然准备好了再一次出枪,枪剑交错,姬皓这次却没有将木人击退,而是以离栾剑当空竖劈而下,压着长枪木人的枪狠狠砸落在地。

        不知是何材质的长枪碰到地面的石板,于山洞内撞出一声脆响,姬皓冷冷一笑,却是一步踏出以右脚狠狠踩在长枪之上,枪柄与木人的紧密相连使得木人一个趔趄便倾倒在地。

        见得持枪木人倒地,姬皓直起身子朝着紧随着持枪木人之后的长剑木人甩出一剑,持剑木人被巨力击退数步,姬皓则借着机会踏出枪柄往前一迈,离栾剑朝着持枪木人后背的凹陷处狠狠劈下。

        嘭的一声巨响过后,倒地的持枪木人后背一块灵石激射而出,姬皓没有急着去捡这灵石,而是咬了咬牙,一个闪身便朝着下一个木人杀去。

        山洞之内火红色的剑影翻飞,在凭借百草丹恢复一些气血过后,姬皓总算能够短暂地开启一段时间姬家秘技,燃血的气力加持之下,不过将近半刻的时间,姬皓便接连击败了十位持兵木人。

        散乱在山洞四处的灵石当中,姬皓一手拄着离栾剑,一手捂着胸口张嘴大口喘着粗气,片刻过后,姬皓张嘴吐出一口血沫,苍白的脸色在百草丹的持续恢复下略有几分好转,姬皓这才看了看四周,见得持兵木人以不同姿势翻倒在地,姬皓傲然一笑,随后收起离栾剑,缓缓捡起地上的灵石。

        灵石入手,与姬皓预想的灵气稀薄不同,这持兵木人背后的灵石较之山洞一开始的八个木人灵石明显灵气深厚许多,抛了抛手中灵石,姬皓心底一激灵,却是怀疑一开始的八个木人虽没有手持兵器,但也应该是像这几个木人一般能够持续进攻才对,想来应当是灵石灵力不足,这才使得一开始的八个普通木人只能断断续续地发起进攻。

        将灵石收入储物戒指,姬皓打量了一眼毫发无损的离栾剑,满意地笑了笑后,踏着细碎的步子向山洞深处走去,玄玉界试炼倒是有点意思。

        从山洞之外吞服下一枚百草丹后,姬皓便一直感觉有一股温暖的热流从腹部涌向全身,这热流涌过,姬皓只感觉体内的气血不断沸腾,就连刚刚与十个持兵木人硬拼时挨了一锤留下的内伤都恢复了不少。

        沿着山洞一路深入,约莫前行数十米后,姬皓身前突兀地出现了一座漆黑的石门,在石门前驻足片刻,姬皓还是深吸一口气,推开了大门。

        紧闭的大门刚刚打开,一丝亮光便自门缝透来,习惯了山洞之内昏暗亮度的姬皓微微皱眉,待得双目舒服一些,姬皓这才完全打开大门,向着门外走出。

        刚刚走出石门,一股浓郁刺鼻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便直扑姬皓面门而来,姬皓下意识地捂住口鼻,入目赫然便是一座长约十丈宽三丈的石桥,而石桥下方则是一方极为辽阔的血色池潭。

        而此时的石桥之上,竟是已然有着一男一女两位武者正在交战。

        “姬公子,你来的正好,正雷门此时只有雷敖一人在此,你我联手斩杀了他,散修联盟与正雷门的合作便有了拖延的方法。”

        姬皓推开大门的声音自然吸引了桥上两位武者的注意,交战两人当中的女子武者微微侧目,见得来人乃是姬皓,手中长鞭奋力一甩逼退另一位手持长枪的武者,急忙转身朝着姬皓大喊道。

        “废物,就凭你们一个填海境初入和一个废物搬山境就想斩杀我,痴心妄想!”

        手持长鞭的自然便是柳家大小姐柳依依,而与她鏖战的长枪武者便是正雷门雷敖。

        石门前方,姬皓见得石桥之上仅有两人交战,眸子一闪,便拿出离栾剑兀自朝着雷敖冲去,能在正雷门其余弟子没有赶到之前解决掉雷敖,无疑能对正雷门和散修联盟的合作造成不小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