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女生频道 - 慕林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指环

第五百六十七章 指环

        古娘子是奉命来送礼物和传话的。任务完成了,她再撩着谢慕林聊了一会儿天,就打算告辞了。

        眼下天色还早,她还来得及回城去,到柱国将军府求见李瑶枝姨娘一面。记得之前打听过消息,萧夫人乔氏今日要带女儿萧琳进宫见萧贵妃,起码要到下午才会回来。所以古娘子动作够快的话,还能赶在萧夫人回家之前出府,避过这位贵妇人可能有的坏脾气。今日难得与谢二姑娘直接交谈了这么长的时间,古娘子很想把自己的种种印象与感想都拿去跟李姨娘分享。

        谢慕林客客气气地一路把人送出了大门,等回身关上门,她就忍不住抹了一把汗。

        虽然古娘子只是与萧瑞的生母李姨娘相交莫逆,并非萧瑞的亲人、长辈,但谢慕林面对她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的。对方说话又那么直白,似乎可以理解萧瑞那时不时发言过于坦率让她难以抵挡的毛病是怎么养成的了。他身边的长辈在面对喜欢的晚辈时,说话都是这么毫无遮拦的吗?她真的还没有跟萧瑞确定关系啦!

        谢慕林拿着萧瑞送的小匣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没打开匣子看里头装的是什么东西,便看到翠蕉与香桃好奇地探头探脑的,相互间还时不时交换一个意义不明的眼神。

        谢慕林知道,方才翠蕉一直侍立在旁,肯定把古娘子的话全都听了去。香桃虽然只是守在门外,没有进屋,但也难保她没听到只字片语。更何况这两个姑娘近日关系越发亲厚,万一她俩私底下交谈了情报……

        谢慕林咳了一声,嗔了两个丫头出去:“都不许看!这是给我的礼物!还有,你们别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随便乱告诉人,实在憋不住,在我面前议论就好了,别叫其他人听了去!”

        翠蕉捂口笑道:“知道啦,怎么也要等到萧二公子上门提了亲,老爷太太又点头答应了,我们才能解禁呢!”她还拍了拍香桃的肩膀,“姐姐别恼,连我们院里的大丫头梨儿姐姐,都还不知道姑娘的事呢,你好歹已经见过了那位公子手下的人。我暂时不能跟你说太多,反正你只要记得,那位萧二公子以后八成就是咱们的姑爷了,得罪不得的。我们在姑娘身边侍候,要学得机灵一点儿。”

        香桃虽然还不清楚详情,也能猜出个大概。她对谢慕林比较有信心,不怕二姑娘也象三姑娘那样爱胡闹,因此她只说了一句:“二姑娘行事小心些就好了,千万别让自己吃了亏。”

        谢慕林微微一笑:“没事,他根本不在这儿呢,眼下说不定都离我上千里远了,一年半载的还回不来。”

        香桃不由得露出讷闷的表情,翠蕉便笑嘻嘻地拉着她出了屋子。虽然不能说得太多,但一些简单要紧的信息,还是可以透露的,比如萧瑞打算先去北方挣军功,谋个好些的官职提高身份,好上谢家求娶心上人这一条。但她得先找个没人的角落,免得叫旁人偷听了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谢慕林一人,她小心地看看窗外无人经过,方才走到床边坐下,背对着窗口的方向,打开了那只小匣子。

        匣子很小,里头衬着华贵的大红锦缎,越发突出了正中央的一只白玉指环。谢慕林拿起指环细看,发现这是用上等的羊脂白玉制成,通体无瑕,质感温润,握在手中,还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暖意。

        萧瑞这是……送了她一只戒指?!

        谢慕林眨了眨眼,脸颊又忍不住红了。她怀疑萧瑞知不知道男生送女孩子戒指是什么意思?虽然她对萧瑞已经有几分心动了,但也只是允许了对方的追求罢了,可没有正式答应他的求婚!他现在就送戒指给她,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又或者……戒指在古代有别的含义,跟现代一般人观念中的意义不太一样?

        谢慕林瞥见匣子边上的缝隙里,似乎还插了一张纸条,便把它抽了出来,发现上头用簪花小楷写了一首小诗:捻指环,相思见环重相忆。愿君永持玩,循环无终极。

        她对这首诗隐约有些印象,好象是《全唐诗》里收录过的。以前大学的时候,有一位同班女同学的男朋友,送给她一枚银戒指,附带的小卡片上写的就是这首诗,有其他同学围观得兴起,还特地百度了诗的出处,在班里形成了话题。没想到,今日会轮到她收到这首诗,附带来的却是一枚价值不菲的白玉戒指。

        所以……萧瑞送她戒指,是希望她能常常把玩,借戒指思念他这个送礼人吗?

        谢慕林抿嘴笑了笑,尝试着拿起白玉指环,套进左手的中指,没想到大小尺寸竟然刚刚好,不松也不紧。这指环应该是订做的吧?萧瑞怎会知道她的手指是什么尺寸?!

        这家伙真是比她想象中的心机更深!

        不过……算了,看在他还算用心,也算是有诚意的份上,她就对他好一点儿吧。

        以后这枚白玉指环,她要么不戴,要么就带在左手的中指上了。未婚,但处于恋爱中,这根手指所象征的含义正适合她眼下的状态了,不是吗?

        前院方向传来了喧哗声。谢慕林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侧耳细听,发现好象是大哥谢显之把大姐谢映慧给接回来了,连忙脱下白玉指环,放回小匣子,又仔细地放进了自个儿的妆匣里,一个可以上锁的小抽屉中,钥匙她就郑重地搁进了随身的荷包里,这才照照镜子,确认自己外表没有异样,方起身迎了出去。

        谢映慧看起来气色比前几日见面时要好了一些,但还是透着一股苍白与疲惫。她受了伤的手眼下有长长的袖子遮挡,看不出有伤,但她走路时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透着一股不自然,好象在迁就着什么。就连绿绮搀扶她的时候,也特地避开了那只受伤的手臂,碰都不敢碰一下。

        谢映慧直接在绿绮的搀扶下进了后院,行李什么的,就交给谢显之指挥家里的丫头婆子去卸车了。大概是马玉蓉与永宁长公主都送了她不少东西的缘故,她回来时带的行囊,明显比去时要厚了许多。

        马家也有部分下人奉了主人之命,一路驾着马车送了谢映慧与谢显之兄妹回来。待他们卸完了行李,说完了客套的话,客客气气地告辞之后,谢显之方才一边擦着汗,一边来到妹妹们聚居的后院。

        这时候,谢映慧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下了。她抬头看看兄长,再看看二妹,忽然间放声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