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云疆古煞之巫葬在线阅读 - 018 黑云蔽日

018 黑云蔽日

        出了县警所的曹满,突突嘭着他的边三轮,带着警员一窝蜂的朝常家赶去,也就赶了一半多的路程,忽然,晴朗的天空渐渐阴沉了下来。

        天色说变就变,黑压压的乌云顺着天边滚滚而来,狂风一起,呜咽的风声大噪,卷起的土尘弥漫在天地之间。

        风势不仅惊人,狂风中还夹杂着寒冷的湿气,刮得路上的行人双眼酸涩,浑身发冷,逆风行进举步维艰,顺风而行抱头滚地。

        咻,啪!

        又一个倒霉蛋屁股落地,蹭着地面一路滑行,骨碌碌滚了个鼻青脸肿。

        “头儿,风势太大,不如我们先整顿一下,找个地方稍微缓一缓,等风小点再走如何?”

        坐在曹满身后的那名警员大声喊着,看他满脸风沙的样子,脑袋上的警帽早被大风吹得不知了踪影。

        曹满的警帽同样被风给刮走了,只是他现在心急火燎的,哪有心思去管什么帽子。

        “狗屁,一点风就把你给吓怂蛋了吗?我们这是在执行任务,又不是去吃喝享受,都给我老实的待着,谁再要多嘴,老子踢你去娘胎里喝稀汤!”

        几句狠话吓得那人不敢再多嘴什么,就连边兜里坐着的常老本想说句话,也被曹满的强横吓得闭上了嘴,识趣的用手挡着刮来的风沙不言不语。

        风势越来越大,风噪也越来越响,曹满充分发挥出了他过硬的驾驶技术,尾音突突不断,嘭地一声震动,喷出一路黑烟,迎着狂风在沙尘中奔驰。

        技术真心不错,问题是那辆老爷车却不争气,又嘭嘭了两声,随着一阵剧烈的抖动,哀叫一声便彻底熄了火,任凭曹满如何施展十八般“武艺”,愣是没有一点反应。

        憋闷无比的曹满只好从边三轮上下来,瞅着又破又旧的老爷车一顿火大,抬脚就是一下。

        “哦哟哟!”

        边三轮没事,曹满疼得给跪。

        这时其他人也不敢在边三轮上坐着了,一见曹满脚丫子吃痛的蹲在地上,常老和其他两名警员急忙上前搀扶,讨好的在那嘘寒问暖着。

        好一会儿,曹满傲气的挺直了身板,刚想说句话,回头一看,好么,之前一众小喽啰麻溜了个干净,这会儿别说人影,就是连个鬼影都不见。

        “娘的,人呢?怎么一个都不见了?”曹满发怒的吼道。

        熟知他脾气的两个手下谁也不敢支声,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常老。

        常老作为常家的总管,自然老于世故,他苦笑一声,知道对方的意思,毕竟在曹满的眼中,或多或少他还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就凭这点,曹满也不会过于为难他。

        “二爷,刚才风势大你走又得急,身后那些手下跟不上,都被风沙给吹散了。”常老鼓足力气大声的说道。

        就这样,常老愣是喊了几遍,曹满才听清楚,累得老头脸红脖粗,真特么费力。

        “吹散了?那你们怎么不早点啃声?现在就小猫小狗三两只,我拿什么破案?”曹满不悦的喊道。

        三人闻听,互视一眼,心里一阵鄙视。

        这能怪谁?

        俺们是命贱,但还不想被踢回娘胎喝稀汤,就你那凶巴巴的模样

        好凶哦!

        “不碍事的二爷,家里看家护院的家丁不少,人手肯定够了,至于查案,有你不就行了?何况现在是查找线索,又不是抓捕罪犯,人多也没用。”

        这回常老学聪明了,贴着耳朵根一通叫喊,总算不用重复费力。

        “你懂个屁!人多好办事,再说家里的那些护院看家的都是些拳脚粗苯的下人,没事也就吓唬吓唬人而已,真有事发生,他们跑得比谁都快!”曹满不高兴的嚷道。

        常老一翻白眼,好么,我这是自找的,马屁没拍到,拍到马蹄子上了。

        本不愿再开口的常老,一想今后当家做主的还是这位二爷,不得已,老头耐着性子又劝了起来。

        “放心二爷,你的那些手下都知道常家的位置,等这阵风稍微小点,大伙肯定都会赶来的。”

        “你老糊涂啦?那群龟儿子会有你想的那么尽责和勤快?我在的时候一个个就想着办法偷奸耍滑,现在被风沙吹散,早他大爷的不是回家就是到哪里耍乐去了,还指望他们能及时赶到,做梦去吧!”

