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476.三年消逝,回归阴间4

476.三年消逝,回归阴间4

        游戏的天空被撕裂了。

        显出逐渐扩大的黑洞。

        洞的边缘爬着血淋淋的恶鬼,正在加速撕裂一切。

        这“完全不属于游戏内力量”的黑洞正吞噬万物。

        峡谷化作了二维的画,向着洞里而去。

        附近的玩家无法稳住身型,也被吸入。

        如今这黑洞的中央却对着夏极笼罩而下。

        最强的吸力!!

        项惊元哪里还是原本模样,它全身燃烧着罪业的血红,无数恶鬼组成了他的躯体,而这些躯体正在膨胀,就如鬼潮在涌动,而除却一双冷静无比的瞳孔,再无其他。

        那一双瞳孔能审判世人,能一言定罪,一言超生。

        黑洞扩散。

        附近的玩家已经有不少被吸了进去,闷哼都没发出,就是直接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都彻底消失了。

        越来越多的玩家被吸入。

        那引力化作了镣铐,锁着了少年。

        夏极手中本来攻向项惊元的刀一个横扫,挡住了两名绝世强者的进攻。

        君长生与崔邪似是早有预谋,两人配合默契。

        缠斗在他身侧。

        刀光剑影。

        在绝地里交错。

        夏极余光扫了扫天空。

        一眼就洞悉了。

        这不是人类。

        也不是普通咒怨。

        恐怖的威压。

        阿鼻地狱的罪业火焰。

        而且这种躯体的构成,他已从黑阎罗知晓:

        这是的移动地狱。

        如果移动监狱就是阎罗的特征,那眼前这位也是阎罗!

        这一刹那。

        脑海里一幕幕闪过。

        圣姑被人指示要爱上自己,透露神道门君长生在背后主使一切,这是让自己憎恨正道。

        然后把自己拉入阵营选择。

        随后圣姑则是带自己见到了崔邪,在秘境里,孟婆更是对自己千依百顺,说放人就放人,毫无二话。

        这是让自己松懈。

        生出自己确实是在度假。

        一切不过是游戏的假象。

        有着孟婆的庇护,这里就是阴间的主场,而自己身为阴间的导师,在此处是可以任意妄为。

        一切的争斗只不过是游戏里的正邪之争。

        是君长生和崔邪的明争暗斗。

        而如果那有着“小宁,元妃”些微特征的女人真的与自己生出纠葛,那就更好了,更让自己投入了。

        随后,则是进攻邪龙神。

        羽公子似乎只是以“嫉妒”为动机,对自己发动了现实中的攻击,可是以一个高位者的身份,他不该不藏在幕后。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被人指使,所要的就是自己进入游戏里对战他。

        然后自己果然进入了游戏。

        一切都还是游戏的范畴。

        自己轻松的战败了羽公子。

        然后羽公子身后,另一个游戏里的人物战神殿殿主项惊元出手对付自己。

        另外两大神话级高手也同时出现。

        一切都如此正常。

        都不过是让自己度假的“正邪之争”,都不过是游戏里游戏外的“好强斗勇”。

        阴间偏向自己。

        自己战无不胜。

        一切都如此正常。

        可...

        就就在这样的时候,项惊元却忽然变得不是项惊元,而成了一位神秘的阎罗。

        这阎罗,对自己直接进行了吞噬。

        一切如此意外。

        兵者,诡道,能而示其不能,用而示其不用。

        对战,搏杀...

        亦是如此。

        温水煮鱼,将夏极引入了一个误区,然后再在揭开底牌的那一刻,直接动手,图穷匕见,是大恐怖。

        只是...

        阎罗为何要吞夏极?

        因为夏极不同?

        魂的变强方式很简单,在极北的世界就早有暗示。

        只有两种:

        适应,或者吞噬。

        适应了某种恐怖的环境,你的魂体自然会随之变化。

        吞噬了其他灵魂,你的魂体自然也随之变强。

        如今。

        这阎罗将大嘴吞向了夏极。

        崔邪,君长生两人面露狂热,施展着毫不顾惜自己的打法,似乎想与夏极一起被吞下去。

        嘭嘭嘭!!

