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女生频道 - 穿越养娃日常在线阅读 - 559家庭地位不高

559家庭地位不高

        瑾娘拉上小鱼儿就往外跑,等两人出了瑾娘居住的院子,小鱼儿耳朵动了动,随即她就欣喜的笑道,“娘,是大哥他们,我听见大哥和荣哥儿说话的声音了。”

        瑾娘嘴上敷衍的“嗯嗯”两声,可急切奔走的步伐,却透漏出她的急不可耐与欣喜雀跃。

        而等看到那几个形容疲惫的孩子,瑾娘更是不顾忌自己长辈的尊荣,快走几步一把将长乐抱在怀里。她轻拍长乐,话却对对几个孩子说的,“你们几个尽会胡闹!闵州多乱啊,谁让你们这时候过来的?一个个不以前不都以聪明人自诩?怎么听到点风声就这么悍不住劲儿跑过来了?你们是不相信谁呢?不相信你们二叔,还是不信你们三叔?”

        瑾娘点着几人,“等着吧,等你们二叔三叔回来了,看他们收拾你们。”

        长安笑的眉眼弯弯的给瑾娘行礼,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让瑾娘忍不住笑出声。

        宋玉安也忙见了礼,口称,“侄儿是思念婶婶和世叔,才跑过来的。您可千万口下留情,不然我们这么大的人了,还要被长辈训斥,也是非常没面子的。”

        荣哥儿也凑到他娘跟前,“娘您还好么?有没有受惊?孩儿一路上……”荣哥儿想说他一路上担惊受怕,晚上常常做恶梦梦到闵州血流满地。他为此晚上都不敢睡觉,打着读书的幌子晚上熬到三更天,可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几天他昼夜难眠,即便熄了屋里的灯,但他人都是清醒的。

        也好在噩梦终究是噩梦,爹娘还在,他的家还在。

        荣哥儿难得感伤一回,眼角都有些红了。

        他也是个大小伙子了,也要脸的。担心失态被娘取笑,荣哥儿赶紧侧过身抹了把眼角。

        瑾娘看看荣哥儿,又看看爬在她肩膀上的长乐。她颈侧有润泽感,长乐这丫头肯定哭了。

        唉,到底还是小姑娘。在外边坚强的无所不能,可在家长面前,就变成了胆小怯懦需要长辈护持的小娃娃。

        都还这么不经事呢,如何让她放心将他们都撒手出去。

        外边到底冷,瑾娘招呼几个孩子赶紧去屋里说话。

        长安和荣哥儿走在瑾娘两侧,小鱼儿依恋的拉着姐姐的手,长绮一蹦一跳的牵着玉安哥哥,问他一路上可经历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玉安一本正经的给长绮回话,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前边小鱼儿的身影。

        比之之前离别时,小鱼儿似乎长高了一些,不过她人也消瘦了,是因为这些日子过的提心吊胆?还是因为吃不惯闵州的食物?

        小鱼儿刚才对他笑时,宋玉安差点忍不住走上前抱住她。

        他思念这个姑娘,相思入骨,难以自拔。

        也好在理智尚在,他才没有在她那句甜甜的“玉安哥哥”中露出异样神色,不然,就怕吓着她。

        前边长乐在问小鱼儿闵州这些日子到底什么情况?二叔现如今在俺儿,可安全?三叔呢?婶婶呢?

        小鱼儿一一回答,她嘴巴利索,声音如同百灵鸟异样好听。叽叽喳喳的,不一会儿功夫就把长乐想知道的信息全说了。不仅如此,她还将长绮办的那些出格的事儿,也一道告诉了姐姐。

        她和姐姐之前没有秘密,况且长绮那边还需要姐姐帮忙压制。只有她一个人,份量太轻,她担心长绮现在把那些教训记在心里,等过些时日又会“犯病”。

        小鱼儿这还是太乐观了,她那里知道,她对长绮的震慑力,根本没持续几天。她心目中已经吃到了教训,这几天都乖乖巧巧的妹妹,那里像她表现的那么乖巧。她啊,夜里照样敢出去,且还敢跑到敌营取首领首级。

        也真不是一般的胆大包天了。

        小鱼儿将这段时间长绮干的坏事全都一一说了,长乐就露出头疼的表情。

        这最小的妹妹简直比三个长洲加起来还……混账,什么大祸小祸她都敢闯,真以为没人治的了她了是吧?