        常老脸色一滞,我特么真是犯贱,拍马蹄也就算了,捅什么马老二?

        贱!

        常老憋着气不再出声,曹满大手一挥,带着三猫两狗继续前行。

        迎面吹来的狂风卷动着细小的沙砾,打在脸上皮疼肉硌,很是难受,只是这会儿曹满根本顾不上这些,内心不断敲打的小鼓令他烦乱不已。

        曹满并不傻,否则也不会有今日的地位。

        说实话,他不相信段虎说过的话,什么鬼怪邪崇,老僵凶傀,又不是封建年代,牛鬼蛇神这些迷信产物早已灰飞烟灭,否则那么多的神棍神婆为啥都改头换面,神棍变游棍,神婆变媒婆呢?

        问题是,几件凶案发生得都格外诡谲离奇,即便是那些丧心病狂的凶徒,也不可能连续犯下如此惨绝人寰的凶案,更何况,凶徒为何要挖下人的双眼,又如此残忍的杀死被害者,作案的动机是什么?

        求财?

        寻仇?

        不对,曹满摇了摇头。

        如果死得只是老常家的人,犯罪动机还说得过去,关键是死去的狗子和二赖子,使得案件本身变得更加迷雾重重。

        尽管曹满不愿承认,但是心底隐约感到了一丝不安和恐慌,否则他也不会带着一帮子警员赶往常家查案。

        气人的是,一场狂风鸟惊兽散,尼玛,这是老天在给他甩脸子吗?

        “该死的段虎,你这个瘟神!既然当初走了,怎么不死在外面?你不回来还好,我们县里平平安安,你一回来,凶案不断,你给我等着,回去后我就算弄不死你,也要把你赶出麻县!”曹满心里发恨的咆哮着。

        瞅了瞅漫天的风沙,又瞅了瞅沙尘飞扬的道路,曹满更加烦闷了。

        以前的常家老宅位于麻县最为繁华的大街上,不过后来老爷常贵却把家宅迁到了城郊,至于原来的老宅便作为常梅出嫁的嫁妆,一并送给了曹满。

        新迁的常家不但规模比原来大了很多倍,位置相对也要偏远许多,以前出门办事,简单便利,出门就能办成,现在不一样,即便是骑马出门,到县城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老不死的,钱多了没处使,非要选这么个偏远的地方当狗窝,你怎么不把你的宅子建到山旮旯里,当个山大王?”迈着八字步艰难前行的曹满暗中一个劲儿的骂着。

        难怪他心生不满,肉脚赶路,还是在风沙满天的恶劣环境中赶路,满嘴吃灰,沙子迷眼,养尊处优的他如何受得了?

        一路蹒跚,好不容易来到了常家门外,这时候风势明显小了不少,但是天色却黑得吓人,虽然还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可是视线却十分的迷糊不清。

        “我说这些下人是干什么吃的?门外连个灯都不点。”

        曹满抱怨着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又随便用手帕擦了一下脏兮兮的脸,这才伸手扳住大门上的狮子铜环,用力的敲了那么两下。

        等了一下,门后什么动静都没有,除了呼啸不断的风声,连一丝响动都没有。

        曹满接着用力的敲动着门环,又过了一会儿,情况依旧如此,门后面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怎么回事,人都死哪去了?还不给你家二爷把门打开!”

        本就心烦的曹满顿时火了,又是叫嚷又是拍打门环,闹出的动静可就不小了。

        然而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如此大的动静,即便有着风声干扰,也能清清楚楚的传到门房那边,可为何这半天的工夫都没人前来开门呢?