        刀剑之声,连绵不绝。

        天已倾倒。

        而一道彩色光华却已经覆盖了出去,似乎想弥补那天空。

        只是之前的攻击,以及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弱势累积,已经让龙神被置于一个“被削弱”了许多的地步。

        她的力量堪堪化作光罩,挡在了之前攻击她的玩家的身前,使得他们不会被那黑洞吸入。

        世界在崩塌。

        除却舞台中心的三人,以及一张巨口。

        再无其他。

        引力强大。

        终于。

        崔邪身形上升,被吸入黑洞,只是那目光却充满了满足。

        很快,君长生也是被吸入其中,在罪业火焰里露出微笑。

        只剩下夏极了。

        龙神金发弥漫,每一根头发都流淌着星彩,全身肌肤都在覆盖鳞甲,变黑。

        白衣化黑。

        她伸手,那五彩的光华向着夏极遮去。

        她不会眼睁睁看着夏极被吞噬。

        然而忽然...

        一阵密集而强大的攻击从她身后传来。

        “杀了她!你们看,她黑化了!她一定是想把我们困在这彩罩里,然后杀了我们!”

        “杀了这邪恶龙神,拿宝物!”

        “杀!!杀了...我们就可以也获得这样超凡的力量了!”

        “富贵险中求,谁不求谁是傻子!现在真是她虚弱的时候!”

        “先下手为强!”

        几块阵地的玩家忽然发动了突袭。

        突袭从龙神背后,身侧纷纷攻击而去。

        五彩的气罩里,浮起了一团又一团炸开的能量。

        龙神释放了力量来庇护一切,她周身的防御虽也不俗,但再也无法抵挡这些攻击...

        内外交加。

        外有阎罗的吞噬,内有疯狂的攻击。

        小女孩张大了眼,有些不明白,有些疑惑。

        她和夏极还是组队模式。

        所以,她问了句:“为什么他们要打我?”

        夏极黑发被恐怖的力量吸引而上,他双手握着手杖,镇压在这已经化作了虚空的“游戏毁灭的世界”。

        他悲哀的回了句:“因为他们要刷怪,在他们眼里,这只是游戏,而你只是boss。”

        “咳咳...可是这不是游戏。”

        嘭!

        彩色气罩碎了。

        “杀了她!”

        “快抢boss!”

        一些丧心病狂的玩家继续攻击,剩余的玩家想要阻拦,却也是来不及了。

        数十万玩家全部浮空,连同那面色苍白的龙神。

        但夏极一探手,紧紧拉住了龙神的爪子。

        “你真是个笨蛋。”

        “有些事情都是注定好了的...不是嘛,夏无极?”

        龙神露出虚弱的微笑。

        夏极把她往下狠狠一拉,因为力量的反冲,他向着天空那阎罗的巨口直射而去。

        “不是要吞我么?吞啊!”

        轰!!

        恐怖的能量威压散发而出。

        完整的灵魂体顿时释放而开。

        灵魂体背后...

        是一团白茫茫的光海。

        海洋里,巨大的身形若隐若现,黑发如金瞳长蛇,覆盖数十里。

        右手抬起,居高,当中。

        于天心。

        便是一方灰蒙蒙的世界。

        这世界的掌心骤然一紧,灰色粉碎了,成了宇宙未开前的混沌。

        这混沌化作了一只难以形容的拳头。

        “吃啊!给我吃啊!”

        拳头向着撕裂的天空轰去。

        罪业的火焚烧而起。

        但夏极又有何惧?

        这里...可是人间啊!

        他仰起头,狞笑着望着天空同样俯瞰而下的眸子。

        嘭!!

        下一刻。

        巨口吞下了夏极。

        但...

        再下一刻。

        外裹金色龙气的拳头,已经撕裂了黑暗,这恐怖的黑洞后钻了传来。

        在人间。

        龙,就是比魇强大。

        想杀我,你来错了地方!!

        一拳。

        龙气。

        混沌。

        轰爆阎罗!

        罪业火焰溃散,恶鬼仓惶。

        而还未被吞噬入黑洞的玩家又纷纷落向了地面,劫后余生。

        黑洞急剧收缩,化作一个裹着罪业红袍的模糊人形。

        冰冷威严而带着诡异的声音响起。

        但只有夏极能听到。

        “堂堂鬼差,居然是龙?哼...哈哈哈!”

