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剑帝临在线阅读 - 五域 第二十章 劝降

五域 第二十章 劝降

        造型古朴的阁楼前方,姬皓谨慎地推开第一层的大门,入楼,阁楼内不但未曾出现姬皓预料中的朽木臭味,反而散发着一股提神的清香。

        姬皓右手扶着玄铁长剑,缓缓打量着阁楼中的一切。三层阁楼的最底层,与姬皓期望的遍地好处相差甚远,在姬皓视野之中,此地倒更像是一处武者的练功房。

        此时的姬皓身前,阁楼一层边缘仅仅摆放着一根练功桩和一方兵器架,兵器架上空无一物,倒是练功桩上还残留着拳脚击打的痕迹,彰显着此楼主人往日练武的刻苦。

        没有在第一层收获机缘,姬皓轻轻一叹,便将眸子看向了阁楼的第二层。姬皓沿着木梯拾级而上,入目,阁楼的第二层较之第一层明显狭小几分,本就不大的空间内摆放着一张木床和一处小柜,姬皓眸子扫过木床,确认木床上空无一物后,这才小心翼翼地以手中长剑挑开木柜。

        木柜开启,姬皓眸子扫过柜子中的东西,眼色却是陡然明亮几分。姬皓右手执剑,左手却是急忙向着木柜当中探去,片刻过后,姬皓左手伸回,掌心之上赫然有着两只晶莹剔透的玉瓶。

        看着玉瓶当中的两枚丹药,姬皓收起长剑,却是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将手中玉瓶的塞子拔开,一股淡淡的药香顿时扑面而来,姬皓正欲拿出丹药鉴别一二,却突然发现玉瓶中的丹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散,不过数息后竟是凭空消失的一干二净。

        看着手中空荡荡的玉瓶,姬皓愣了片刻,这才想起丹药这类宝物的特殊。世间丹药分十品,最常见的便是单纯以药散配置研磨而出的凡品,此类丹药虽对低品武者修炼有所帮助,但效果却微乎其微,所以其价值很是低微。

        而凡品丹药之上,才是武者趋之若鹜的灵丹,灵丹以天地灵气为火炼制而成,视其效果和所用灵材不同,被武者分为一至九品,其中一品价值最低,九品可称神丹。

        姬皓晃了晃手中空无一物的玉瓶,思索片刻也明白这一枚消散的丹药恐怕便是凡品,与灵丹可以自发吸引天地灵气不同,凡品药丹因为缺少灵力的护持,不知多少年的岁月洗礼后自然再难保存。

        将玉瓶收起,姬皓不由得皱着眉头打开另一只玉瓶,只希望这玉瓶当中不再是凡品药丹。瓶塞被拔出,一股远甚凡品丹药的药香袭来,姬皓紧盯着瓶中的丹丸,直至数息过去,这丹药也没有丝毫变化,姬皓这才将丹药从玉瓶中拿出,放在鼻尖仔细嗅了嗅。

        闻到手中丹药之上熟悉的清香,姬皓思索片刻方才爽朗地笑了笑,这丹药竟是二品灵丹,专为肉身境武者引灵气淬体的灵粹丹。

        收好丹药,姬皓将小木柜翻来覆去的看了许久,直至确认不再有丹药遗留后,姬皓这才迈开步子,向着阁楼第三层走去。

        因为阁楼自下而上成锥形建造,所以阁楼的第三层已然有些逼仄,狭小的空间内堪堪摆放着一张藤席和一把竹椅。

        姬皓仅是瞥了一眼地上的藤席后,炙热的目光便直直看向古色古香的竹椅,准确的说是放在竹椅上完好无损的一本书。

        伸手拿起古籍,姬皓急匆匆地便翻开了第一页,微微发黄的书页之上竟是毛笔娟秀的字迹。

        神武历八年秋,百里韵诗于不归山外围得上官长老赏识,幸入玄玉界,成外门弟子。

        神武历九年夏,韵诗突破开脉境,一日连通七脉,晋阶玄玉界内门弟子,得赐通天道外玄玉小楼修行。

        神武历十年春,玄玉界王武太上长老突破神火境,并一日悟道,玄玉界大贺,通天道上大摆宴席,但不知为何,上官长老等人席上却面带忧色。

        神武历十年秋,玄玉界外出弟子纷纷丧失踪迹,宗主封闭界门,上官长老告知韵诗玄玉界招惹大敌,恐有灭门之祸。

        神武历十年冬,大雪,韵诗突破神府境,被上官长老收为亲传弟子。宗主告知玄玉界弟子玄玉界将会大战,战前可遣送门内弟子逃离,但我玄玉界可有贪生怕死之人灭门之战,凡玄玉界门人义不容辞。

        神武历十一年春,一股神秘势力开始进攻玄玉界空间阵门,王武太上长老出阵对敌,却重伤而归。

        翌日,空间阵法逐渐不稳,宗主与诸位长老弟子共饮壮行酒,已然心存死志,但诸位长老似是得知神秘势力身份,明显心有不甘。

        空间阵破,百里韵诗虽为女子,亦可杀敌!

