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民国草根 > 第五十三章 挣钱啦!
    早起出现的这第一波客人,通常是不会住店的。

    他们匆匆而至,因为邵满囤的茶棚而停留,却只是将其当做了一处暂时落脚休憩的地方,最终还是会匆匆的离开。

    大车店的生意,依然是一单不曾做出。

    但是邵满囤却不见任何的慌张,只是坐在已经空置下来的茶棚之中,等待着下一批……或是成群结队,或是零星孤单的赶路人,停在自己的面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日头开始有了垂落的意思。

    当阳光将影子拉扯成了一条长长的弧度的时候,再出现在这个三岔路口上的行车人,在看到了路边的这个小茶棚的时候,脸上就有了惊喜的神色。

    “哎呦,店家,赶紧给我来上一碗儿茶。”

    在这个时候赶路的脚夫,车夫亦或是买卖人,已经做好了路上用饭,连夜赶路的准备了。

    能在原本空无一人的道路边儿上看到一处落脚的地方,这些人的脸上都添了几分喜色。

    茶棚子中因为一直燃着炉火的缘故,温度不低。

    几个零散的客人,将车子停妥当了,弯腰就钻进了茶棚。

    跟茶棚子中年轻的过分的主人买一碗热茶,瞧瞧手中准备的冷硬的干粮,再瞧瞧茶棚中对外贩卖的松软热乎的饽饽,那稍微趁手点的客人,自然也就有了自己的选择。

    就着茶客们最放松的时候,正是邵满囤开始卖力的推销大车店。

    待到这些人吃完了茶,也搞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在这里的不远处,有一家可以落脚地方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在一个累的睁不开眼皮子的赶车人先行查探过之后,他们这些人里真就有几人往初合盛的所在行去。

    这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让初合盛的第一日营业,迎来了开门红。

    邵满囤送走了因为急事儿不得不继续前行的茶客,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都掩藏不了了。

    他看看天色,觉得尚早,就决定了要在这里多待一些时候,也能为铺子与大车店多招揽一些生意。

    想到这里,邵满囤就先去炉子上瞧了瞧火。

    确定了一旁的水桶中,还有能再烧一大壶的水量了之后,才踏踏实实的开始清点今日的收入结余。

    原本被他塞在怀中的钱袋,因为已经鼓起来的缘故,已经被他从怀里掏出来挂在了腰间。

    邵满囤找一处茶棚深处相对隐蔽的地方,就将这个袋子给解了开来。

    ‘哗啦啦……

    叮咚,叮咚……’

    这是铜板碰撞的声音,在邵满囤的耳中,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美的乐章。

    他的眼睛闪闪发亮,盯着这些黄色的钱币,一个,一个,数的仔细。

    黑面饽饽与三合面的窝窝卖出去了三十个,香甜的大碗茶,托第一波客人的福,也卖出去了二十大碗。

    对于一个只是过路的茶棚来说,着实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了。

    就在邵满囤盘算着今日的成本与最终的净收入的时候,一声超级大的招呼音却在茶棚外响了起来。

    “小二,店家!嘿!有人吗?”

    “这什么时候支起来一个茶棚子了。”

    在邵满囤惊醒,迅速的将钱收回到口袋中的时候,声音的主人已经带着一大批的人,哗啦啦的拥入到了他的茶棚之中。

    ……

    “嘿!是你啊!”

    “怎么?这茶棚是你开的?这不会也是我初家的生意吧?”

    人没到,声先至的,正是初家的三少爷,初邵民。

    大概是前几日骑马磨破了皮儿,没忍住疼,初邵民今天是坐马车出来的,自然在装束上也有些不同。

    也许是邵满囤的视线在初邵民的身上停留的太长,这位自尊心莫名的旺盛的少年,就替自己解释了起来。

    “哦,你瞧的我这身衣服啊,嗨,这是父亲给我寻得裁缝做的。”

    “非说,新民国了,文明人都这么穿。”

    “我就觉得,不够洋气时髦,没一点先进文化的影子。”

    可是这身衣服在邵满囤的眼中,好看的不得了。

    因为这是一身立领的薄呢子的便装。

    若是他再有点见识的话,就会知道,在学校和政府机关当中,有不少人都会穿这种款式的便装。

    而它还有一个十分好听且取自于大总统的名字……中山装。

    于是认为它十分得体好看的邵满囤就赞了一句:“好看!”

    听得初邵民是心花怒放,凑到邵满囤的身边,一屁股坐了下去:“嘿,你在干嘛呢?”

    在瞧见了邵满囤手中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钱袋之后又说:“咦,数钱呢?你撑起这个买卖一天能赚多少钱呢?”

    说完就特别好奇的盯着邵满囤,等着对方给自己一个答案。

    这也没啥好隐瞒的,邵满囤还存了点炫耀的心思,就带着点小兴奋的与这位看起来比他小上一两岁的少爷说了一下。

    “今日里赚的着实不算少,足足有四十多个大子儿呢。”

    “刨去原料柴火,足能赚上二十个钱儿。”

    “这还是头一天,若是这茶棚打出名声了,一天百十来个大钱,就跟玩儿一般的赚了。”

    听得对面的三少爷一噎,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看人的眼光了。

    这就是以后能挣大钱的豪商苗子?

    百十个钱儿不才一角钱?

    他的军饷若是要靠这个小子来资助,他的军队怕都是要饿死了。

    就在这三少爷被这钱数惊的沉默不语的时候,邵满囤却是开始收拾这要撤走的茶棚子,顺嘴还问了三少爷一句:“少爷真是辛苦呢,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外边练兵。”

    被这么一夸奖的初邵民又再次的精神起来,仿佛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一般,又自我夸耀了起来:“嗨!我爹原本是不打算让我出来的。”

    “还不是最近咱们鲁东地界发生了几件了不得的大事儿,他这才觉得民团巡逻有了必要了吗?”

    “不是我说啊,老爷子还以为现在跟前朝一样,自己说句话在这山东省的地界都有用啊?”

    “他那是做梦呢!现如今管你是世家大族还是当地豪绅,都没有手里握着枪杆子有用。”

    “就前一阵,你知道济城的张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