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在线阅读 - 29.杀戮前奏

29.杀戮前奏

        夏极在小炉鼎的目光中,拿起赤红瓷瓶,拔开塞子,一口喝光,挺爽。

        宁梦真感动了。

        “圣子,你...你原来这么爱我呀?竟然可以为了我去死...你放心,我不会独活的!”

        娇小少女捏了捏拳头。

        死亡如是两人一起,好像恐惧感减少了些。

        小炉鼎感受到了殉情的神圣。

        夏极没搭理她。

        两个人此时根本不在同一频道上。

        他在脑海里直接问:“以此液体兑换内力。”

        回应:“可兑换两年内力,是否兑换?”

        两年?

        那可真是很毒了。

        但夏极没有立刻兑换,而是细细体会着这毒药在身体里的效果。

        很快,他感受到腹中有一丝阴凉如蛇的寒气在蛰伏着,似乎在等着被唤醒。

        这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而按钮握在敌人的手里。

        这个世界的毒药体系真是发达。

        夏极理智的思索着。

        而一旁,宁梦真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顾自地说着:“圣子,从前我误会你了,我以为你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物品,用完就抛弃,然后让我一个人生活在痛苦里,一直到老死。

        对了,反正我们都快死了,你现在虽然看起来没事,但我觉得那个女人能给你吃这毒药,肯定是算准了你解不掉的。

        毕竟下毒容易解毒难。

        反正我们都要死了...”

        小炉鼎的声音缓慢了下来,“你要不要我穿黑色紧身皮衣,踩着金色闪亮亮的高跟,拿皮鞭抽你?你要抽多少下,我都满足你!”

        夏极忍不住道:“你抽我,这还叫满足我?”

        小炉鼎点点头:“从前你很喜欢这样,没事,如果你不高兴,换成我被抽也可以。哎?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

        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夏极拍拍她的脑袋,一副“电脑宕机了拍拍就可以修好”的架势:“行了,你就当你给我悄悄下了毒而我不知道,然后你就等那女人后续的安排,她很可能会再来和你接触。”

        小炉鼎没明白眼前男人什么意思。

        夏极简单道:“演戏会不会?你就装作你狠心给我下了毒,现在要等解药。”

        小炉鼎沉吟片刻,恍然大悟,露出一副已经看穿了一切的表情,拉长音“哦”了一声,然后道:“原来你想牺牲你自己,来救我?”

        夏极:...

        宁梦真:...

        两人四目相对。

        夏极彻底失去了耐心:“宁梦真,你再不配合,小心我抽你!!”

        小炉鼎愣住了:“圣子,你说什么??”

        夏极重复了一遍:“你再不配合,我就抽你了。”

        小炉鼎仔细想了想,忽然发现心跳加快了,好像自己心底沉睡的某些东西彻底苏醒了,这位娇小的姑娘脱口而出:“我愿意!”

        ...

        经过简短的对话,夏极彻底明白了小炉鼎的属性。

        又经过许久的交谈,宁梦真才明白了面前少年的意思,虽然她不明白为何圣子这么有信心,这么不把那毒药当回事,但她知道自己应该配合了。

        脑回路奇特并不意味着傻。

        小炉鼎弄明白了自己需要做什么。

        ...

        圣门的枯叶亭里,圣心长老正悠闲地泡了一壶茶,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湖。

        忽然她眼睛一亮。

        宁梦真回来了,那么毒是下了吧?

        只是还需要测试。

        这个就需要圣子回来了。

        至于什么“下完毒可以有充足时间逃离圣门”,这纯属骗人的。

        鲁家大夫人郑芙蓉拿出来的毒药,是大师制作的子母引,本质上是一种奇特的蛊虫。

        只要刺激母虫,就可以让子虫发疯,进而爆裂。

        而最可怕的是这子虫是没有生命的。

        所以一旦入了身体,除非排除,否则无法消灭。

        圣子死了,宁梦真背黑锅,这事就了结了。

        毕竟天天都是她为圣子送餐,而她也知道自己会成为炉鼎,因此生恨,动机很明确。

        圣心长老优雅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真是可惜啊,才恢复了功力,就又要死了。

        下毒虽然不好,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对付恶人,再去注意手段,这是迂腐。

        就当她要去巨墨宫前,为圣门做一件好事,铲除了这圣子吧!

        宁梦真乘着舟靠岸之后,神思不属,急匆匆地向着屋舍方向走去,脚步慌乱,甚至连枯叶亭有人都没察觉道。

        圣心长老又微微颔首,宁梦真的反应都在掌握之中,看来这毒是下了。

        只要等圣子从云心阁回来,就是他的死期了。

        而就在这时。

        火山湖远处又出现了一叶小舟。

        圣心长老眼睛亮了亮。

        今天运气很好嘛,宁梦真前脚才离开,圣子后脚就返回了,那么不需要犹豫了,等他靠了岸,自己就启动母虫。

        竟感应距离存在千米,足够了。

        ...

        夏极很远就看到了枯叶亭有人在喝茶。

        那个人根本没躲着他,似乎觉得很稳。

        孤舟靠了岸。

        他踏上了陆地,侧头看去,终于看清了。

        是三大执事长老之一的圣心长老。

        后者也微微笑着看着他,以一种尽在掌握的优越感俯瞰着他,又以一种充满怜悯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圣心长老藏着袖中的手已经开始刺激母虫。

        子母引很是神奇。

        夏极只觉腹中一阵绞痛,好像体内那藏着的“蛇”爆裂了,化作一丝一丝极细的流涌入整个身躯,使得他五脏六腑都冻僵了。

        但似乎还行。

        他决定再看看,所以故意面容一愣,露出震惊之色,然后急忙盘膝,开始运气打坐,一副发现自己中毒了的模样。

        而就在这时,一股传音入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声音不缓不急,充满了尘埃落定的悠闲。

        这正是圣心长老的声音。

        “圣子,你当初狠心杀死鲁长刻之时,可曾想过自己也有被杀的一天?

        我是知道的,鲁长刻那孩子虽然问你要丹药,但只是孩子气未曾消泯。

        他虽然当众指责你,却是希望你解释清楚,毕竟谁知道你在短短三个月时间恢复功力会不会用了邪法,可是你不仅不解释,还直接杀了他。

        他可是你的同门啊,就算说话态度有点不对,你就可以直接杀了他,谁给你的这个权力?

        你体内毒素已经爆发了,是你心爱的女人下的毒。

        用你剩余的时间忏悔吧。”

        夏极猛然睁眼。

        心中默念:“以我体内之毒,兑换内力。”

        顿时,这子母引的毒素全解,甚至在原来两年内力的基础上又给了半年。

        夏极站起身,扭了扭脖子,侧头看向圣心长老,后者有些诧异,但并不惊慌,一副“即便有些意外,但无妨”的样子。

        夏极眯了眯眼。

        今天谁来都没用。

        这个女人,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