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六章:无耻狄仁杰

第六百二十六章:无耻狄仁杰

        听到崔安的话,崔家家主不由皱眉不悦地问道:“你是做事做老了的,这么简单的事情,有什么不好办的?”

        崔安不由苦笑道:“家主,此一时,彼一时也!”

        “这清河郡最靠得住的十一个人,在蜀王哪里都没有顶住,今天已经被砍掉了脑袋。”

        “蜀王如此残暴,动不动就要砍人脑袋,在这风口浪尖之下,怕是找不到人那!”

        闻听此言,崔家家主也是沉默下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确不错。

        但是有钱也得有命花才成啊。

        如果连小命都没了,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

        蜀王今天当众将十一个泼皮斩首,想必打得就是这个盘算吧?

        想到这里,崔家家主不由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动用家族死士吧!”

        “记住,走出崔家之门,他们就不再是崔家的人。宁肯事情办不成,也不许牵连到崔家身上来。”

        “是,家主!”

        ……

        商人赵六,前段时间,也被害的丢掉了自己的商铺。

        今天看到蜀王当众审案,并且还鼓励有冤屈的人,前去报案,这让他的一颗心,不由的躁动起来。

        有蜀王在,没准真的能伸张冤情,把他的店铺收回来呢?

        赵六动了心思,不由裹了一件皮袄,向蜀王下榻的别院走去。

        不过,刚走出家门的那条街,来到拐角的位置,赵六忽然看到迎面走过来四个人。

        这四个人,穿着寻常百姓的衣着,但是行动矫健,身上露出一种凶悍之气。

        赵六心里一动,这几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平头百姓。

        而更让赵六心惊的是,这四个人,竟然向他迎了过来。

        糟糕!

        这一定是崔家之人,要来杀人灭口!

        赵六心里惶恐,转身就逃。

        但是这四个人,蓄谋已久,哪里会允许赵六逃掉?

        赵六还没逃出十步远,早被四人追上。

        左右两人架住赵六,一柄冰冷的匕首,已经划破他的皮袄。

        森寒的匕刃,正抵在赵六腰间。

        微微的刺痛,让赵六吓到浑身的寒毛根根竖起。

        “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喊,乖乖的跟我们走!”

        “是,是,各位大爷饶命!”

        “闭嘴!”

        “……”

        这四个人,两个人架着赵六,另外两个人,一前一后,转身向一个小胡同走去。

        又是一个拐角的地方。

        他们刚刚拐过来,忽然听到几声细微的破空声。

        嗤!

        嗤!嗤!

        四个绑架赵六的人,身上中箭,四个人,不由一起摔倒在地上。

        不过,他们中箭的部位,多是大腿和胳膊等,并不致命的部位。

        弩箭射击,只是让他们丧失战斗力,可不是让他们毙命。

        “哼!王爷早就料到会有人作怪,早就防着你们了呢!把他们统统拿下!”

        至于赵六,自然也被带了回去。

        到了这种事情,就算他想不报案,哪也是不成了的。

        这些人,自然是李愔吩咐薛仁贵派出来的。

        李愔手里,有哪些破产商人的名单。

        李愔也早已防备崔家会从中捣鬼。

        事实也没有出乎李愔预料之外,崔家果然派人阻拦,然后被料事如神的他,统统拿下。

        至于那些前来告状的人,李愔倒是没有亲自受理。

        作为钦差,也没有事事都需要亲躬的道理。

        再者,人数众多,他也忙不过来。

        只是令人将这些统统记录下来。

        剩下的事情,就是按图索骥,该抓人抓人,该调查调查。

        到了第二日,李愔开始亲自审理这些案子。

        而李愔最先审理的,就是那些破产的商人案件。

        而这一天的审案,让李愔身边之人,对于李愔的敬仰之心,更重了三分。

        原来,还可以这样审案!

        原来,还可以用这种手段!

        这让他们,彻底的有种学到老活到老的赶脚!

        当然了,其实李愔所用的手段并不复杂。

        首先是心理战。

        像是昨日那般,如此硬气的泼皮滚刀肉,在本王面前,也只有乖乖就范的份儿。

        难道你们自认为比他们更强吗?

        还有,哪十一个人,既罪孽深重,又不主动交代。

        所以统统被本王砍头。

        难道你们以为本王的钢刀不利,砍不掉你们的脑袋?

