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276.月下追夏极(1/4)

276.月下追夏极(1/4)

        红衣鼎主名林无忧,身形浮空,感应放开,他试图寻找那一男二女,但却是彻底消失了。

        此事并不小。

        林无忧看着自己师弟的金属吊坠,略作沉吟,便是迅速地从袖中拿出一个傀儡蜗牛,把此处的情况简短的汇报向师父。

        ...

        另一边。

        金甲雄奇男子正屹立在战场中央,身后金属早已不是固态,而是液态甚至气态,迅速分裂、重聚、塑形,一鼎化千矛,横亘空间,盘旋在他头顶。

        每一根矛都乃是九鼎真金所制,熔浆流转,隐隐浮现出诸多魔灵的嚎叫。

        随着熔皇手掌压下,长矛如电,向对面攻去。

        对面。

        是被绿烟包裹,头戴骨王冠的老者。

        这老者也是恐怖无比,周围绿烟好像有生命似得,变幻不止,弥漫着腐烂、令人晕眩的味道,那些绿烟形体莫测,浓淡不一。

        化作一张张血红大嘴,与那些炙热的金矛彼此攻伐。

        轰轰轰!!哧哧哧!!

        两人之战,竟然打出了两支军队厮杀的效果。

        偏偏两者都站立不动,就如拼着神通一般。

        两人身后的弟子早已偃旗息鼓,看着自己这一方的至强在厮杀。

        泱泱中原。

        正邪不两立。

        这世上,矛盾本就无处不在。

        各国的王权争霸。

        正邪的势不两立。

        阳世阴间的无法共存。

        都是如此。

        这种矛盾从来都无法调和。

        即便无仇无怨,见了也是生死之搏。

        而显然这老者在邪魔超凡之中地位极高。

        否则也不至于和熔皇打成这样。

        他们早已不是普通通玄能想象。

        如按境界,便是到了天外天的程度。

        但两人打到现在都已经知道,自己这么打下去意义已经不大,你杀不死我,我也杀不死你。

        看的就是门中弟子是否能够发挥些奇特作用。

        赢愚忽然感受到怀中傀儡蜗牛里传来的讯息,皱了皱眉。

        身后千矛骤然汇并,向前电射而去,空间都如被撕裂了,隐隐传来魔灵混杂的狂吼。

        那骨王冠的绿烟老者神色不动,抬手,万千巨口也是幻成了一只绿色的畸形之物,充满无穷腐蚀的感觉。

        两者碰撞。

        金属、毒液炸开了,疯狂四射。

        漫天的金与绿。

        两人同时撑起的气罩,将这些金属和毒液分别格挡住了。

        所以余波没有伤到两人身后的弟子。

        熔皇一抬手:“邪魔外道,来日,本皇必定绞杀你们!”

        骨王冠老者阴测测道:“虚伪,真是从上到下透着一股子虚伪的味道,明明是你有急事吧?桀桀桀桀,那老夫更不会让你走了!你心乱了,老夫更是可以趁势斩杀你。”

        熔皇冷哼一声:“有本事,追过来!”

        说罢,他身型化作一道光向着远方激射而去。

        他们这种层次的强者都有着协议,那就是除非挑衅,否则绝不会去乱杀对方门中的普通弟子...

        否则,你杀光我家弟子,我杀光你家弟子,孤家寡人在对战,有趣么?

        这是强者都默默遵循的规则。

        是一种相互的东西。

        两人如流星向远掠去。

        原本所在位置如是末日般的场景,坑坑洼洼,寸草不留。

        但正邪势不两立,九鼎宫弟子与那邪魔超凡势力的弟子再次厮杀在了一起。

        正是王对王,将对将,兵对兵!

        天色暗淡。

        月下黄昏。

        熔皇飞速的掠动。

        骨王冠老者真的是好奇了,虽然是不死不休之局,但他还从未见过熔皇如此,好像在找人?

        于是老者阴测测传音而出:“你女儿又跑丢了?”

        熔皇怒道:“你女儿才跑丢了!”

        老者冷哼道:“老夫的女儿可不像你女儿。”

        熔皇默然了。

        两人是死敌,但正因为如此,才对对方家势了如指掌。

        这骨王冠老者乃是赫赫有名的老魔皇,他的女儿美艳动人、杀伐果断、洛神榜上都有名次,而且已经臻至通玄两重天的地步,天赋之强,简直不比他两人差多少。

        两人向着西北方向急速掠去。

        一掠就是小半天。

        皓月当空。

        深秋的寒凉光华倾泻而下,照出在地面、在山林之上御风狂行的两人。

        忽然。

        熔皇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身型一顿,然后折射向地面。

        老魔皇自然也感应到了,他露出好奇之色。

        地面上是一男两女。

        篝火上烤着三串野兔,男子正在转着木杆,两女之中一人正默默靠着树身休息,另一位则是靠在男子身侧看着他烧烤。

        肥美野兔的油脂落入火中,引起窜高的火苗,舔舐着兔肉。

        而面颊被火光照红了,在深山深秋的寒意里,显出和周围夜色格格不入的温暖。

        嘭!!

        金甲雄奇男子已经落在地面,看向篝火方向,双手张开,往前虎步踏去,豪爽地大声道:“兄弟!!是哥哥招待不周,说声对不住了!”

        显然,他已经从之前傀儡蜗牛之中明白了事情经过。

        空中,老魔皇顿时吓住了。

        他知道熔皇有一位结拜兄长,但那位大人简直是怪物,如果他那兄长在,他现在立刻就要遁走。

        但...

        这少年不像啊。

        他御风浮在空中,目光扫过那少年的面庞,又是一愣。

        好年轻,这是真的年轻,而不是老怪物返老还童装出来的那种年轻。

        老魔皇有着特殊玄法,刚好能辨认。

        虽然这玄法不具备攻击效果,但是能为魔门挑选好苗子啊!

        “这...这顶多二十岁吧?比自己女儿还小的少年,居然是熔皇的兄弟?!”

        老魔皇眼珠都要弹出了。

        他如今满心只充满了一个问题:

        这个少年是谁?

        少年不比他们这些老家伙,观念还不稳定,能不能拉入我魔门之中?

        不惜一切代价!

        转念想了想,他倒是不急着走了。

        反正如果他要走,除非比他高出极多境界,对他进行最简单、最粗暴的玄气碾压,否则留不下他。

        嘭!!

        老魔皇干脆也落了地,骨王冠撤去,露出一张颇有威严、常含笑意的老者面庞。

        鬓发微白,向后飘逸,自带一股风流倜傥。

        而他袖中翻腾之中,竟然是变戏法般的拿出了一坛美酒。

        那坛是千年寒玉坛,在月色里散发着丝丝白蛇般的寒气。

        再细细闻去。

        那寒气竟是香醇到难以形容的酒气。

        酒味渗坛而出,可见其美。

        老魔皇微笑着走近,扬声道:“有肉无酒,小兄弟不觉得差了点什么么?”

        熔皇霍然起身,一扬手,身后巨大的金属溶液球就形成了,周围空气如燃烧起来。

        但很快,他又收了起来,因为他看到自己兄弟身侧那两位姑娘露出很不舒服的神色。

        这两姑娘还是真元境,根本无法近距离承受他们这种强者厮杀余波。

        而这一点儿的功夫里,老魔皇已经又变出了两个寒玉酒杯,甚至倒满了两杯酒,微笑着看着少年,颔首道:“酒国不分敌友,老夫为你斟酒,小兄弟赏脸么?”

        他...

        竟然当着赢愚的面,光明正大地在挖墙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