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60.大魏国师婆婆

60.大魏国师婆婆

        宁梦真在悄悄发育着,实力飞速提升,她开始意识到,原来吃丹药才是自己的变强之路。

        难怪自己之前都不强。

        这一点都不怪自己。

        弱小,果然不是自己的错。

        可是,她不知道老妪的那些丹药不少都是孤品,更有不少是她在浴血厮杀中才获得的,还有的则是她年轻时候没舍得吃的。

        国师是天元境中的至强者。

        她曾经恋过一个人,可是那个人将她当做了斩断情丝的炉鼎。

        然,造化弄人,那人即便斩断了情丝,却依然在攀登通玄的路径上失败了,堕落之后不知所踪。

        国师情根深种,本想着通过有情之道的路子去晋升,可是她做不到极于情,当时形势所迫,她不得已只能择道天元。

        可是她厚积薄发的力量在踏入天元后彻底爆发了,使得她近乎是通玄之下最强的那一批人之一。

        天元与通玄最大的差别不仅在于力量,还在于寿元。

        国师现在已经一百五十多岁了,按照天元的年限,自觉大限便要在这二十余年左右降临。

        因为失败,因为背叛,国师的前半生都是在憎恨中度过。

        现在老了,有了新的感悟,竟然产生了希望将毕生所得传于后人的念想。

        如此,也算自己还活着。

        她挑中了宁梦真。

        宁梦真把丹药当豆子吃。

        国师为她最大限度的调和真气,传授她秘法。

        但小炉鼎问道:“婆婆,你教我的是什么功夫?”

        国师只是不说。

        宁梦真也不问了,练就是了。

        圣子现在动不动就感悟,一感悟就是站个一天一夜也正常。

        这才一个半月的功夫。

        圣子已经这么顿悟了三次了。

        最长的一次,是他走到悬崖边,一只脚已经迈向了深渊,已经腾空了,忽的他停住了,陷入了顿悟的状态。

        那么一站就是三天三夜。

        宁梦真惊为天人,压力山大。

        她不想追不上那个背影。

        至少,她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够将她带到圣子的世界里去。

        然后,她尝试着也这么发呆,然后...果然睡着了。

        “婆婆,我们今天吃什么丹药啊?”

        宁梦真挺开心的。

        每天就这时候开心了,她觉得自己的力量在“刷刷刷”地飞速增长。

        短短的时间里,她丹田处竟然已经开始凝结出真元了,这是直接跨过了大成,飞奔往真元境巅峰的程度啊。

        老妪有些无语:“小真,丹药为辅,功法你还是要练的。”

        “知道了,婆婆,那么今天我们吃什么丹药啊?”

        老妪:...

        自己过去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吧?

        不过她也认了,摇了摇头,又从怀里拿出一个羊脂玉瓶,“这是八荒丹,可通奇经八脉,等你真元凝聚出来,再用。

        今天先吃一枚玉露培元丹,你需要稳固新凝聚出的真元。”

        “欸,好的,婆婆。”

        宁梦真很开心。

        另一方面,八荒丹竟然能帮真元巅峰之人直接踏入大圆满,当真是恐怖。

        可见,这世间机缘、奇遇实在是难以想象。

        八荒丹是她南下大魏,在旧桐州再南的百万大山中获得的。

        这些山中遗迹众多,但开启则需要特殊的秘法,也是她机缘巧合才有了这等收获,可惜获得这丹药时她早已是天元。

        服之无用,可如果将这丹药投入市场去卖,可谓万金难求。

        国师并没有卖,而是留存在了自己身边。

        因为她已经不缺钱。

        这样的丹药,宝物,她一直无奈的存着。

        简单来说,她获得的这些东西都很珍贵很珍贵的,可是她偏偏已经用不到了。

        她也曾去小范围的尝试进行交换,但能对天元有用的东西几乎没有,如果有,也被天元们藏起来自己用了,哪里会交换?

        她这一辈子的积蓄,就这么便宜了宁梦真。

        一个国师的毕生积蓄,是难以想象的,这根本不是普通天元可比的。

        她给出的每一枚丹药,如论价格都是极其昂贵,更是有价无市。

        起初,老妪还有所保留。

        可是后来,她越发发现宁梦真就是个没有心机的小姑娘。

        这果然和她不同。

        她心机很重,否则也不会做国师做了数十年。

        不得不说,性格互补。

        黑暗圣子宫久那种阴冷、城府极深的人,选择小炉鼎作为斩断情丝的契机。

        国师这种心机深沉的天元强者,也喜欢小炉鼎。

        也许,他们都在宁梦真身上看到了自己所没有的东西。

        所以老妪也不多想其他东西了,她就把宁梦真看做了自己的传人,毕生所存的丹药一颗接一颗的喂给她吃,再给她好好调节理顺了。

        那模样,好像看着自己的亲孙女一般。

        因为,她没有任何的子嗣。

        如果有了,那么以她所能,早已成了一个新兴的世家。

        换句话说,国师是将近乎一个世家的顶级资源,全部倾注到了面前小姑娘的身上。

        宁梦真,这下牛逼了!

        功力飞涨。

        每天笑得合不拢腿。

        一口一个婆婆的叫着。

        她不知道她这些天吃的东西,已经可以买下十几个听潮剑宗了。

        虽然心理还有些忐忑,但宁梦真觉得自己也快抵达圣子所在的境界了。

        自己...

        真是太厉害了。

        这和自己这些天的勤奋努力,真是分不开关系呀!

        另一边。

        夏极斩杀慕容天龙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大魏刀王的名声如同渡上了一层璀璨夺目的光华。

        一时间,竟然掀起了一股引领大魏的练刀热。

        江湖中人终于意识到,练气固然重要,可是技艺类的功法似乎也和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

        原本,他们认为:

        “什么刀法剑法,不就是轨迹嘛?不就是熟练度嘛?

        我真气练强了,你连破开我的附体真气都做不到,有什么用?

        就算不练真气,我穿一身铁甲,你也破不开,练来练去有什么用?”

        “再精妙的剑法刀法,我内力变强了,五感也会敏锐许多,那时候,你所谓的精妙,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我根本无需练习剑法刀法,你的动作在我眼里就像是慢动作一样,根本无法伤害到我。”

        “真正的强大是一力破万巧,你刀法剑法练得再强又怎么样?

        我真气绝强,一拳就可以打爆你。”

        现在...

        他们的感官被这知之甚广的两次决战给改变了。

        “原来技艺并不是简单的轨迹,也不是简单的技巧...还有着这般夸张的意。”

        “不错,刀王对战慕容茶,慕容天龙我都去看了,那种恐怖的气息,如果我去面对,怕是连一分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没想到,刀意之强,竟然如此恐怖!”

        “不错,而且魔刀,魔阵的增幅也是极强,慕容天龙虽然败北,可是我到最后都没搞明白,刀王是怎么赢的。”

        “嘿,你搞明白还得了?刀王他老人家可是我大魏未来的定国神柱...”

        “刀王今年才十八吧?”

        “达者为师,说句老人家也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