        在这种心理攻势之下,心理素质不高的,基本上就撂了。

        而蜀王的心思又特别细腻,如果敢在他面前撒谎的话。

        他可以通过一点细微的情节,就能够推断出你是否是谎言。

        再者,就是通过多人的口供,纵向进行比较。

        一件事情,只要对不上口供,那么其中,一定有人在说话。

        这其中,还有挑拨离间。

        诱骗和诱导,收买和孤立,种种手段,不一而足。

        第一天的时间,李愔就轻松破获了三件大案。

        三家被逼迫转让店铺的商家,不但如愿的收回了自己的商铺,还获得了朝廷赔偿。

        第二天,就有三家正在开张的大商铺被牵扯到里面。

        通过对他们账房和账目的审讯,查出他们偷税漏税的情况。

        甚至,这三家都不能说是偷税漏税了,而是直接一个字儿的商税都没有缴过!

        这足以证明,清河郡的商税部门,出现了严重的渎职问题。

        所以,李愔直接籍此由头,将商税部门的头目统统拿下。

        非但如此,李愔还将每日的案情,全部公示。

        让所有清河郡的百姓,都能看到。

        到了此时,崔鹤不由哀叹一声。

        清河郡商税部门,算是完了!

        并且他们没有丝毫的办法可施,因为一切,都尽在蜀王掌控之中。

        至于哪三家商家,因为牵扯到案情,还设计漏税,店铺被封存,财产直接充公。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每一天,案情都会有进一步进展。

        每一天,都能够发现更加严重的问题。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整个清河郡的问题,才彻底结束。

        而整个清河郡的大小官吏,从上到下,几乎被一网打尽。

        并且是证据确凿,无可抵赖。

        这些官员,被统统押送进京,等候皇上发落。

        填补他们空缺的官吏,也迅速调集过来。

        清河崔家,因为首尾处理的很好。

        哪些大商家,虽然受到惩罚,但是没办法追责到崔家头上。

        反而那些交税的商家,基本上都是和崔家直接挂钩的商家。

        虽然他们也有一定程度的偷税情况,李愔并没有重罚他们,只是责令他们补足税收和罚款了事。

        但是实际上,好多被李愔查处甚至直接抄没的商家,都是崔家暗中的产业。

        这一次崔家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尤其是清河郡从上到下的官吏,他们不是崔家嫡系,就是被他们收买过来的。

        而现在,几乎被蜀王一次撸了个干净。

        这一次空调过来的官员,和他们崔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崔家想要再次收买他们,又不知要付出多少金钱和时间代价。

        问题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朝廷的目光势必都被吸引到这里。

        他崔家,还能像以前一样,在这里只手遮天吗?

        清河郡的案情以及处理结果,被传告天下。

        这一次,清河郡漏掉的商税,足足有二十六万贯钱!

        这个数目,可是比他们上缴的税收,要多出四五倍的数字!

        几乎所有郡县的官吏,都被吓出一身冷汗。

        蜀王,真的是太凶悍了。

        清河郡,可是清河崔氏的大本营。

        他们的手脚,难道会比他们做的差吗?

        然而就连他们,都逃不过蜀王的手掌心啊!

        他们,怕是更不行了!

        而接下来,蜀王马不停蹄,继续再下一个州县,再次大展身手。

        这一个州,其郡守也是隐报瞒报,试图瞒天过海。

        不过,他们的手段,比之人家清河郡,可就差了许多。

        蜀王李愔,直接拿来从铁道部,还有货运站哪里,拿到的运输数据。

        根据这些数据,就可以推断出,他们到底偷了多少的税。

        然后,这个州的商税官员,依然是从上到下,一撸到底。

        至此,整个大唐的州县官吏,真的是害怕了。

        这蜀王,当真是慧眼如炬。

        所有的技俩,在他面前,根本就无所遁形。

        而此时,皇上下了一道旨意。

        所有的商税官员,只要能够补足差额,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如果有冤假错案,只要如实上报,也可以争取宽大处理。

        只要不是故意伤天害命,至少还能争取一个降级使用的宽限。

        但是如果顽抗到底,哪就不好意思,到时候,就只能劳烦蜀王,亲自到他们的治地走上一趟了。

        而皇上又接受了蜀王提议,在各州县,设置信访办。

        信访办直属于信访部,而信访部,只对皇上一人负责。

        这信访部,并没有实权,也没有干涉地方政务的权利。

        但是他却是可以,将百姓的冤屈,直接上达天听。

        信访办,可以说是一个用老百姓来监督百官的一个部门。

        但是这个部门,本身并没有实权。

        可以说,它就是一把选在哪些贪官污吏头上的一柄巨剑。

        信访办的成立,对哪些朝堂上的官员来说,可以说是神来之笔。

        皇上对蜀王的这个提议,更是赞不绝口。

        当然了,实际上,只有李愔自己才知道。

        再好的政策,再好的部门,如果属于管理,没有监督没有制衡的话。

        最终都只会流于形式。

        但是监督部门本身就是问题症结所在。

        监督部门本身,就是一个超然的所在,又有谁来监督他们呢?

