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女生频道 -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在线阅读 - 第32章 秘辛

第32章 秘辛

        对于上前线,卷卷并没有意见,只是……

        “我想要和两个哥哥在一起。”她语气坚定道。

        听到这话,芳和既意外又不意外。

        因为星率家族的这种制度,往往就导致了一个现象——同胞兄弟姐妹的感情非常深。

        做出像卷卷这般选择的星之子,说实话并不在少数。

        只是……

        芳和皱了皱眉,“你确定?在前线上,星之子的战场往往是在天涧,而普通战士的战场是在长岭大草原。若是你坚持,只可能是让墨和秀跟着你去天涧,不可能让你跟着他们去长岭大草原。”

        对于这点,卷卷其实早有预料,“我可以接受。”她成为星之子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还没有真正作为星之子参与过战斗,但私下早做过试验,对自己也有信心。

        见她这般,芳和只当她是不清楚天涧和长岭大草原之间的区别,开口道:“你在星耀之谷待过,所以清楚那里天降频繁。但你要知道,长岭大草原的情况只会比星耀之谷更恶劣,几乎每天都是高强度的天降,而天涧……却是持续不断的天降雨。更何况,天涧的地势危险,星之子还好,普通战士在那儿光是应付这个就不容易。”

        若是可以,芳和还是希望卷卷能够改变主意的。再怎么强大的星之子,若是有两个拖累……

        卷卷闻言有些意外,但却并没有改变主意。

        “天涧虽然危险,但应该也有其他地方所没有的机遇吧?”她猜测道。

        在知道星耀之谷有芽苞那种神奇之物,被天降包围的暮色森林能有那么多神奇出产之后,她早就猜测天降能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一些珍稀的宝物了。

        芳和一怔,倒是没有隐瞒,告诉她道:“天涧下方是一片深渊,深渊下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寒潭,而因为天降雨的影响,寒潭中有许多对人有益的药植。当然两侧的崖壁上也会有药植以及珍稀库矿藏产生,但因为时时有天降雨破坏,那个比较难得到。同时,寒潭本身就有很强的淬体炼体之效,只要能抵抗住寒潭的冰寒,肉身就能不断强化。不过……有天降雨存在,寒潭可不是能让人轻松泡着的地方。”

        卷卷若有所思,随后有些狐疑地问道:“在天涧,星率和星科是敌人吗?”

        她觉得以天涧这种常年天降雨的环境,哪怕是星之子,恐怕也是以自保为主,若是再争锋相对……

        ——天降雨和天降可不是一回事,星能之石因为含有星能的关系,那就相当于一个个不定时炸弹砸下来,一旦星之子动用星能的时候不够谨慎,那场面……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大家一起死!

        没想到她会注意到这点,芳和不由笑了,“你觉得,我们星率和星科是敌人吗?”

        卷卷默然许久,然后摇了摇头。

        “是的,我们并不是敌人。”芳和目光温和道:“我们两族的人属性并不重叠,在星能之石的争夺上,可以说我们是没有太大冲突的。至于领地……有天涧相隔,谁都没办法侵占对方的领土。”

        她说的这些卷卷都想到了,说到底,星率和星科说是两大家族,但这种大家族和她上辈子的认知是有差异的。

        这个世界的百姓终年朝不保夕,交税就别说了,两大家族甚至还要在天降的时候分出人手去保护他们。

        不止如此,因为天降的存在,又因为有传承之石,平民百姓耕种困难,孩子却生得多,地里的收成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别的就不能指望他们了。而星率家族虽然没有人耕种,但架不住他们族中有不少木属性星之子,不单能把自己族人的肚子填饱,而且还是星岚世界出了名的粮食出口商。

        所以,争夺领土这件事是没有意义的。

        “那为什么我们双方还要争锋相对?”卷卷不解道。

        闻言,芳和有些苦笑。本来还犹豫要不要告诉这个孩子,想到以她的实力,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家族的顶梁柱之一,便开口道:“因为理念不同。”

        “星科家族的族长星科?赛特,他一直想要将星率吞并,使得星科成为星岚世界唯一的大家族。而我……首先作为星率的族长,我不可能坐视星率在我手中泯灭。再者,我也不认为两族合并是一件好事。”

        “这个世界的平民百姓太过悲苦了,若是我们两族合并,一开始或许不会有问题,但时间久了,没有制衡的存在,说不得就会将手伸向那些平民百姓,通过剥削奴役他们让自己获得更安逸的生活。毕竟,人都是有惰性的。这样一个大家族若是堕落了,连拉一把或阻止的人都没有,绝对会将整个世界都拖进地狱。”

        “尤其,星科?赛特本就是一个认为星之子的地位应该高于普通人的人。”

        卷卷很意外居然会听到这样的秘辛,但是对于族长的话,她无疑是认同的。

        一家独大这种事,放哪里都危险。

        “所以,星率和星科的关系既是敌人又不是敌人,其中的分寸……你在天涧待得久了就知道了。”芳和总结道。

        她们这里说到了星科?赛特,星科?赛特本人这会却是快气炸了。

        浓眉方脸的中年汉子嘭地将手里的茶壶摔了出去,觉得不够,又一脚将身前的桌子踹开了。

        就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直到将屋子里所有的桌椅都踹得东倒西歪,他才气喘吁吁地停下,目光如同一道利剑,刺向靠在门框上一脸百无聊赖的里达身上。

        “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俘虏?”他恶狠狠问道。

        “……哈?”里达抬眉,一脸古怪道:“你吃错药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赛特瞪着眼睛道:“你要不是喜欢上了那个小丫头,能把她带去圣地?能让她成为星之子?能把她放走?”

        “为什么不能?”里达走进屋里,随手将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拎起,然后坐了上去,懒洋洋道:“小美和阿辉当初若是能成为星之子,现在铁定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