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女生频道 -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在线阅读 - 第183章 逃亡者

第183章 逃亡者

        见绮梦仍旧惊疑不定,闻逆轻声道“若是我没有猜错,她们应该是死亡游戏的逃亡者。”

        逃亡者?

        绮梦一愣,却是明白过来了。

        所谓逃亡者,顾名思义是那些被选中却不愿意参加死亡游戏,从而逃离的人。

        这类人往往是那些没有超能力或者实力不高,又只剩下一两条命的人。

        对于这类人,政府的手段也非常干脆,直接注销户口和身份证。自此之后,被发现就会被处决。普通市民若是杀了这些人,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因为这些人在法律上已经死亡了。

        袁媛和袁如这会已经一脸如临大敌,尤其……

        绮梦奇怪道“她们怎么只防备我?”明明闻逆的实力更强大不是吗?

        闻逆心下有些好笑,“因为杀一个逃亡者能够无条件获得一次死亡游戏的豁免权。”而很显然,他并不需要豁免权。

        绮梦恍然,然后就有些蠢蠢欲动。

        话说这对她而言确实很合算啊。毕竟她虽然有钱,但不是贵族的她并不能花钱购买豁免权。

        见状,袁媛和袁如更加警惕了。

        闻逆却是有些意外,“我以为你会反感杀人。”

        正常没有参加过死亡游戏的人,对于杀人这件事,是很难适应的。

        绮梦却是一脸理所当然道“杀人强过被杀,杀一个人强过杀一群人。”

        很简单一句话,却暴露了这个美丽女孩骨子里的冷酷和决断。

        闻逆意外之余眼底却划过了一抹欣赏,他的女孩,果然是独一无二的。

        袁媛和袁如这会却是用全新的目光看向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女孩。

        绮梦目光平淡地看过去,那姿态,就仿佛她像要做的并不是杀人,而是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你不能杀我们,我们是义新会的人!”恐惧之下,袁如忍不住喊道。

        袁媛想要捂住她的嘴巴已经来不及了。

        闻言,闻逆一脸果然,绮梦好奇地歪了歪脑袋,“义新会?”

        闻逆解释道“是逃亡者组成的组织,很抱团护短,只要有一人被杀,动手的人就会遭遇接二连三的报复,不死不休。”

        “这么麻烦?”绮梦皱眉。

        袁媛看向闻逆,开口说服道“您难道就赞同政府的统治吗?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政府和军方凭什么轻易决定我们的生死?您难道就不想推翻这种不平等的制度吗?”

        闻逆面无表情道“义新会不过是一群走投无路的丧家之犬,这样的组织,咬人或许够了,但要成事……无异于异想天开。”

        袁媛和袁如面色涨红,显然气得不行。

        绮梦迟疑道“那这两人还杀吗?”

        闻逆道“算了,豁免权没你想象的那样重要。”

        “那就这样把人放走?”绮梦纳闷了。

        闻逆无奈地点了点头,“放心,她们离了这得不到好果子吃。”

        果然,袁媛和袁如依旧不愿意离开。

        见闻逆态度坚决,袁如索性直接拉着袁媛跪了下来哭求道“你们就当可怜可怜我们姐妹,让我们留下来吧!若是出去,我们肯定会死的。”

        袁媛也咬着嘴唇道“我知道,您看不起逃亡者,但是我们是别无选择。我和小如本来就只有两条命,才出养育中心,我们的父母带我们出去游玩,结果一场意外事故,我父母和小如的父母因为都只有一条性命了,纷纷死在意外中。而我们,也经此只剩下一条性命。然后,隔了十几年,我们就被选中参加死亡游戏。”

        她流着眼泪一脸不甘道“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任何超能力,如果参加死亡游戏的话,是必死无疑。凭什么啊?我们才三十几岁,凭什么就要结束生命?”

        绮梦感叹之余,忍不住有些奇怪道“你们不是亲姐妹?”

        明明这两人长得非常像,说是双胞胎她都会信。

        “不是。”袁如抽噎着道“但我们的爸爸是双胞胎兄弟,我们的生日只差三天,长得也非常像,因此,很多人看到我们都以为是亲姐妹。”

        袁媛哀求道“你们救救我们吧,若是离开这里,我们很可能会冻死、累死、饿死,或者被野生动物吃了。”

        绮梦好奇道“你们之前说的义新会不会管你们?”

        “不会。”袁如擦了擦眼泪道“大家都自顾不暇,没人有闲工夫管别人。有些人有亲人悄悄支援日子过得还好一些,但我和媛媛已经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只能自食其力。”

        “你们……应该一开始就是冲着私人景区来的吧?”绮梦猜测道。

        她可不傻,这两姐妹哪怕真的日子过不下去,也不该往滑雪场这种地方来。

        袁媛点头,“我们看到这个私人景区有房子,猜到有主,便想要碰一碰运气。”

        绮梦眨了眨眼睛,“碰一碰运气?”

        袁媛和袁如都涨红了脸,不过这个时候,她们已经不敢耍花招了。

        袁如老老实实道“有一些逃亡者因为傍上了贵族,不但被保护了起来,不用担心被追杀,还过上了好日子。”

        绮梦面色古怪,“你所谓的傍上,是我理解的那种?”

        姐妹俩红着脸点了点头。

        那难怪这两人之前对她有敌意了。

        袁如垂着脑袋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总要活下去。”

        绮梦默然,她无法认同两人的选择,但又理解她们的选择。

        当生存都成为问题的时候,尊严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重要。只有当满足生存所需的时候,人才有条件去考虑廉耻问题。

        她看向闻逆,“你怎么看?”

        对于这两人,说实话她还是有些同情的,但同情归同情,她自认自己是没有能力拯救她们的。

        闻逆沉默片刻,开口问道“你们杀过人吗?”他看出绮梦的同情了。

        袁媛和袁如一愣,随即连连摇头。

        “没有没有,我们自打成为逃亡者之后就没再进过城,怎么可能杀人?”袁媛道。

        袁如也点头道“倒是有人发现过我们的身份,但我们都是以逃跑为主。反抗的时候也伤过人,但绝对没害过人的性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