        长乐心里琢磨主意,面上不动声色。小鱼儿又巴巴的说起隔壁的吴迅来,说她没见过吴迅,不过之前秦府的二夫人过来时,眉眼间的忧虑焦灼让人一眼便知。从秦家二夫人急的上火的模样,不难看出吴迅如今的身体当真不大妥当。而她这些天里晚上睡觉,也时常被咳嗽声惊醒。

        她在徐府内宅,却还能听到秦府前院传过来的声音,由此也可见吴迅咳嗽时多么撕心裂肺。

        长乐面上控制不住露出一丝凝重与悲悯,她说,“我稍后就过去看看。”

        小鱼儿想说“别”,她想让姐姐先休息休息,再过秦府不迟。

        毕竟一路从蕲州过来,姐姐又有个晕船的体质,可见这一路绝不会太轻松。而从姐姐此时虚弱的脚步中,更能窥出姐姐这一路的艰辛。

        吴迅是不容易,但吴迅和她没有血缘关系。他身体再不好,可要给他诊治,也要等姐姐稍事休息后。毕竟在小鱼儿心里,姐姐总是比吴迅的身体更重要的。

        但在姐姐做了决定后,她也不好说什么了。姐姐素来主意正,她说要过去看看,那就去,大不了让姐姐出门时坐轿子去。这样一来,姐姐就会轻松许多。

        姐妹两个说着小话,声音一会儿高一会儿低。

        宋玉安一边敷衍着长绮,一边专注的看着小鱼儿。

        他偶尔能听见从小鱼儿嘴里吐出来的只言片语,这就让他心里灌了蜜水一样甜。再看见她或是笑靥如花,或是烦恼忧愁的模样,宋玉安控制不出的一个激灵,浑身疲惫的细胞在此时全部复发出新的生机。

        长绮一步留神,就捕捉到姐姐在告状。

        她愁怀了,小眉头都拧起来了。她倒是不怕大姐姐,但是她怕大姐姐开出的苦苦的黄连。

        那黄连苦的,喝一口她恨不能把胃里的酸水都吐出来。

        姐姐也太小家子气了,都过去多长时间的事情了,她还要和大姐姐说。二姐告状精,她不喜欢二姐姐了。

        长绮气咻咻,和她玉安哥哥说二姐姐的坏话,“二姐姐就爱吓唬我,她还喜欢瞪我,二姐姐比娘都凶,她坏。”

        宋玉安嘴角忍不住翘起,不动声色的套话,“你二姐怎么坏了?”

        “她之前威胁我,要让大姐给我开黄连喝。”

        宋玉安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是不是你又闯祸了?”

        长绮寻找同盟的眼神破碎,轻哼一声,“我不喜欢你了玉安哥哥,你和二姐姐一样坏。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们可真是坏到家了。”

        宋玉安轻咳一声,“罚你才是为你好,真若是无底线的纵容你,那才是害了你。”

        长绮扁着嘴巴,“捧杀么,我懂得。”

        “我就知道长绮是懂这个道理的。所以就别生你二姐的气了,不管是她凶你,还是要罚你,骨子里都是希望长绮变成更好的自己,变成大家都喜欢的人。”

        长绮骄傲的一抬脖子,“我要那么多人喜欢我干么?有你们喜欢我就尽够了啊。”

        长绮满腹道理,“我二姐可说了,人这一生,不能为别人活,要为自己活。外人的看法根本不重要,我们才不要因为外人的看法,去质疑自己的决定,怀疑自己的决策。不过,我觉得二姐这话也不是很对。她还让我背诵《女戒》和《女德》呢,说是不能做出出格的事情,让人质疑徐府的教养和姑娘们的品性。玉安哥哥,你说二姐姐这话是不是前后相悖?我问她究竟要听她那句话,姐姐却说都要听,她可真是无理取闹啊。”

        长绮一脸哀怨,宋玉安的眼角眉梢却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他喜欢的这个姑娘,不管是崩溃暴躁的一面,还是机灵慧黠的一面,亦或是贤惠能干的一面,以及其它方方面面,只要是她,他都喜欢。

