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却道寻常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死得其所和值不值得

第八十二章 死得其所和值不值得

        怕死和不怕死听起来是两回事,但其实仔细追究其实二者之间并不冲突。

        李休当年去莫回谷续命是因为怕死。

        后来杀杨妃,去塞北,那时候的他并不怕死。

        因为死得其所。

        但现在不同,他怕自己死的没有意义。

        堂堂的听雪楼少公子,三劫之体,陈留王世子,书院新一代最出色的弟子。

        若是就这么死在雪原,那才是不值得。

        不值得就没有意义,所以他怕死。

        “这世上有很多人不怕死,但怕死的平白无故,死得太过普通。”

        生死是一个大问题,大问题通常都很深奥。

        这世界上的强者很多,比如徐文赋,比如院长大人。

        薛红衣,国师,陛下,皇后等等。

        但没人堪的破生死。

        而不怕死,将生死看淡这样的话其实只是一种理解,不是看破。

        就连无量寺的住持也不敢说只修来世,不看今生。

        风雪停歇下来,路便好走很多。

        红袖穿着大红色的长裙,若是从天空朝地面看去,就像是雪面上生出的一朵红花。

        很引人注目。

        “每个人都想死得其所,死的壮烈,最好悲壮整片山河,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李来之?哪有那么多的范无垢呢?”

        没有了大雪的压迫,红袖深吸一口气,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

        身子四周的压迫感也减轻不少。

        于是她开口说道。

        无论是从举止还是谈吐来看,她都是一个知礼守礼的女子,并且懂得许多不该懂的事情。

        但李休没有心思去追究她的身世,又或者说知道身世与否并没有什么意义,二人只是萍水相逢,哪怕有着救命之恩。

        所以李休只是轻声道:“为国战死很壮烈,也是死的值得,花下风流一夜然后再死,去草原放马之后再死。”

        “世上的死法很多,共有千千万,归根结底还是值得二字。”

        李休顿了顿,继续道:“你走在街上,救一只狗然后被马车撞死,在别人看来死的很冤枉,但在你看来很值得,这就是死得其所。”

        “有人喜欢冒险,爬最高的山峰,潜最深的河水,在

        这样的过程中走向死亡也是死得其所。”

        浣熊的小脑袋点了点,很是赞同这些话,就像李休即将死在荒人手中一般,在李休看来是死的很没意思,但在它看来却死的好,用李休的死换自己的自由。

        熊胖觉得这也是死得其所。

        红袖点了点头,觉得这些话不仅听起来很有道理,细细品味也的确很有道理。

        雪原虽然叫做雪原,却不是一马平川,反而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山峰。

        二人走到了一处巨石之上停了下来,没有再向前走动。

        李休一屁股坐在地上,拿出了一张硬饼子就着雪水一口一口的吃着。

        他的目光眺望着前方,那里依稀可见小南桥的影子。

        大概还有百余里的路程,不算太远,很快就能抵达。

        按理来说不应该停下,理应一鼓作气通过小南桥,在那里有子非,还有早已到达的杨不定,很安全。

        红袖走到了他的身侧站下,没有询问为何停在此地。

        她能够在荒人村落活到今天凭借的可不单单只是那口一绝的戏子功底,同时她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

        既然不往前走了,自然是因为走不掉了。

        这是很简单的答案。

        “公子还有什么心愿没有达成吗?”

        她出声询问,声音轻灵,为这冰天雪地平添了三分暖意。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

        李休摇了摇头,反问道。

        红袖看着他,也摇了摇头:“公子定非常人,世上很少有人面对死亡还能如此淡然处之,而且若是抛下小女子,凭借公子的修为实力,未尝没可能逃出生天。”

        李休远远看着小南桥,然后笑了笑:“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再谈当时如何选择已经太晚了,索性不要去想,免得徒增遗憾。”

        “徒增遗憾?原来公子真的想过抛下红袖。”

        红袖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却并没有生气,也没有感到不舒服。

        李休没有说话,人这一辈子有无数念头。

        但很多终究只是念头。

        只能在脑海里想一想,无法付诸实际。

        见到一位女子,觉得身材很好,自然而然的会去想衣服下面的事情。

        看别人

        豪掷万金在长安购得一处上好的宅院,自然而然会去想等我赚了钱也要买一间。

        这是人之常情,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念头。

        只是被良心束之高阁。

        何况这是雪原,是他乡。

        李休不仅仅是唐人,他还是唐人中的佼佼者,是当今的世子殿下,这样的身份带来了无数荣光同样也背负了无数责任。

        在异国他乡放弃一个唐国女子独自逃生。

        他的脸皮很厚,但还做不出这样的事。

        这是大唐的尊严与脸面,是骄傲和责任。

        丢不下也放不掉。

        “公子想听赤伶吗?”

        李休坐在地上,红袖站在身侧,寒风拂过巨石陡然增大,吹动了二人的衣裳,高高的向后扬起。

        能在临死之前看一场佳人如戏,那不需要去想,一定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戏声与红衣,白雪夹青衫。

        若是被画廊的弟子看见一定会兴奋地不能自已,便是棍棒加身也要将这幅画面记录下来。

        但李休却是拒绝了,他收回了注视在小南桥的目光,转而看向了身后。

        然后道:“好戏开场前,总会遇到许多惹人烦的事情。”

        他的视线落在了那黑压压的一群人身上,叹了口气:“还有许多惹人烦的人。”

        不得不说荒人之间的确很是团结,短短时间就聚集了这么多的人追了上来。

        他的眸子一扫而过,在心中估算了一下,大概有百余名的荒人追了上来。

        不同于那个村子,这一百余人尽皆都是荒人战士,半数以上都在承意境界,走在最前方的十余人更是实打实的上三关修士。

        李休看了一眼熊胖。

        浣熊偏头看着他处。

        然后李休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看来今日真的死定了。

        旋即目光逐渐凛冽起来,那双眸子深处有着点点疯狂涌上,死虽死,能多杀几个人还是好的。

        ......

        ......

        ps:请了个假,躺在床上浑身不舒服,心里也很别扭,觉得对不起你们,最终在朋友的鼓励下坚持着写了一章出来,所以自动忽略前面的请假章节,当三两在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