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与大明同行在线阅读 - 第0042章 落魄书生

第0042章 落魄书生

        看来祝友涓是找到韩氏了,朱植便走进庄院,十名侍卫一个不少都在这儿,祝友涓却没理会这些侍卫们,示意朱植跟着进去,到了里屋中院,角落处一株正含苞怒放的梅花树下,一名头戴方巾的青袍书生正拈花轻嗅,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目光有些放肆无礼地细细打量。

        朱植有些惊讶,转头问道:“此人是谁?”

        祝友涓有些不满地冲那书生招了招手,只好躬身抱拳回道:“回殿下,这位先生名叫薛整,本是东昌府高唐州童生,因屡试不第,连个秀才也没考上,是以再无心科场,想到齐王府谋个职事却没成功,卑职见王府缺人才便先聘用,不想此人颇为机变,之前找到韩氏多赖这位薛先生出谋划策。”

        “哦?竟有此事,这么说你是想举荐他喽?”朱植大为意外地转头看去,那书生不但长得肤色黝黑,脸上皮肤还有点粗糙白麻皮,看起来有三四十岁了,一双细眯着的眼睛简直像是刀子割了个缝,看不到眼珠,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这副尊容难怪考不上秀才,大概就是个落魄书生。

        那书生对朱植上下细看个不停,闻言便躬身执礼道:“学生正是薛整,这厢有礼了,不知辽王殿下可能赏碗饭吃?”

        “本王的仪卫副对你颇为赞赏,看来你是个人才,如果你只想混碗饭吃,没有其他的志向,那可以去王府的一些作坊产业管管事,养家糊口不成问题。”朱植出言试探道。

        薛整笑道:“呵呵……殿下说笑了,做个作坊执事这不是大才小用吗?学生自认虽无经天纬地之才,但要说治理州府、刑名狱讼却是不在话下,便是钱粮度支、审理财计事也能做得,不过这些只是学生以前感兴趣的……”

        “哦……那如今你感兴趣的是什么?”朱植有些好奇,想着这个薛整也有一把年纪,人生阅历丰富,应该不是在自吹自擂。

        薛整却故作神秘地反问道:“据学生所知,王府属官应该不少,可殿下还要另外搜寻人才,那殿下的志向又是什么?”

        “本王已身居高位,哪还有什么志向,当然是做好当前份内的事,这便是尽忠尽职了!”朱植心里暗骂,这家伙这么问简直有点诛心啊。

        薛整却正色道:“有道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如果殿下这么想,不说将来会怎样,此番回京恐怕就会遇上麻烦。”

        “此言怎讲?”朱植有些疑惑,难道这家伙已经知道自己与燕王的一些矛盾,听说八九月时,诸王都回京贺老朱生辰,此时燕王应该已经回了北平才是。

        薛整却低声道:“学生与一京中好友通信,言辞间有谈到,燕王此番回京被今上怒斥,至今未准其回北平,那么殿下到京,少不得与燕王打交道,那么可打好腹稿如何应对?”

        “这么说来,你倒值得本王尊称一声先生了,那便请薛先生随本王进京一趟,至于以后怎么用先生,依形势而变,如何?”朱植这话也算是表明了自己并非什么想法都没有,同时态度也诚恳了一些。

        “依形势而变?好!”薛整似乎对这句话颇为满意,咧嘴一笑满脸喜色,顿时眼睛就眯成了两条弯线,有些感慨地自语道:“其实啊!如此强行为之,天下有识之士都有些悲观了!”

        朱植笑了笑,就当作没听到。之前让郭铭、丘世明两人招揽些人才,已经带了十几个回广宁,朱植没空见他们,可考虑到山东的水太浑,再让祝友涓待在这边不合适,便让他带那一总旗人手,与这十名侍卫一起去城内客栈接替那围子手百户,事后随着回广宁。至于这薛整,自然是带去南京了。

        再上路之后,朱植便没与郭钏同乘一车,而是带着薛整,两人一路畅谈,倒让朱植对大明各地的情况有了更多了解。原来山东青州、莒州、蒙阴,湖广襄阳府陨西、房山,浙江与福建相邻的山区一带都有很多洪武初期义军残部逃民,官府既无法剿灭,又屡次招抚不顺,一直拖延。

        朱植就算知道也没什么办法,这些都轮不到他管,胡乱上奏还会得罪朝中官员,闻听大明各种政策弊端,空自唏嘘不已,如此倒也不觉得旅途枯燥。

        到济南后因为郭英在前面走了,已让山东官府给朱植调集了二百料和四百料的漕运黄船,这下朱植也不用派人去找船,直接走大清河转入运河一路南下。

        船队张帆顺风航行一天就是两百多里,若不是运河上船只众多,夜间行船容易相撞,否则从山东到南京一天半就可以到,仅白天赶路也只用了三天。

        船厂队过狮子山下,江岸边的龙江船厂外船坞码头上停泊着成片的各式舰船,真正是桅杆如林,铺天盖地。不过朱植的漕运黄船却没在此停留,而是转入扬子江,再入内城墙外的秦淮河到聚宝门码头泊船,由李子明雇佣来车马队,率围子手们转载货物一路由古御街到皇城西南侧的长安街,过会同桥就是鸿胪寺边上的会同馆了。

        倒不是因为住会同馆免费提供食宿,而是藩王进京的潜在规则,如果可以,朱植当然不想住在皇城附近人多眼杂的地方,而且会同馆内常住有一些外番进贡使者,一不小心会惹出事端。

        不过李子明提前去登记顺便询问了管事的官吏,燕王朱棣并没有住在会同馆,而是住在大功坊徐达府邸对面,也就是夫子庙附近的燕王旧府,而徐达府邸就是后来的瞻园,老朱未称帝前的吴王旧府,与夫子庙一坊之隔。

        朱植身份尊贵,会同馆管事官吏可不敢怠慢,特地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大四合院供朱植及一众随从暂住,战马则拉去马厩,有专业的马夫照料。

        朱植刚安顿好,一阵悠扬的钟声传来,皇城各衙署的官员们马上就要下值了,朱植赶紧让徐元炳与会同馆大使(正九品)一起去兵部递上军功表奏,顺便去宗人府递上帖子报个到,并呈上王府工程营建进度及一应的图纸。

        另外再派李子明携带王府四护卫军籍名册和驻地情况上,以及增设备倭卫所草案交到左军都督府,因为辽东都司是左军都督府直辖小军区之一。至于老朱什么时候召见,是否准许上朝就不知道了。

        此时的兵部尚书是茹瑺,为人比较严肃方正,应该会按时把奏表递进宫。至于宗人府,宗人令是秦王,左宗正是晋王,右宗正是燕王,但其实只挂名不怎么管事,主要是其下辖的经历司经历负责日常,这基本上是个闲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