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389.一个弥天大谎(2/4)

389.一个弥天大谎(2/4)

        此时。

        人间。

        已入了魏历1027年秋。

        天命之子魏彰挥剑,席卷天下,所向披靡,守龙庙会与这天地的全力相助,让他再无敌手。

        他原本的玄物血神沙也早已搁置不用了,换成了人皇铠甲。

        当初。

        人皇剑的作用是玄气增幅十倍。

        而人皇铠甲的作用则是凡利用玄气攻击的玄法,会被这人皇铠甲减免掉绝大部分的伤害。

        要知道,当年卫龙辰的七道玄法《末法玄章》虽然可以反弹玄法,但自己施展也是需要花费不少精力的。

        可人皇铠甲,只要穿着,就始终有效。

        他原本玄法也被更替。

        七道玄法:《天劫神法》,极强的雷电攻伐之术,以及大批量制造强者。

        特殊玄法:《雷兵百伐》,将雷电实体化,变为兵器。

        特殊玄法:《因果元鉴》,只需要有踪迹,就可以将攻击延伸过去,譬如现场留下了敌人的一根头发,魏彰就可以通过这头发,用天劫神法的雷电进行攻击。

        再加上魏彰本身恐怖的辐射变异躯体。

        这曾经无比憋屈的魔龙太子,已经成为了人间的无敌杀神。

        中原地带。

        南域万国。

        魏彰一路杀伐而下。

        一统天下,创建万世王朝似乎指日可待。

        但这一日...

        却忽然发生了些变故。

        很微小。

        微小到只有一个目击者。

        当初短发,带着无比仇恨与倔强的少女,如今已出落的面如静水,举手抬足之间完全是大家风范。

        素白衣衫,白银战裙环系,腰间一把细刀就如芦苇,她一举一动,都似暗合着周围的环境,使得随时可以出刀。

        寒蝉,她虽不是禁卫大统领,但却已经是通玄了。

        玄法早已不是问题。

        随之魏彰的攻伐之战,玄法也在积累,这位与魏彰算是亲人的女子,自然有了挑选的权力。

        她挑了玄法两门,仿的是那个男人。

        第一门名为《天地一线》,这是一门极其迅速的移动类玄法,简而言之:目光所及,身形所至。

        除此之外,出刀速度,也是遵循了一线的原理,如论多么复杂的轨迹,都可以简化为最短的轨迹而出手。

        第二门名为《九玄归空》,这是一门体术,与圣像功有着很大区别。

        九玄归空,据说是一玄一皮膜,九层之后,九重皮膜合为一,则是大成。

        一旦大成,敌人所有的攻击即便落在躯体上,也会透过这皮膜而穿至了一个未知之处,带来的就是完全无伤。

        这两门玄法比之夏极当初的《咫尺天涯》与《圣像功》都强了些。

        这位已可开宗立派的通玄强者,在远征的帐篷之间来回踱步。

        中央的金色大帐是魏彰的。

        军中士气异常高昂。

        此时日暮,天气干燥,如在北国,怕已萧索荒凉,但南方却依然闷热。

        士兵们正来来往往,准备着晚膳。

        寒蝉随意走在“帐篷丛林”里。

        所到之处,无论士兵亦或将军都会极其恭敬地点头,喊上一声:“大宗师。”

        寒蝉只是温和的点头。

        她满身的暴戾已经被清洗一空,剩下的只有止水般的波澜不惊。

        而“大宗师”之名也是名副其实,在近距离观看夏极的刀术后,她的刀道已经臻至五万合一,五万式柔和在一式之中,配合着《天地一线》,她每一次出刀即便不用真气,不用玄气,也是完美到极致的一刀。

        她能在漫步在大雨里,只凭着出刀,将所有落向她的雨滴全部弹开,而衣衫不湿。

        她能在闭目的行走里,斩中纷纷落叶之中做了标记的那一片。

        她的刀术就如魔术。

        在魏彰的征伐之战中,名声渐显。

        终于她的名声在对战南越国国教教主后抵达而来巅峰。

        那是一场约战。

        魏彰同意,只要那南越国国教的教主,可以只凭借技法战胜寒蝉,他就绕靠南越不打。

        数日之后。

        南越教主“沧澜剑尊”独孤无二,与寒蝉决战于象塔殿前。

        在群雄面前,独孤无二被寒蝉三刀击败,却毫无怨言。

        那战之后,寒蝉就获得了“大宗师”的称呼。

        只是无论别人怎么盛赞她的刀术,她总会说一句“老师才是天下第一,我所展示的不过是老师刀法的冰山一角而已”。

        她的老师,就是太上天子,如今在北国皇宫闭关的夏极。

        如今...

        寒蝉望着中央大帐,露出微笑。

        当初的魔龙太子何等憋屈,如今终于苦尽甘来。

        她也从当初受到压迫的环境里走到了如今地步。

        想着,她便是想着大帐走去。

        她身份特殊,可以随时进出天子大帐。

        只是今日。

        大帐的气氛却忽然有些古怪。

        寒蝉与魏彰相处很久,胜过亲姐弟,甚至某些地方会心灵相通。

        大宗师皱了皱眉,她忽然加快脚步,来到天子大帐前。

        来到的风推开了大帐的金色厚帘。

        帐篷往里翻出一线缝隙,金色阳光照出其中的暗沉。

        寒蝉目光忽然愣住了。

        从那一线缝隙里,她看到魏彰如同中了邪一般,咬牙切齿,用夏极赠送给他的一把匕首,直接插向自己的心脏,可是另一股力量却死死扯着他的手,让他匕首无法刺下。

        “我,我不会让你...”

        魏彰低吼着。

        寒蝉本来抬着的手忽然缩了回来。

        她皱着眉,轻声往后退了一步。

        天子大帐里那奇异的感觉消失了,然后传来魏彰威严的声音:“是蝉姐吧,到了门口,怎么不进来?

        难道你我之间,还有生分么?”

        寒蝉刚要开口回答,但话到口边却忽然变成:“彰儿,刀法之道里我有些困惑,想今日赶回北国,去向老师请教,如果能够解惑,我就可以更上层楼。”

        魏彰忽然笑了起来:“蝉姐进来说吧。”

        他此时表现的无比平静,那刚才的一幕是?

        寒蝉犹豫着...

        魏彰声音加重了些:“进来。”

        寒蝉道:“彰儿是以天子的身份命令我么?”

        魏彰沉默了。

        寒蝉也沉默了。

        良久...

        凉风习习。

        而天空不知何时彤云密布,铁灰色的云朵彼此追逐,隐见雷电在天外忽显。

        两人隔着帐篷。

        魏彰终于说话了,声音有些痛苦,但痛苦很快消失了,变成了一种奇异的威严无比的声音:“你看到了,对不对?”

        他的七个字才说了三个,寒蝉已经转身,天地一线触发,踏步之间,人已在视线尽头的天边,她人已不见。

        此时,云层里的雷电也骤然破出,向着远处轰砸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