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191.君临异国,通玄一约(第三更)

191.君临异国,通玄一约(第三更)

        “寻找食物,养伤,休息,恢复到最佳状态,然后我们杀出去!”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是赚了!”

        幸存的战俘达成了一致,然后开始了搜寻,可是他们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流泪,身型开始变得有些僵硬...

        而这,正是中了悲酥清风的迹象。

        此毒无色无味,这群战俘竟然还不知晓!

        ...

        “我才刚入通玄...刚刚是为了报仇,所以冲动了。平日里还是要低调发育才是...对,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夏极出了影子学宫,怀里还放着灭门后搜刮来的《山字经》,心里暗暗思忖着。

        学宫外,魏燕名将之一的燕雄正严阵以待,然后他只看到一道光掠过...

        这就没有然后了。

        连人都看不到,打个毛啊。

        夏极一步踏入了燕国皇宫,皇宫正在早朝。

        这位异域的摄政王如同光电般射入其中,直接把燕王揪着丢在一边,自己坐在了龙椅上,俯瞰着殿堂下的异国百官。

        这群燕国的权贵一个个都是特么见了鬼的模样。

        低调的夏极淡淡道:“我不想多惹是非,来此只是要告诉你,把我魏国战俘都释放了吧,然后安送至魏燕边境,我自然会派军队进行交接。”

        燕王是个年长的老人,毕竟和魏王一个年代的,也就差几年就入土了,他没有动怒,只是眯眼看着这位年轻人,心神动了动:“你是魏国摄政王,原圣子,宫久?”

        摄政王沉声道:“我不是宫久。”

        燕王静静看着这少年,他虽然残暴无比,可是能成为一个王,自然有着合格的分析能力。

        脑海里一连串的信息开始闪回。

        巨墨宫使者访问碧空山,邀见圣子,相谈甚欢。

        自己花费大代价,才从巨墨宫负责燕国事务的派系处,得到的一封写着“第七上古秘境”的信。

        影子学宫暮山影秘告自己魏国两通玄都已死去,而他先行一步,去魏国灭了圣门。

        然后...

        影子学宫传来学宫弟子惨叫之声,整片区域被血雾笼罩。

        学宫老祖余山尽,进入学宫,未曾归来。

        摄政王忽然出现在自己王宫,一副碉堡天的模样,命令自己护送战俘回归。

        燕王坐在地上,他身型雄壮,年轻时也曾东征西战,正思索着的时候,百官之中忽然一名武官神色冰冷,皱眉,捏拳,瞳孔里闪过暴虐之色,旋即匆匆走出一步。

        可是这武官才走出了一步。

        燕王就抬起手,示意他禁步。

        然后,燕王抬起了头,他显然已经有了猜测,面带苦笑道:“英雄出少年,本王认了,所有战俘,一应释放,待到冬日一过,冰雪融化,就会立刻护送至燕魏边境。

        魏国有君在一日,我燕国就绝不会入侵。

        只是本王也需提醒你,通玄也有通玄的规矩,无论是你,还是你身后的实力,自然都是超凡,超凡本就不该再为凡尘俗世所困扰...”

        夏极点点头,并且随手丢出了一道生死一炁。

        可是这一次,玄气却折返了,无法进入眼前之人的躯体。

        反倒是隐约出现了一声奇特的龙吟。

        天子,承天命几分,得龙气庇佑。

        夏极好歹也是和阴间咒怨们一起生活过的,知道一些秘密,于是生死一炁被随手丢向了燕国百官的躯体内,在这群高官身体里买下了种子。

        做完这一切,一步踏出,身形瞬间消失在了燕国皇宫里。

        他来去如光,似神如魔。

        凡俗的权贵们难以想象。

        无论文官武将,都纷纷拥挤到大殿的中央,目光追着那少年离去的方向。

        只有燕王颤悠悠扶着龙椅,重新坐上,然后长叹一声。

        燕国,已败。

        ...

        做完这一切的夏极,开始返回。

        那些战俘很快会发现自己中了毒。

        然后在绝望等死时,会发现燕国士兵友好地奉上了解药,然后待到开春又友好地护送他们回国,并且告诉他们“有摄政王在一日,燕国再也不会踏足魏境半步”。

        那时候...

        战俘们的心思该如何震荡,如何震惊,自然不难想象啊。

        可,这对摄政王而言,只是举手之劳的小事而已。

        回到圣门。

        蓝月,兽女,夜叉正在收拾残局,策划着重新甄选新的圣门干部。

        而那位新圣子,却不在其间。

        夏极并未告诉任何人他回来,除却凡俗扰乱,三言两语几句不痛不痒的寒暄,又有什么?

        略作搜寻,他就知道了他要找的人在何方。

        踏雪而去。

        目光里。

        风雪长亭中。

        虎背熊腰的少年正独坐枯叶亭里。

        就如同自己曾经喜欢坐在云心阁一样,庞惊喜欢坐在枯叶亭里。

        他只是坐着,双眼还蒙着一块白布,显然是之前勉力与通玄作战留下了后遗症,如今还在康复之中。

        盘膝迎风向北,身前双刀,一把屠王巨刀,一把则是闪烁寒光、便于砍击的锋利刀刃。

        风雪带着那扎紧的白布微微飘着。

        “你来了。”

        庞惊对于这位曾经的敌人,之后的挚友,显然熟悉至极,哪怕没有脚步声,他也能感知到。

        这就是朋友。

        夏极将《山字经》放在他面前的石板上,淡淡道:“我毁了圣门的传承,如今还一份,你收好。”

        “盲人”少年往前摸了摸,攥紧这人皮,沉声问:“新玄法?”

        夏极道:“山字经。”

        庞惊:“影子学宫的镇宫玄法?”

        夏极已经不说话了。

        庞惊声音颤抖起来:“你...你真的把影子学宫...”

        他即便再有想象力,也无法轻易那后面的话说出口。

        夏极轻声道:“我已为这近乎千年的宿仇画上了句号,学宫再无一活口。

        今后如有通玄再来,也无需多惧,圣门也还有高层,也还有我。”

        庞惊沉默了,平静道:“我距离你越来越远了。”

        他坦然,坦诚,没有找任何借口。

        不如就是不如,远了就是远了。

        不同层次的人本就是无法成为真正的兄弟,这一点,无论双方再怎么努力,终究会有无法贴合的障碍。

        庞惊忽问:“要走了么?”

        夏极应了声,他是要离开了,但一步还未走,身后却传来豪爽的声音。

        那是这位新圣子的声音。

        “等我通玄了,找你喝酒!”

        一句落下,掷地有声,仿如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