        泛黄的书页在姬皓手中一篇篇翻过,此时的姬皓自然也明白,这古籍并不是上古记载一些秘闻的古书,而是这位名为百里韵诗的女子的自传。

        姬皓眸子扫过自传末尾明显有着几分潦草的字迹,心底自是有着几分震撼。按照百里韵诗的记载,此方秘地应当便是当年玄玉界的遗址,姬皓虽然不知道神武历是哪一年,但这并不妨碍姬皓记住这自传中最令人注目的三个字。

        神火境。

        虽然姬皓仅是第一次走出不归山,但姬家族内走出不归山游历的人却不在少数,按照姬家诸位长老的记载,当今五域之内修为最高者也不过碎丹境圆满,神火境武者仅仅存在于典籍之中,这近千年来从未有人见过。

        但按照百里韵诗记载,玄玉界内竟是有人突破了神火境,甚至隐隐在之后的道路上还走出了一段。而更让姬皓震惊的却是那一方进攻玄玉界的神秘势力,能够重伤玄玉界的神火境太上长老,并覆灭如此强大的玄玉界,无疑说明这一方来历不明的势力实力较之玄玉界更强,那么他们至少也有一位神火境武者。

        姬皓指甲拂过古籍之上的墨迹,心底震撼的同时亦是对这座阁楼的主人产生了一丝敬畏之情。玄玉界当日处境与今日的姬族何等相似,同样实力强大,同样外有大敌,同样敢在生死之间全员搏命,只是与姬族尚能偏居一隅不同,玄玉界已然覆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将古籍收入储物戒,姬皓刚刚准备迈步走下阁楼,心底却是陡然泛起几分疑惑,玄玉界当年如此强大,甚至于连神火境的武者都有,那么他们留下的遗迹怎么会只适用于肉身前两境的小辈呢?

        姬皓眸子一闪,似是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但正当他要思索一二时,阁楼外却突然传出了一道争执之声,听到这声音的刹那,姬皓眸子一凛,便急忙跑下阁楼。

        周正,此方秘地机缘不少,归一城当真要和我们在此战过一场,白白浪费时间?

        姬皓刚刚出楼,入目便是柳依依和青城众人与归一城的武者彼此对峙。

        这位柳依依姑娘,青阳殿和正雷门彼此乃是死敌,归一城和青城作为彼此辖下势力,彼此难道不应当干过一场?

        当然,我观柳姑娘姿色不俗,若是柳姑娘愿意给本公子做个小妾,出了秘地后带着青城柳家投奔正雷门,本公子今日倒是可以放过你们,柳姑娘,不知你意下如何?

        青城武者对面,柳依依看向的归一城弟子周正闻言却并不接话,而是一脸恭敬地看向身旁的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见状,却是手执折扇轻轻一摇,对着柳依依一脸笑意地说道。

        阁下是何人?怎么,周正,你我争锋数年,难道是败绩太多,连归一城小辈的话事权都旁落他人之手了?

        柳依依闻言,眼中陡然泛起几分冷冽,却是看向白衣公子身旁的周正嗤笑道。

        柳姑娘,青城只不过是青阳殿养出的一条看家护院的狗罢了,难道柳家真的就甘心一直臣服在姬家之下?柳姑娘就真的甘心被姬家之人颐气指使?

        周正闻言却依旧保持沉默,但在其身旁的白衣公子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兀自笑道。

        这位公子,柳家和青阳殿的关系可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的,我柳家自微末起便幸得青阳殿扶持,能有今日的成就全是青阳殿的帮扶,若是柳家叛乱,那与江湖上那些忘恩负义的宵小之辈又有何不同?

        柳依依闻言,眼中冷光一闪,却是故作无意地瞥了瞥已然走到自己身旁的姬皓,冷冷地笑道。

        哈哈,柳小姐不愿做那忘恩负义之辈,正雷门自然不会强求,只是若我正雷门许诺柳家只用暗中蛰伏,不必插手青阳殿与正雷门的战斗,待我正雷门灭了青阳殿,柳家可作为正雷门盟友接管青阳殿三分之一的地盘呢?

        白衣公子闻言,手中折扇猛地一拍,却是一脸狂妄的笑道。

        呵,公子真当小女子是那些

        这位公子,柳家和青阳殿的关系可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的,我柳家自微末起便幸得青阳殿扶持,能有今日的成就全是青阳殿的帮扶,若是柳家叛乱,那与江湖上那些忘恩负义的宵小之辈又有何不同?

        柳依依闻言,眼中冷光一闪,却是故作无意地瞥了瞥已然走到自己身旁的姬皓,冷冷地笑道。

        哈哈,柳小姐不愿做那忘恩负义之辈,正雷门自然不会强求,只是若我正雷门许诺柳家只用暗中蛰伏,不必插手青阳殿与正雷门的战斗,待我正雷门灭了青阳殿,柳家可作为正雷门盟友接管青阳殿三分之一的地盘呢?

        白衣公子闻言,手中折扇猛地一拍,却是一脸狂妄的笑道。

        呵,公子真当小女子是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