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248.妖刀对霸刀1

248.妖刀对霸刀1

        夏极话音如雷,向着空荡的酆都滚滚散开。

        忽然之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漫天苍白纸钱才刚出现,又染出烫红,烧成灰烬,一副末日降临的场景。

        不知何时,八副棺材骤然包裹而来。

        在距离夏极尚且有千米的地方各自停下,竖直坠落,沉闷声响传来,形成了一个包围。

        棺材各异,其上刻绘着不一的古朴花纹。

        夏极左右扫过,看到自己左前方的那棺材上是双刀纹理,和自己之前收到的小宁来信上的火漆是一样的。

        “是刽子手,那么这八副棺材里...应该都是酆都十业?”

        夏极负手站在酆都空地,并无一丝慌张。

        这一方诡异城市的各个角落,传来了不少窥探,但并不怀着恶意,而单纯的是抱着观战的想法。

        自己与宫久的恩怨,无论酆都还是阴间都是知道的。

        这不是可以化解的。

        所以,当自己踏入此处的第一步,他们就该想到此刻。

        天空骤然全暗。

        地平线的那一抹如恶魔般的深红眼缝闭起。

        永夜降临。

        气流中似乎出现了一个漩涡。

        涡流中央,极重之物从空而降。

        轰然一声,落在了夏极面前。

        陨石落地般的巨响令人耳膜几乎要撕裂,可是酆都的地面却没有半点损伤,周围那八副棺材安静如雕像,亘古长存在八方。

        夏极依然神色不动,泰山崩于前也不动,他静静站着,等着。

        一抹红光刺破了天空,降临下来。

        远方地平线,又如恶魔睁眼,露出了一线更深邃的红。

        那红光落在了这广场,却又在八副棺材处停止住了。

        好像是勾勒出了一个舞台。

        夏极感受着红光,忽然觉得自己的触感已经丧失了,然后味觉,嗅觉一一被剥夺,只剩下视觉和听觉。

        他皱了皱眉,看向面前那黝黑的棺材。

        棺材身上有着玄妙的九头纹理。

        一人,九头?

        或者说是一种宠物?

        这就是宫久的记号?

        咔!!

        树立棺材打开,一个被毁容的少年穿着古代王公妃子的妖艳露肩衣,提着一把细长如发的刀,缓缓走出。

        如果不看脸庞,只看背影,还以为是个绝代妖姬。

        但再看这脸,却被毁容的可怖无比,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刀痕,还有着无数的针孔,除了那一双清澈的眼睛依然纯净无比,而露在空气里的肩也是圆润,雪白。

        这少年站在了夏极对面。

        两人身型一般无二。

        只不过夏极更壮,而这少年偏瘦。

        这少年幽幽开了口,声音竟然给人一种阴柔妩媚的感觉:“夏极,阴间为了让你我能更好的体验决斗,所以剥夺了我们三种感觉,只剩下眼睛来看,耳朵来听,心灵来感受...”

        他穿着一双黑靴子,双腿细长,充满了违和感,细刀则在双手之间缓缓如风车般舞动着,好似是在活动着身上每一处还未完全苏醒的细胞。

        “你真是令人赞叹不已,能走到这一步,能让所有的咒怨都不偏袒,而让我不得不和你正面对决,我真是有点喜欢你了。

        知道吗?

        看着你现在的样子,我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多少深夜,我对着镜子,把这张脸庞给彻底摧毁,把这具身体也摧毁干净。

        其实,我和你的仇也不过是一瓶异毒,可如果你是蝼蚁,这毒毒死了你,你就不会站在我面前,可你今天在这里了,那这一瓶异毒其实就已经不算什么了。

        你我一定要对决么?”

        妖姬般的妖异少年发出清脆的笑声,这声音竟有几分魅惑的味道,而且深藏着压抑,疯狂,而眸子里清纯消退,瞬间带上恶鬼般的狰狞盯着眼前之人。

        夏极看着面前之少年,淡淡道:“你我,这世间,只能留一个。”

        妖异少年尖笑起来,笑的双手拄住了细刀,身型往前扑出点弧度:“那...来吧,今天有着酆都十业里的八位作证,有着阴间咒怨的作证,你我的对决...就如你所愿吧。”

        刀尖一点,他身型就如黑烟一样扩散而来,飞扑向夏极。

        这宿命般的对决如此拉开。

        夏极双手点出,玄气凝聚,一道刀光分裂出数十,数百道刀光,然后成了一个巨大的刀气漩涡。

        漩涡对上黑烟里探出的黑刀。

        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还有小丑肆无忌惮的尖笑。

        笑声暂歇。

        刀气漩涡碾碎了黑烟,但旋即那黑烟又聚拢成形,出现在了夏极面前。

        小丑尖笑着:“用玄气来杀我?”

        他笑着的同时,刀已经直接斩出。

        他的背后浮现出了一团污秽无比、让人联想到死水里干瘪桃花的阴影。

        那阴影直勾勾盯着夏极。

        同时一股奇妙的联系正从宫久与那阴影之间产生。

        小丑一刀斩出,玄气竟然全部溃散,就如玩具。

        夏极右臂一伸,抓出一道真气凝聚的长刀,爆裂挥舞出残影,向着那细刀迎去。

        “没用的,没用的,嘻嘻嘻。”

        小丑笑声戛然而止,因为那细刀已经被真气之刀挡住了。

        “你...竟然?!”

        妖异毁容少年蓦有所感,抬起头,目光里也听到阴柔而可怖的笑声,不知何时自己这宿敌背后竟然也出现了一位...

        半边烧焦半边浮肿,面庞如隔水膜的诡异女人,正直勾勾盯着他。

        刹那,如经年。

        经年,一恍也不过刹那。

        两人反应速度都极快,念到,刀到。

        比一念还短暂的平静,瞬间打破,随即而来的是真正的狂风骤雨!

        瞬间,已是无数次的挥刀。

        毁天灭地的通玄之战没有爆发,酆都十业的准导师和真小丑,竟如普通的两名江湖侠客在对决...

        只不过这对决的速度,却如快进了数万倍而已。

        红光笼罩的空地里,两人都毫无痛感,狂暴刀气如绞杀一切的雷暴。

        双刀纹理棺材里的刽子手自然能看到这里的一切,他心里就纳闷了,这两人这么牛逼,自己那小徒弟是怎么搅和到这两个人中间的?

        真是见了鬼了。

        而小宁正在酆都的某个地方看着这里。

        事实上,无数鬼鬼怪怪,或是人类之中为了获得更强力量、投入到阴间阵营的强者也在看着。

        小宁也是无语...

        她来到酆都这么久,宫久也没找她,今天一见,小宁居然生出一种“只看背影,居然比老娘还美”的奇怪感觉。

        自己以前居然穿着皮衣,拿着皮鞭抽过他?

        这感觉,真是世界好神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