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观日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烈火焚烧若等闲

第十四章 烈火焚烧若等闲

        天运?

        屁的天运!!

        要是此刻的何东听到孙破虏刚才那番解释,肯定会嗤之以鼻。

        哪有什么运气可言,刚才试图快速通过十三层,骤然感受到恐怖陌生的撕裂感,恍惚间自己仿佛置身于锋锐的刀山丛中,眼前明晃晃的全是吹毛断发的利器,一脚踩在刀尖上那肯定是被刺穿脚底板的下场。恍惚间,何东看到似乎只有一个地方可以落足,慌乱间不及细想,便一脚踩了上去……就这么踏上了第十三层石阶。

        这种眼前忽然出现亦真亦幻景象的经历,何东隐约感到有点熟悉。先前暗算那个周师兄的时候,一剑刺到中途临时变了方向,也因为这种奇妙的幻觉。

        青云梯上,出现幻觉或许是热得迷糊了。可之前呢?

        可别是得了什么癔症啊!今天要是不被热死,一定得找个时间好好解决一下。无缘无故眼前总是出现乱七八糟不可描述的东西,听镇上的郎中说,这不是吃错了药就是烧坏了脑子,肯定不是啥好事!

        第几层了来着?

        管他呢!

        何东已经懒得计算,总之既然九十九层是不可能的,爬到哪里算哪里好了。

        胡乱抹了一把脸,最可怕的是好像汗水也没有之前那么肆意流淌了?汗水若都能流干,那么接下来……晕倒或者死去,就这样一头栽在不知哪一层石阶上,都在预料之中。

        至于子虚门的仙人们会不会因此动容,兴起那一点点的怜悯,已不再是何东能够掌控的。

        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

        烈日无言,但似乎被何东的固执和轻蔑所激怒,更加肆意地释放着无边无际的光热,要让这个不懂尊重天威的凡人知难而退,否则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温度,越来越高了。

        若是此时何东身上带有标识温度的仪器,便能清晰地看到,此时他承受的早已是超过一百度的高温,每次呼吸都变成了极其痛苦的一次体验,那意味着又有一股的气息被迫进入体内,将身体里仅存的清凉又带走了一分。

        “都是幻觉!”

        何东嘶哑着嗓子低吼一声,将生死置之度外,继续保持着向上的脚步。

        死老天!贼太阳!

        何东渐渐虚脱,眼前真的出现了迷蒙飘忽的幻境,只觉得天空变得忽高忽低,仿佛那块澄澈的蓝色幕布可能随时掉落下来。可是讨厌该死的太阳却还挂在那里,像是一个火红的圆盘。

        火红的圆盘?或许每个初入学堂的幼童开蒙时,都听父母或者老师说过类似的比喻,但此刻何东咬着牙发着狠与太阳对视,恍惚间越来越觉得这个圆盘惹人生厌。

        你有火?

        我还他娘的有火呢!

        烧吧!烤吧!今天你烧不死我,总有一天,小爷灭了你的火!

        何东的心里当然有火,而且这会儿已经火光冲天。

        他本来只是天门县楚门镇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以他十二岁的年龄,说是少年或许都有点勉强。从小在父母的羽翼下长大,有严父扛起生活的重担,有慈母打理生活的繁杂,快快乐乐成长,无忧无虑生活……

        一切,从他在小溪边放掉那只从小相伴的老白狗开始,仿佛全都变了。

        飞来横祸,双亲据说已因此锒铛入狱,自己夜奔数百里来到楚门山,却被困在这该死的无尽石阶上,希望再一次断绝。

        我!做错了什么?

        就因为放了那条老狗?

        狗屁的汉律逐妖卷!狗屁的入门青云梯!

        何东热得像是浴火的凤凰,胸中有一团火焰熊熊燃烧,甚至这团因为愤懑不甘而烧起来的心火,比天空中那个据说普照万物惠泽九州的玩意,更加炽烈,更加灼热。

        说来也是奇怪,何东觉得自己一定是快要热死了,一切都是临死前的幻象。他感觉到自己每次怒火中烧到极致,整个人都变作干燥的火药桶时,好像天上那个太阳带来的酷热却能稍稍减弱一丝威能,不再那样无法忍受?

        “哈哈哈哈哈!”

        何东咧咧嘴,发出有些瘆人的惨笑,心想这贼太阳的火也不过如此,还不如自己的火大呢!

        万物之母?

        那又怎么样!

        何东发着狠,却好像真的感觉身周的温度没那么可怕了。心头好像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影子,虽然看不到也摸不着,但何东觉得它就在那里,就像是挂在天际那只火红的圆盘一样,是自己心火的源头,也正是凭借这奇怪的变化,才让自己可以抵御可怕的烈日?

        恍惚间,何东渐渐产生一个荒谬的想法。原本原本视之畏途、需要鼓足勇气才能攀登的青云梯,这会儿竟然凭空产生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仿佛冥冥中有神奇的力量在向自己发出召唤,只要再向上几层,便能更加接近那个火红的圆盘,搞清楚它发出无穷光热的缘由,从而让心头的那团异火更强盛一些,也就不再畏惧太阳真火的炙烤。

        我这……就是明白无误的找死吧?

        何东用力晃了晃脑袋,想要让神智恢复清明。据说快要冻死的人临死前反而会有某种幻觉,越是寒冷便越感觉温暖,以致于他们在迷迷糊糊中脱掉衣服,在肆虐的寒风中追寻那一缕根本不存在的温暖舒服,直到最终冻死在街边路旁。

        有位异域文人以充满童趣的笔法描绘过这个奇特的现象,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故事《卖女孩的小火柴》。

        烧吧!

        都一起来吧!

        外有太阳真火,内起焚心烈焰,反正已经是家破人亡,今天便死在这楚门山上算了!

        何东微微眯起眼睛,小小年纪居然有了看淡生死的一股狠劲,遵循着完全不知何处而来的渴望和希冀,顶着炎炎烈日,脚下不停,踏上下一层石阶。

        第二十九层!

        第三十层!

        好像……真的反而没有先前那样难以忍耐了?是这青云梯的抗热考验到此为止,还是说……我已经快要死了……

        心头的火势越烧越旺,但浑身反而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了清凉的感觉,何东很难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幻觉,甚至都已经忘了身处何时何地,只是一边下意识地保持着心头那团火焰炽烈燃烧,一边催动脚步一路向上。

        孙破虏先前所说的二十八层极限,早已被远远抛在身后,而因此受到许多目光质疑的孙长老,却是长长呼出一口气,感叹道

        “大人,终究是大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