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女生频道 - 权门贵嫁在线阅读 - 二百四十三·洗刷

二百四十三·洗刷

        白柏勋捂住了脸,顿时就被打的偏向了一边,他忍不住咬牙道:“太子妃!您这还不是仗势欺人吗?!常言道,士可杀,不可辱,我们不过是为了百姓,为了君上而发声,可是您却仗着您的身份,如此欺辱我们读书人,您所凭仗的,还不是因为您太子妃的身份?”

        是啊,占尽了便宜,夫君还不争气,没有为国家做过什么事,尽是做些拖后腿的事情,现在太子妃竟然还有脸为了丈夫的过错打人。

        东宫真的德不配位吗?

        百姓们也有些怒气上来了,一些摊贩纷纷起哄,觉得朱元打人的举动太过分了。

        一些小官们也都忍着怒气。

        做错了事还这么理直气壮,他们明天一定要参奏一本,太子妃也太嚣张了。

        王嫱捂着脸,没想到朱元竟然会出手打人,急的不行:“这也是被逼的太急了,可是也不能打人啊,这群读书人最是傻头傻脑的.....”

        最好被挑拨了。

        她想这么说。

        但是话都还没说完,那群书生果然都差点儿疯了,全都争先恐后的往前挤,要朱元给个说法。

        看这闹的这么大的架势,今天的事绝对无法善了了。

        无数的人都在等着看朱元的笑话。

        这也是白柏勋挑选今天的理由-----静安公主出丧,京城中有头有脸的人都要来的,就是这个时候,要让朱元和东宫脸面丢尽。

        这么一来,使团就算是能出行,但是他们能得到什么筹码和保证去跟瓦剌人谈条件?

        到时候瓦剌人一怒之下杀了楚庭川,才是最好的结果。

        朱元很淡定,她没有理会驸马的焦急劝说和五城兵马司指挥使让她先走的提议,对着白柏勋问:“你有什么资格来说这样的话?”

        “你为百姓鸣不平?你为天下人鸣不平?你为读书人鸣不平?”朱元一连问了三个问题,等到白柏勋都毫不迟疑的点了头,才冷笑着不屑道:“若是让你代表了天下读书人,那读书人才真是丢尽了脸面!你一个自称读书人的人,勾引良家妇女,私通自己嫂嫂而被家族扫地出门,你这样的人,德行有亏,立身不正,就凭借着一张巧嘴,就想沽名钓誉,你凭什么?!”

        朱元的话说的十分大声,中气十足,就连站在后头的王嫱也隐约都能听的清楚。

        站在前面的书生们就更是了。

        她的话音一落,大家都惊住了,一时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什么啊?

        什么叫做勾引良家妇女?

        什么私通自己嫂嫂?

        这是真事吗?

        大家都懵了。

        白柏勋也猛然瞪大了眼睛。

        他知道,自己是静安公主的入幕之宾的事情绝对是瞒不住朱元的,但是他也不怕朱元闹出来-----静安公主可是嘉平帝的女儿,人现在又死了,死无对证,朱元嚷嚷出这样的事,有没有人会信她还是两说,但是皇家就不会容忍她,她会完蛋的更快。

        可是家里的事,这都是机密的事情,朱元怎么会知道?

        他当初在家里做的那些事,家里为了脸面,全都压下去了,对外也都守口如瓶,朱元怎么会知道的?

        这么劲爆的消息抛出来,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白柏勋最近可是硬骨头的代表,大家都夸赞他不畏强权,把他奉为英雄。

        但是英雄怎么能是这种勾引自己嫂嫂的人呢?

        这不是.....这不是通奸吗?!

        大家都惊呆了。

        连驸马也惊住了,神情复杂的看着朱元,张了张嘴,一张嘴竟然问:“太子妃,您怎么知道的啊?”

        对啊!太子妃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啊?

        朱元就等着人问呢,问这句话的还是驸马,那就更好了,她笑了笑,皱起了眉头啧了一声:“说起来,还是巧合。当初这位白公子,跟我弟弟是好友,我弟弟敬仰他的人品和才学,因此特意邀请他回家来住,谁知道,这位白公子住了一阵走了之后,我三婶竟然发现,我们家的一个婢女怀了身孕,正巧,这个婢女就是伺候白公子的。”

        相比较起太子回不回来的问题,其实百姓们天然更喜欢听这种猎奇的八卦。

        众人都听的津津有味。

        连驸马也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看着白柏勋。

        朱元在心里忍不住发笑。

        若是驸马知道,这个白柏勋不仅是给自己的哥哥带了绿帽子,还给驸马也送上了一顶,不知道是不是会当场扑上去跟他同归于尽。

        不过现在没必要牵扯出这些。

        看着白柏勋似乎要反驳,朱元立即就道:“白公子,你这种在别人家里做客都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我作为姐姐,自然很关心我弟弟到底结交的是什么样的朋友,去查一查你的身份来历,也是很合理的吧?”

        合理,当然合理,百姓们都忍不住点头了。

        白柏勋涨红了脸,勉强维持着自己的义愤填膺:“你别偷换了话题!现在我们说的是太子失职......”

        朱元冷然打断他:“是不是太子失德失职,这些事自然有百官讨论,圣上裁定,太子到底如何,回来以后又如何,这不是你们的事,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都托赖于国之肱骨们的裁断,你一个连功名都还未到手的读书人,你知道什么?你难道能跟阁老们的远见相比?!相反,你这样的人品,连自己亲哥哥都能背叛,你这样的人品,来跟我说你忧国忧民?!这岂不是太可笑了么?!”

        被朱元这么一说,大家都醒悟过来。

        是啊。

        如果是这样说的话,白柏勋自己都立身不正,他甚至都人品有问题,这样的人,难道真的能真心实意的帮百姓们讨公道?

        再说了,现在仔细想想,朱元说的也对。

        讨什么公道啊?

        现在不是还没定下怎么赎回太子的事吗?

        该怎么处置,自然有官老爷和阁老们圣上操心,这群读书人围着一个不能决定任何事的太子妃为难,侮辱一个女人,这有什么用处吗?

        白柏勋这人所图是不是有些奇怪了?他的行径好像也的确是太过无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