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夏鼎录 > 第21章 龙马绝尘
    西河城作为大夏都城,自然是很大的,大到了让易断都觉得难以置信的程度。

    他本以为在这个时代,就算是都城,也不过是一个现代化二级城市的大小,不成想他带着旒歆顺着都城直道出城,一直走了近三四个小时,也就是两个时辰,这才堪堪看到城门。

    西河城的城门,没有夏王宫的城门那么霸气威风,但是也不可小视。

    无数兵丁在城门之上,还有城墙上巡视,黑黝黝的铠甲,不知是何金属打造而成。

    易断甚至能看到一道道涟漪,如同水纹一般,在城墙上荡漾。

    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

    旒歆解释道:“这是阵法,是保护西河城的大阵,大阵笼罩整个西河城,但凡发生战事,大阵启动,就算是天神,也可以绞杀。”

    易断点了点头,没有深究,因为他知道,就算是问,一时半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的东西,旒歆就算是教给自己,也不是短短时间就能学会的,更何况旒歆是个小迷糊,她自己都不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西河城并不禁止人自由进出,自然不需要什么路引、腰牌之类。

    两人很顺利的出了城,沿着大道一直走。

    “断,咱们去哪里?”出了城,旒歆显得很是活跃,整个人都变得好动了起来,一会捕蝶,一会捉鸟的,很是快活。

    易断想了想,问道:“你知道哪里普通人最多吗?”

    “普通人最多的地方?”旒歆想了想,说道:“咱们这个方向是城南,我大兄说,城南往东三十里,就是寻常百姓的居所。”

    “就去那里!”

    “去那里干啥?”

    “自然有事。”

    “莫非那里的人都善于庖厨之道,有许多好吃的?”

    易断一脸黑线,这小姑娘,除了吃就不知道别的了吗?

    “去了还能少了你吃的?”易断决定诱骗小姑娘。

    “好耶!”旒歆欢呼道:“走过去太慢了,你等一下。”

    易断狐疑的看着旒歆,旒歆翻手取出一根长长的,如同笛子一般的东西,但是又有些不同,姑且就叫笛子吧。

    她把笛子放在嘴边,顿时悠扬顿挫的笛声响起。

    易断正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一声震天价的嘶吼之声从不知何处传来,猛然间,易断感受到一股洪荒猛兽般的气息,快速接近。

    轰隆!

    易断眯起了眼睛,衣袂飘飞,头发后扬,待他睁开眼睛,一匹神骏的白马正在讨好的舔舐着旒歆的掌心。

    说是马有些不正确,因为那白马长了一双晶莹剔透,散发着莹莹白光的弯曲长角,四蹄不是马蹄,却是四只爪子,爪有五指,鳞片覆盖,尾巴也不是马尾,如同龙尾一般,也有无数白莹莹的鳞片覆盖。

    易断长吸了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道:“龙马?”

    旒歆挠了挠白马的脖子,笑眯眯的道:“这是我大兄送我的十岁诞辰礼物,是极北之地的异种龙马,神奇无比,一日万里,不在话下。”

    那龙马似乎懂人言,闻言骄傲的抬起脑袋,四爪踢踏,龙尾甩的啪啪乱响。

    “走!让小白带我们去。”

    旒歆翻身上马,招呼易断也上去。

    易断还未近身,龙马打了个响鼻,一股热气喷的易断几乎窒息。

    “绝尘,这可是我的好朋友,不要为难他。”

    旒歆安抚着龙马,示意易断没事,龙马绝尘,不会伤他。

    易断尴尬无比,瞅了瞅绝尘的尾巴,想着到底是红烧还是清蒸才好吃。

    绝尘终究是让他上了去,然后仰天长嘶一声,欢快的迈步而去。

    不亏是龙马,不愧是绝尘。

    易断只觉得两边景色如同走马观花,狂风在耳边呼啸,却一点都感觉不到颠簸,只是风有些大,容易迷眼睛。

    绝尘撒欢,风驰电掣一般,不过转眼间,猛地停下。

    易断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地方了。

    眼前连绵不绝的,都是一座座木质结构或者石质结构的房子,甚至还有些是草庐,就那么随意的建造。

    放眼看去,最起码也有方圆四五十里大小。

    这应该是一片庄子。

    庄子外,种植的一片片庄稼,俱都是麻、黍、稷、麦、豆。

    粗壮的麻杆直挺挺的树立在那里,其他作物也整整齐齐,生长的极为繁茂,但是易断看到的人,大多穿着兽皮衣服,甚至不着片缕,仅有一片遮羞布,大多数妇女胸前白花花的两坨肉就那么暴露者,她们似乎根本不在意一般。

    易断倒吸了一口凉气,早就有心里准备的他,没有想到这个时代的人,竟然生活的这么豪放。

    旒歆早就捂住了眼睛,不过从双手指缝间,依旧好奇的观察着这些大夏的子民。

    下了龙马,易断来到了一片麻地前,感慨道:“好东西啊!”

    旒歆打了个呼哨,龙马与她腻歪了一下,转眼就消失不见,不知去哪里快活去了。

    “麻当然是好东西,这可是粮食,我大兄说了,五谷是人生存的根本,岂能不是好东西?这可是老祖宗神农氏从天上盗下来的。”

    易断无语,天上盗下来的,你倒是会给老祖宗脸上贴金,五谷生于土地之上,天上有没有土地都是另一回事,还天上盗下来的。

    “话说咱们大夏,怎么就不用麻做成布料,裁剪成衣服?岂不比兽皮更加舒服?”

    旒歆愕然的看着易断,不解的问道:“粮食也能做衣服吗?”

    易断终于智商上线了,感情这时候麻布麻衣还没出来呢,大家虽然还没到还茹毛饮血的程度,但是对于衣食住行的概念,还没有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大多数人都还是那种能遮羞就行的思想,当然,大夏的贵族高层们,自然是有精美的兽皮做衣服的。

    “好吧!”易断忽然觉得自己有了头绪,意气风发的道:“旒歆,想不想挣钱?”

    “挣钱干啥?”旒歆傻傻的问道。

    “挣钱买好吃的!”

    “想!”

    “那咱们就从麻开始,你我联手,咱们开始挣钱大业!”

    旒歆一脸懵逼的看着易断,眼神中充满了怀疑。

    麻这玩意是穷苦百姓活不下去才活吃一些的麻籽,这玩意满地都是,怎么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