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88.第九大限

88.第九大限

        “嗯。”

        夏极应了一声,表明听到了。

        小炉鼎傻眼了,“圣子,你是什么意思呀?”

        “我知道了。”

        夏极表明了态度,把剩下的羊汤一扫而空,胡椒味儿在腹中暖暖的。

        宁梦真不死心:“那你不惩罚我?”

        “怎么惩罚你?”

        夏极有些无语,明明自己都揭过这一茬了,这姑娘还想着被惩罚?

        小炉鼎居然认真的思索了起来,红袖拖着白腮,在烛光里怔怔出神,没多久,她眼睛一亮:“你...要不抽我?”

        说着她就起了身,有些热情,“我还记得皮鞭放哪儿呢,我拿给你?”眼睛再一拐,“蜡烛也是现成的。”她在疯狂暗示。

        夏极傻眼了。

        小炉鼎这是越发的觉醒了自我啊。

        不过,光焰里,她明媚的模样,确实有些异样的美。

        眉间一点朱砂,给那一份稚嫩添加了别样的气息。

        好似...令天下闻风丧胆的女魔头年轻的时候。

        “吃饱了,屋里闷,我去屋外坐坐。”

        “嗳...圣子,你抽我吧,这样我心里会好受点。”小炉鼎用个借口来竭力挽留。

        但少年已经推开了门扉。

        一整个冬天的风雪,涌入屋中。

        ...

        次日,大雪暂歇。

        天王长老,蓝月长老穿着斗篷,站在枯叶亭外,火山湖边。

        黑金袍子的少年正阔步走来。

        “圣子,禁地就在云心阁再北,那里自有渡舟。

        厉灵之所以铤而走险来到此处,所为的东西就是‘能重新打破天元桎梏,晋升通玄契机’的宝物,想来这禁地必然存在着不少秘密。

        门主不在了,开春只剩三十日,纸终究包不住火,我们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世,这一次就看你能到什么地步了。

        你强,这圣门稳,你弱,则圣门动荡。”

        鹰钩鼻老者压低声音道。

        蓝月想了想,则是从怀中掏出一只蔚蓝色的三翼蝴蝶标本,“这是破幻蝶,如果禁地里有迷宫,或是幻境,或许能有所帮助。”

        她这是在示好,也是在感谢。

        夏极并没有接下她的蝴蝶标本,只是微笑点头,以示感谢。

        然后一步踏出,身型已在火山湖的孤舟上。

        单手持着老竹竿,撑开水纹。

        孤舟如箭,离枯叶亭越来越远。

        这是夏极第三次来此了。

        第一次为了战庞惊。

        第二次为了战影子学宫。

        这一次,却是为了弥补住思无邪已死的漏洞。

        思绪之间,他已经上了湖心岛,云心阁的第四层早已不在,那黑卵也许开到其他地方去了。

        再过片刻,他便是继续往北,直到圣门极北之处的一片陆地停了下来。

        岛屿上,两侧有藏灯石塔约莫二三十座,风格偏古式,有不少年月,石塔中,灯火未起。

        左侧积雪的空地上立着一块巨大、且厚重的黑色石碑,其上刻满了横七竖八的痕迹。

        夏极粗略看了一眼,知道这是刀剑痕迹,而且似乎蕴意深厚,应当是历代门主在此有所收获,便是留下蕴藏着深奥技法,或是至道的痕迹,以供后人参悟。

        这有着历史气息的石碑全然不沾雪,和周围的白色格格不入,很是显眼,夏极感受到其上有着热力正在散发,想来并不是普通的石料。

        大雪覆盖地面,夏极估计了下石塔对称的中心线,然后向前走去。

        这里,除了石塔,石碑,似乎什么都没了,连树都没有。

        那么思无邪在哪里闭关的?

        夏极孤身一人向前走着。

        忽的,他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了石阶。

        石阶向下蔓延,约莫十多米深的地方有着一座宫殿,宫殿古朴威严。

        而雪花无法落入其中。

        夏极往下走了一步,像是踩踏入了一层浅河。

        那宫殿如在水中。

        这内外,竟然不是同一空间?

        夏极完全走入其中。

        拾阶而下,来到门前。

        殿门是极重的、整块儿的断龙岩,根本没有钥匙。

        夏极想了想,弯腰,右手带上了些厚重的金属漆黑,五指扣在了这断龙岩的最底层。

        铿!!

        巨石动了动,然后被少年单臂一抬到顶,泥尘如雾,弥漫覆盖过脚踝。

        这地方,没点力量还真进不来。

        随着声音响起,宫殿里两排灯火,如同火红的游龙,从左右两侧,由近而远的包抄而处,一一亮起。

        夏极将巨石放下,转身走入殿内。

        火光里,殿堂里光源由四面向中汇聚,反倒是中间最暗了。

        光线交叉编制,构成了某种神秘、却无法看到的图系。

        夏极随着感觉往前而行。

        这可是大魏国教圣门的最神秘之地,唯独门主才能来此的禁地啊。

        他缓缓踏行,感受到光线好像“万花筒”,随着他的每一步都在变化。

        当他站定到了殿堂正中央的时候,这光线的变化似乎到了最完美的地步。

        夏极环视四周,原本仅有着灯火的宫殿边缘,不知何时忽然出现了诸多的神秘石像,有高有低,有狰狞丑陋,有神圣无比,但无论哪个...都面目极度模糊,而且都似乎不是人。

        安静的空气里忽的响起了渗人的笑声。

        糅杂着夏极能够听懂的话,话音飘渺,像从极遥远的地界传来,却又像是有人在你耳边轻轻诉说。

        “快了...”

        “快了...”

        “时间快到了...嘻嘻嘻...”

        可是这笑声只持续了片刻,便是彻底消失。

        周围那一圈诡异的雕像也消失了,似乎刚刚的一切都是夏极的幻觉。

        紧接着,一个愤怒的声音,在整个殿堂里炸响。

        “你还不是通玄,滚出去!!”

        “滚出去!”

        一股充满了毁灭力量的狂风从远处而来,如同深海水柱撞击向大殿正中的黑发少年。

        嘭!!

        雷鸣般的轰响之后,夏极没有动。

        他身子拔高了许多,成了一个三米余高,裹着“漆黑铠甲”的巨人。

        那狂风如同最凶猛的海浪撞击在了礁石上,随即散却成碎沫。

        “滚出去”的声音也逐渐消失了。

        夏极身影缩回,可惜爆衣之后,上身赤膊着,随意将衣服在腰间缠了个结,然后开始静静等待。

        啪嗒。

        虚空里忽的浮现出一块石板,落在了夏极面前。

        那是一门玄奇的法门。

        夏极伸手去捡,手指才碰到那石板,不禁往后一缩。

        石板滚烫的,好像是前世烧烤的板子,也许更烫。

        因为高温的原因,板子上的字外,空气都有些扭曲。

        夏极运气,重新将那石板捡起来,然后开始细细观看。

        似乎...是一门玄法。

        又看了一会。

        不,不是玄法,这更像是技法,而且还挺熟悉的。

        细细思索片刻。

        猛然间福至心灵。

        夏极明白了这熟悉感是从何而来了。

        刀九.君临!

        好像是它的投影。

        光明所至,投影何其之多,但源头却是那人类无可触及的烈日。

        刀九.君临虽然强大,但也不过是它那千变万化的演变其一。

        这石板上刻绘的,正是这“烈日”!

        一瞬间,夏极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出了这源头的名字:

        第九大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