        再设置另外一个监督部门?

        但是新成立的部门,同样失于监督。

        这个问题,到后世都没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更不要说在此时的大唐了。

        李愔相信,用不多少年,信访办只怕就会被当地官员收买,沦为摆设。

        不过在信访办刚刚成立初期,却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信访办的官员,可是直接对上司,对皇上负责,自诩为天子门生。

        哪叫一个刚正不阿,让所有的地方官,无不惧怕他们。

        也正因为信访办的成立,使得管理商税的官员,好多都选择了自首。

        反正皇上说了,自首之人,都能争取到宽大处理。

        一直到年底的时候,补充上来的商税,被运送到了京城。

        补充上来之后,经过核算发现,今年的税收,是去年的两倍还多,几乎达到了三倍的程度。

        而因为信访办的成立,底层的官吏,一下子都老实了许多。

        伸手吃拿卡要的现象,至少减少了九成。

        而对那些商人来说,减少了这些支出,虽然商税重了两倍,但是他们的支出,反倒是减少了许多,他们的利润,反倒是比往年更高。

        而他们的地位,却是实实在在的提高了。

        这也导致,商税虽然提高了,但是整个大唐的商人。

        对商税的改革,非但没有诅咒怨恨,反倒是变的极为拥护起来。

        至此,蜀王开展的第一项变革,取得圆满成功。

        ……

        不知不觉中,一年时间又要过去了。

        不过这一次的新年,他们就要在长安城中度过了。

        对那些在益州出生,一直在益州长大的小家伙们来说,一时之间,还真的很不适应。

        不过,小孩子都贪玩。

        在李愔每人都给他们送了一件玩具之后,他们就开心的不得了。

        再也不提要回益州过年的事儿了。

        李愔送给他们的,是每人一辆电动玩具汽车,可以遥控的那种。

        然后,李宝玉这家伙,正带着小石头在外面玩儿。

        李宝玉手里拿着遥控器,遥控着汽车前后左右的乱跑。

        旁边围了一圈儿的小朋友,看到这么好玩的玩具,都羡慕坏了。

        口水直流,纷纷问李宝玉,这玩具是从哪里买来的。

        李宝玉不由得意洋洋地说道:“这玩具,是我爸爸送我的,外面才买不到呢!”

        “哪,能不能也让我们也玩会儿啊?”

        李宝玉停着胸脯,骄傲地环视一周,然后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马上指着她说道:“喏,这个小娘子,倒是可以的。至于你们,以后再说吧!”

        那个小姑娘马上惊喜地问道:“真的吗?我真的能和你一起玩儿吗?”

        李宝玉嘿嘿一笑说道:“当然是真的啦!来,来,等小石头下来,你就可以坐上去试试啦!”

        结果就在此时,一个路过的青年,看到这遥控电动汽车,不由被震惊坏了。

        然后,居然趁人不备,跑过来,嗖地一下就从李宝玉手里抢走遥控器。

        然后跑到停止下来的电动遥控汽车面前,将小石头抱出来,抱着电动遥控汽车就跑。

        小石头和李宝玉,都被吓的哇哇大哭。

        负责小时候和李宝玉安全的几个侍卫,也被吓了一跳,他们也没料到,在长安,居然有人如此大胆。

        刚才只是疏忽了一会儿,居然就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幸好两个小主子没事,如若不然的话,他们真是死不足惜。

        他们拦在小石头和李宝玉身边,唯恐有人对他们不利。

        小石头还哇哇大哭着要他的玩具电动汽车。

        不过那几个侍卫,怕两个小主子出事,连忙先将他们送会府里。

        当李愔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鼻子都快被气歪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

        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在大唐,他蜀王不去欺负别人,别人就该偷着乐了。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欺负到他头上来了!

        李愔怒了,连忙派人去追查真凶,务必要将人抓捕归案。

        蜀王府的两位小公子险些出事,这件事情,一下子惊动了整个长安城。

        在快过年的时节,居然有人敢动蜀王府公子,他们这是没死过吗?