        “常老,守门的下人到哪去了,怎么连个开门的都没有?”事有蹊跷,曹满疑惑的问向了身旁的常老。

        “呃,二爷,我只记得临出门那会儿,我害怕家里的消息走漏出去,故而才让下人把门从里面锁了起来,可是为何现在没人应门,这我就不知道了。”常老同样不解的回道。

        曹满眉头一皱,随后把头凑到了两扇大门的中间,透过门缝朝里面瞅去。

        门后是常家的前院,门房就挨着不远,以往在掌灯前后都会有人把走廊的灯笼点亮,虽然现在离着掌灯的时候还早,可是天色黑成了这个样子,下人也应该点灯才对。

        透过门缝往里瞅去,不仅门后的走廊黑乎乎的,就是门房里也漆黑一片,哪像是气派阔绰的常家大宅,更像是一处阴森荒废的空宅。

        “喂!有没有喘气的?赶紧给给二爷开门,喂!听见了没有”

        隔着门缝曹满叫喊了几声,但里面依然不见什么动静。

        “奇了怪了,常家上上下下,加上佣人、下人、护院的,起码也有百十来口子,平日里到处都是人,怎么现在一个都不见呢?”曹满感到越来越不对劲了起来。

        “二爷,也许是因为家里发生了惨案,老爷那边又需要人照顾,故而所有人都跑去帮忙了,一时疏忽这才无人在此看守大门。”看着曹满脸上的不悦之色,常老从旁解释道。

        “我看着不像。”曹满摇着头。

        “二爷,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常家都乱成了一锅粥,老爷又卧病不起,不能再拖下去了。”常老提醒道。

        曹满摩挲着下巴,其实他急匆匆赶回来,查案那是其次,主要的目的是为了

        常家的家产。

        以前曹满不敢奢望什么家产,但现在不同,根正苗红的都翘了辫子,就剩下几房姨太,曹满认为,凭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只要能撕下脸皮,应该能够镇住那群大小妖婆。

        一想到唾手可得的家业,曹满心跳加快,脸色发红,恨不得一蹦子跳进大院,掐住常贵的脖子落下遗嘱。

        至于常梅,也就是他那位死去的夫人

        没心思去想,反正夫妻间的感情淡如水,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死了清净,即便心里有着些许的难受,但也被燥热兴奋的心情所取代。

        “我说你们两个还杵在那干什么?赶紧翻上墙头,从里面把门给我打开。”

        曹满压了压心里的激动,指使着身旁的手下开始行动。

        两名手下一听,嘴里不敢违抗命令,心里却老大不乐意。

        常家的外墙足有一丈有余的高度,墙头上的瓦片又薄又滑,这种设计专门就是用来防贼的,一般人别说顺利的翻过去,就是能爬上墙头都不容易。

        二人来到墙根,先目测了一下外墙的高度,随后那名身材较高的警员往后退了几步,往自己的手掌吐了两口吐沫后,助力跑动,冲到墙角下用力的窜了起来。

        嘭!

        “娘嘞!”

        那人一头撞在墙上,屁股落地,嚎了个撕心裂肺。

        “没用的废物,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给我起来再翻!”曹满瞪眼命令道。

        “可是头儿,这么高的墙头我连摸都摸不到,咋翻?”捂腚趴地的警员憋闷的说道。

        “猪脑子,一个人不行,难道就不会两个人一起上吗?”

        一声令下,俩警员玩起了叠罗汉,一个架着一个摸墙往上爬,可惜身高差点,手也短点,动作还不给力,努力了半天,始终离着墙头还有一尺来长的距离。

        “都给我滚下来,姥姥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们不会找块石头垫在底下再试吗?饭桶,一对儿饭桶!”

        看着两个笨手笨脚的手下,曹满气不打一处来的骂道。

        俩警员点点头,不错,俺们是小饭桶,你是泔水桶,否则哪来的一身膘?

        嚯!真肥,插根尾巴可以和猪比膘多。

        一番调教后,两个不成器的手下终于翻上来墙头,随着一阵碎瓦落地的声响,刚上墙头的那货脚底打滑,一招平沙落雁掉院里了,哼哧半天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等啊等,嘎吱吱一声,大门应声而开。

        曹满跨步上前,抡起肉巴掌一顿狠抽。

        啪啪啪

        吃力不讨好的警员傻愣在了原地。

        “蠢猪,翻墙都这么笨,你这猪脑子一天除了吃喝拉撒睡,还会什么?”

        骂咧了两句,曹满大踏步的朝院里走去。

        “还愣着干什么?把大门给我关好了,免得闲杂人等冒然闯进来,真是废物,废物中的废物!”

        又是一通责骂,气得警员心中一阵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