        红袍里的模糊人影丝毫不畏惧,只是静静浮空,以戏谑的眼光俯瞰着夏极。

        夏极戴上礼帽,静静问:“阎罗么?”

        “第九殿。”模糊人影回答着,语气轻松,“你已经失败了。”

        “你并没有吞了我。”

        “可你却暴露出了自己龙的力量,白阎罗如此帮你...她求什么,说出来吧。

        你如果想杀了我,在人间你自然有这样的力量。

        但对我而言,死亡不过是沉睡片刻。”

        “是么?”

        夏极忽然飞身而起。

        “有用么?”

        第九殿阎罗嘲讽着,他周身的火焰扩散,层次分明,无穷无尽,每一层红色里都藏着冤魂恶鬼,攀爬在烈焰的尖头,在罪业的火底。

        夏极背后虚影重新浮现。

        光明的海洋,巨大的身型,覆盖的黑发。

        而这一次,那光海里却探出了两只巨手。

        手掌抓着自己身躯的嘴唇猛然撕开。

        哧哧哧...

        绸布撕裂,钢铁撕裂的声音...

        夏极。

        阎罗。

        交错。

        而撕裂的巨口猛地吞下了罪业火焰中心的第九殿阎罗。

        咀嚼都不咀嚼,就直接咽下!!

        瞬间...

        恐怖的毁灭性的伤害在他腹中传来。

        一阵又一阵的死亡波动,此起彼伏。

        夏极直接将“真气兑换天赋”打开了。

        所有的罪业之火,所有的冤魂恶鬼,甚至咒怨,全部成了他的养分。

        而不死的第九殿阎王则成了永动机,无时无刻不在为他提供真气。

        只是他的躯体...

        却因为阎王的恐怖力量,而开始变得扭曲而畸形。

        而且似乎还是不可恢复的...

        嘭。

        黑色礼帽的少年从半空落到地面,他身后浮现的躯体藏在光明里,在开始向着真正的不可名状发展。

        夏极优雅的舞了舞手杖,低头望着面色苍白的龙神,温柔地伸出手。

        他的躯体在发生诡异而可怖的变化,但他并不觉得疼痛。

        这下真的好了。

        他的躯体已经真的不是人了。

        一旦召出本体,本体就是一个腹中藏着不死不灭的第九殿阎罗的超级怪物。

        真气在飞快增长,而状态之中“祖巫之体:烛阴”也开始有些模糊,似乎要幻变成另一种存在。

        祖巫之体依然还在“襁褓”之中。

        他吃了些奇怪的东西。

        这即将诞生的“躯体”自然也会变得奇怪。

        龙神握住了他的手。

        只是仰头看着他身后,那已经被藏匿回了灵魂里的躯体,怔怔发呆。

        忽然,龙神说了句:“你身上的气息...忽然好讨厌。”

        夏极愕然。

        龙神是有啥说啥,真正的童言无忌。

        他忽然有点心碎,却反而是微笑了起来。

        然后彬彬有礼地说了句:“我走了。”

        虚弱的小女孩仰面问:“你去哪里?”

        夏极思索了下,微笑道:“我看着蜻蜓在春天时候飞起来,但到了秋天就会跌落到草丛里,冬天会被大雪覆盖住,现在是冬天了,蜻蜓死了,就只能坐在凳子上看雪了。

        现在,我也觉得这世上的一切也许都有着开始与终结。

        无论做什么,其实都不会改变有些注定的宿命。”

        龙神愕然...

        这是她说的话。

        她想争执。

        但夏极已经消失了,他微笑着退后,挥手道别。

        再睁开眼,却已经在车内。

        全息眼镜的镜面有些碎成了蜘蛛纹,夏极随意丢在一侧,看也不看。

        拧动钥匙,车里响起了摇滚的音乐。

        他探头往后看了看,后座位上有一瓶洋酒。

        取来。

        少年拧开瓶盖。

        忽的...

        远处的街道响起尖锐的鸣笛声,似乎是有关部门在忙碌。

        是啊。

        他们真的是有的忙了。

        夏极打开车门,门外,是孤独落雪的天空,是几点灯火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