        然后,整个长安城的城防,都被惊动了。

        他们现在简直恨死那个凶手了。

        如果今天不能抓到那个凶手的话,只怕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幸好,那个凶手似乎是个笨贼,竟然并不知道掩藏痕迹。

        很快他们就按图索骥,按照路人的指点,找到了凶手的下落。

        那个贼人,最终居然去了科研部。

        既然找到地方了,哪事情就好办多了。

        不过,科研部这个地方,可是直属于皇上的独立部门。

        就算追查到了科研部,他们也不敢擅闯啊。

        最终,他们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蜀王李愔。

        李愔直接带人闯入科研部,并没有人敢前来阻止他。

        在科研部内,李愔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贼人。

        那个贼人,李愔还认识,居然就是他的弟子狄仁杰。

        等李愔赶到的时候,狄仁杰正拆掉了遥控器,在进行好奇的研究。

        嚯!

        合着这就是个抢小孩子玩具的怪蜀黍啊!

        他根本就是冲着遥控玩具汽车来的。

        看到狄仁杰眉头紧皱,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李愔真想把他一拳放倒在地,狠狠摩擦。

        有点大人样行不?

        居然出息到抢小孩子玩具的程度了?

        真想看的话,不能向师傅直接要吗?

        李愔板着脸问道:“就是你抢了我儿子的玩具?把他们吓的哇哇大哭?”

        听到李愔说话,狄仁杰这才发现李愔的存在。

        狄仁杰不由满脸羞愧地说道:“师傅,弟子当时注意力全都放在玩具汽车上了,一时没认出来,那是师傅的儿子。”

        李愔黑着脸问道:“哪你认识他们吗?”

        “额,这个,咳咳,不认识……”

        瞧瞧,这都说的是人话吗?

        作为本王的弟子,居然连本王的儿子长啥样都不认识。

        可见平时这个弟子登门的次数有多少了!

        这几年,狄仁杰可并没有在益州待着。

        而是因为研究新型战车,被借调到了长安这边。

        而这几年的时间,这家伙轻易是不会登门的。

        李愔是越想越气,越想越火。

        “瞧瞧,瞧瞧你,连为师的儿子都不认识!你这是上去就抢啊?”

        “再者说了,就算不是为师的儿子,是别的小孩子哪也不成啊?”

        “哪有抢小孩子东西的?咱还能要点脸不?为师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一席话,说的狄仁杰脸色通红。

        “师傅,我这不是看到这遥控汽车,感觉到十分好奇吗?徒弟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这么个小玩意儿,到底是怎么才完成遥控的!”

        李愔不由怒道:“你觉得,这种连你都没见过的,都搞不懂原理的东西,谁才能拿的出来?”

        “就问你整个大唐,还有谁?你想看,完全可以直接问为师要吗?至于的去抢?”

        狄仁杰嘟嘟囔囔地说道:“徒弟这不是怕师傅不给嘛!”

        李愔更来气地说道:“在你心目中,为师就是这么小气的人吗?一个电动遥控汽车都舍不得给你?”

        狄仁杰畏畏缩缩地说道:“可是,师傅以前的照相机,还有那种很薄的那种能够播放的东西,师傅就从来都没给我看过啊!”

        嚯!

        这家伙居然还挑上理了?

        李愔不由没有好气地说道:“你以为是师傅在藏私吗?那是因为那个时候,就算给你看了,你也根本就掌握不了。”

        “就拿这个遥控器来说吧?你以为这很简单吗?你首先要掌握三极管的能力,里面还要有转换器,信号发送器,信号接收器。”

        “等等等等,这都是一些很复杂的东西,就凭你们现在的科技水准,暂时根本就没办法制造出来。”

        听到李愔的话,狄仁杰沉默了片刻之后,然后问道:“哪为什么师傅,能够制造出这么先进的东西来呢?”

        李愔也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因为我是你师傅!我问你,别说是这个电动玩具汽车了。就是师傅最早制造出来的火车,就凭你们现在的科技水准,能够制造出来吗?”

        狄仁杰不由摇了摇头。

        没错,现在就凭他们的能力,其实是完全能够制造出蒸汽机火车头来的。

        但是想制造的像李愔拿出来的那么精美无暇,速度能达到这种高度的火车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火车头,师傅可是实实在在的,早在十几年前就拿了出来。

        但是他们依然制造不出来。

        想到这里,狄仁杰不由有些泄气。

        然后,狄仁杰不由对李愔说道:“师傅,对了,我在长安这边的研究,已经结束了。”

        “等过完年之后,我就会回益州去。这一次,益州那边,已经研究出了电视机。并且,他们已经将样品送了过来,想让师傅给些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