        几人说话间,不知不觉就就进了内院,将要往瑾娘所住的院子去时,众人就看见陈佳玉从拐角匆匆过来了。

        她穿的非常厚实,身上的洪湖里披风合围过来,将她的肚子都要遮掩住了。但是从她笨拙的走路模样,以及身后丫鬟婆子们如临大敌的一样,不难看出这是个孕妇。

        陈佳玉看见眼前的几人,眼睛都亮了。

        她眼睛扫过长乐,扫过荣哥儿、长安和宋玉安,激动的语气发颤,“真的是你们回来了?你们几个孩子,胆子怎么这么大呢。你们是一听到闵州的消息就从蕲州赶过来了吧?你说说你们,主意则么这么大呢。这幸好是如今闵州危机已解,不然换做赵猛还在,你们,你们……”陈佳玉想说,要是赵猛还在,你们小命难保。

        但这话可太晦气了,可不能说,不然不是咒孩子们么。

        陈佳玉将长乐拉过来,看了又看,摸了又摸,还一直絮叨,“看看瘦了多少,在船上又吃大苦头了吧。你这丫头,你大哥他们要来就来,左右是男儿家,即便涉险也是一种历练。可你个小姑娘跟着他们胡闹什么?这冬天的江面上别提多冷了,你还晕船,你就看看你如今憔悴的,就连唇上都没血色了。”

        瑾娘引着陈佳玉一道往里走,一边还附和说,“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这几个孩子就就是主意太正了。你说这么大的事儿,他们也没提前和咱们这些长辈报备一些。这胆子也太大了,回来让他们二叔三叔收拾他们。”

        长安和荣哥儿就在后边插科打诨,“我们有把握的婶婶。”

        “娘我们知道错了,可饶了我们,别再念叨了。”

        瑾娘和陈佳玉听见这些话,免不了回头瞪几个孩子,可真是长大了,回头就收拾你们。

        因孩子们一路奔波劳碌,在船上也没好好吃饭,且此时已到了午膳时间,瑾娘就赶紧让人加几个菜,赶紧给端上来让几个孩子填饱肚子。

        青禾早就已经将此事吩咐下去了,她这管事姑姑的不是白当的,如今做事是愈发妥帖周全了。

        早在瑾娘带着小鱼儿出去接人时,青禾已经交代完了厨房多准备几道几位姑娘少爷爱吃的菜肴,她还吩咐丫鬟和小厮去将长乐姑娘和几位公子居住的院子,赶紧收拾出来。

        长乐那里倒是不妨事,左右能和小鱼儿他们姐妹一道凑合一下。但是长安几人居住的前院,可就需要大动干戈拾掇了。

        那边院子是给他们备好的,但是谁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急促的赶过来。瑾娘诸人没有防备,陈佳玉没有预料,所以前院那里预留的院子虽然每天都会打扫,但里边缺少的东西多了去了。

        不说被褥摆设,就是一些茶盏杯子,屏风书笔,也都需要赶紧去外边购置,或是从库房中取出来。

        青禾将丫鬟们指挥的团团转,全然已经忘记了这里不是她们的主场,而是陈佳玉的主场。

        不过陈佳玉身边的大丫鬟也是第一次经这阵仗,还在学本事的身后。所以青禾代劳她也是高兴的,感觉自己的压力都小了许多。

        午膳端上来,一家子也没分桌,就这般热热闹闹的吃用了。

        等饭毕后,长乐就说了下午要去一趟秦家,劳烦婶婶帮她提前去张帖子的事儿。

        瑾娘就道,“就不用写什么拜访的帖子了,直接过去就行。我稍后让人过去说一声,等你睡一觉醒了咱们就去。”

        陈佳玉则心疼道,“你自己都没休息好呢,还惦记着别人的身体。你看看你如今瘦的,手腕子都套不住镯子了。”

        “婶婶,我这都是晕船晕的。你给我两天时间调理,我两天就能恢复如初。”

        长绮在一边默默说,“姐姐,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两天也吃不出个胖子。”

        长乐瞪了她一眼,小丫头还敢找存在感,她来闵州后办的那些事,她之前鞭长莫及收拾不了她,如今她可都给她安排上了。

        又被大姐姐瞪了的长绮好生委屈。

        唉,别看她武力值高,也别看她人小受宠,但是,她在家的地位当真是不高。看看,二姐姐瞪完大姐姐瞪,她的家庭地位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