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443.月神(7/7)(7更求订阅!)

443.月神(7/7)(7更求订阅!)

        大宗师白袍如雪,刀光也如雪。

        在这一念里,她的刀已经从最好的角度斩了出去。

        她的刀随时在变,随时一往无前,随时充满了全部的力量,又随时可以变幻斩击。

        这是技艺的巅峰,是老师的遗作。

        寒蝉决定把老师的技艺发扬光大,等到稳定了,她就开宗立派,让老师能够名扬千古,如此也不负老师。

        那南天门女弟子是愣住了。

        瞳孔里,前一刻还飞扬跋扈的师兄的躯体一分为二,断成了两截,血淋淋的肝脏,碎肉悬挂而下。

        她吓得愣住了,完全忘记了自己其实超强。

        这是心性的问题。

        天宫的通玄是由玄气直接养出来的,他们的躯体天生可以适应玄气,而不如人间需要让心中毫无瑕疵,然后才可容纳玄气。

        空有实力,却无法发挥。

        这就是这南天门两名弟子的真实写照。

        哧!

        一线斩过。

        寒蝉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极浓的危机感。

        她手中长刀化斩为格。

        哧!!

        一串儿电光顺着她的刀刃划过,带出刺耳尖鸣。

        一柄剑从上往下直接坠落。

        寒蝉趁着这一刹那的功夫,仰头。

        瞳孔顿时又被第二柄剑充斥。

        她如今不过通玄第三境,这还是托了龙气秘境的福才能晋升。

        她选择升华的自然是《天地一线》这门玄法,所以刚刚才能拉出视觉上的幻觉。

        嗖。

        她急忙运用天地一线,往后急退。

        但剑却总是能出现在她面前,逼迫着她立刻出手格挡。

        当当当!!

        一连串的声响。

        漫天剑雨。

        寒蝉只觉虎口生麻。

        目光再一看,只见一个蓝袍长髻男子不知何时已到,他站在魏彰身侧,而那南天门的女弟子则对他露出恭敬之色,半跪道:参见大长老。

        刚刚那诸多虚幻的剑雨,也只是这长髻男子随手挥出。

        随本座回去吧。大长老看着魏彰,神色平静。

        寒蝉哪里肯让他抓人。

        她闭目,呼吸,一念之间,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魏彰。

        大长老看也不看她,他早已看穿了这女子的境界,区区通玄大明天之境,还不值得他正眼去看。

        抬袖一挥,袖中仿如有着乾坤,一卷一卷凌厉剑气顿时分列成阵,然后迅速拉出残影掀卷而起,从面化弧,再卷成了一个剑球。

        剑球的中央则是冲来的大宗师。

        寒蝉只觉死亡的冷意从各处传来。

        锋芒刺的她周身发疼,尤其是大宗师对于死亡的敏锐更是在疯狂预警。

        不仅如此。

        这剑球之中的玄气已经空了,换句话说,寒蝉可以动用的玄气微乎其微。

        南天门,大长老,和这些弟子可不同。

        本是藏在幕后的他,见到弟子失手,便是直接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但寒蝉的速度并没有放缓。

        她早在冲来时,就已经做好了使用底牌的准备。

        老师...

        想起那个男人,大宗师古井无波的心动了动,她无法忘记当初那还是圣子的少年巡游六府三州,来到了那大堂里,然后又带走还是叛逆少女的自己的场景。

        老师...

        寒蝉露出了缅怀的笑。

        哧。

        帝袍的虚影骤然从她身后浮现而出。

        那额间扭曲的烈日闪烁着奇异的五彩光华。

        而虚影不知为何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深邃的黑,握着的刀影则似乎根本不是刀,而是死亡。

        老师...

        寒蝉神色坚毅起来。

        即便不敌。

        即便失败。

        但有老师在,我就不会心有犹豫,心存恐惧!

        天地万物,无孤不破!

        母豹般的娇叱声响起。

        一双眸子宁静,而视死如归。

        远处夏极感受到了寒蝉的联系...

        他呆了呆。

        这联系,居然连阴间都阻隔不断?

        看到寒蝉要杀人,夏极也没细想。

        他此刻正喝着怨层的流,真气已经来不及统计了...

        随意一拨,便是一百万年真气传递了过去。

        寒蝉白袍袖鼓荡,这一刀好像斩碎了天地,充满了破碎虚空的玄奇,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刀...

        百万真气杀这大长老便如屠鸡用牛刀。

        蓝袍长髻的大长老也反抗了。

        只是他的反抗连螳臂当车都不算。

        刀光一闪,他整个人被狂暴的真气轰碎了,成了一团血雾。

        剩余的南天门女弟子尖叫起来,她急忙丢下华环儿,转身就跑。

        但寒蝉猛然侧头,又是一刀,刀气追上,斜斜将她从脚到头斩成了两片。

        老师...

        寒蝉收刀,她被自己震惊了。

        这是何等力量?

        大宗师愣了半晌,左手抓着魏彰,略作犹豫,右手又抓起原来的华妃,急忙向远处掠去。

        ...

        ...

        此时,天空。

        宫殿林立,宗门藏在第五第六第七这三层里。

        而如今第七层的南天门中央的宗主云椅上却是坐了位女子。

        女子带着星彩满溢的银色半面面具,穿着彩光的袍子,身型颀长,而坐在宗主位上。

        南天门弟子严阵以待,但女子却毫不慌张。

        她声音响起:我与你们故去的南天神宗主是故人,如今南天神为了人类大义,而陨灭在阴间人奸之手,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

        你是谁?一名南天门长老问道。

        女子声音悠悠响着:长老不必惊慌,你我同为人类忧虑,乃是盟友,而我的名字也许你们并不清楚,但我在我的世界,人们称呼我为月神。

        我来此,不为什么,只希望能够将亲手那杀死南天神的人奸揪出来。

        然后,自然有大家一起为南天神报仇,为人类除去这害群之马。

        所以,还请大家一起努力。

        她的言辞很微妙,并没有说她要为南天神报仇,而是说大家。

        但提倡者确是她,所以即便最后真的消灭了那害群之马,功劳是她的,如果没有消灭,那她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而冠以神之名,再加上全身散发的恐怖威视,南天门的人逐渐收起了敌意。

        星魂被夺,还请月神能帮忙夺回。坐镇的副门主从外飞来,站定,看着坐在云椅上的婀娜女子沉声道。

        月神微笑着,一副大气的模样:那人奸多行不义必自毙,星魂自然会夺回,还请放心。

        ...

        ...

        阴间。

        浩瀚无垠的黑水上。

        夏极趴在五彩斑斓的船边,身后是拉他已经拉到无语的黑阎罗。

        他已经是不顾形象了...

        因为太爽了。

        烛阴(3/100)...

        (4/100)...

        (5/100)...

        数字依然跳动着。

        这预示着自己的祖巫之体正在迅速成形。

        而第五血醒,亦或第五极限的到来,将把夏极往前推出真正质变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