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唐当秀男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箭神再世!

第四百一十七章 箭神再世!

        张麟专注地盯着三个目标,在脑子里快速计算每个目标的移动速度和方位,什么时候会在什么地方形成一条线,他希望一箭能贯穿三匹马。

        他微调好了角度,然后在恰当的时机,果断地拉下了射击杆。

        “哧~”

        这支弩箭以更低的角度,发出更加尖锐的呼啸声,向着战场上疾射而去。

        这一次,当弩箭射出时,敌方的将士无不惊骇倒退,胡乱地进行躲避,哪怕弩箭只是从他们的头顶上空呼啸而过,哪怕弩箭离他们的头顶尚有数丈的高度。可见第一箭已经给敌方造成了很大的震慑。

        弩箭最先射向骑黄骠马的将军。

        此人正是右鹰扬卫大将军程舞阳,他驰骋于战场的最前面,在那里专注地不停地砍杀武周军士,自然成了弩箭的首当其冲者。

        “砰~”

        一丈多长多弩箭,携带雷霆之势,轰然射在程舞阳的左肩上,将他的甲胄贯穿,从右侧透出,并且继续向前飞驰,血液从两边透亮的血口喷射而出,漫天飞洒。

        弩箭继续向前飞行,速度丝毫未减,掀起惨烈的破空之声,射向骑白马者。此人正是梅花针刺客李子唐,当然,张麟并没有认出他来,只是因为对方的勇武,才将他设定成了射击目标,而他又

        在看到带血的弩箭向他大力冲来时,李子唐大惊失色,急忙抬手一拍马头,身形借力从马背上腾跃而起,离开马背五尺有余。

        呜~

        弩箭带着厉啸之声,擦着马鞍,从李子唐的脚下穿了过去。惊得他的白马发出咴溜溜地一声嘶鸣,向前猛然蹿了出去。

        弩箭继续向前疾速飞行,厉啸着,射向与李子唐隔着四五十步的骑黑马者,此人正是李子唐的手下,无崖。

        在看到弩箭迅猛而至时,无崖大骇,急忙纵身跳下马背。

        噗~

        长长的弩箭不偏不倚射中马肚子,从另外一侧贯穿而出,血液在空中飙飞,那匹武骓马长嘶一声,在弩箭所给予的巨大的惯性的作用之下,向前摔倒,并且翻滚了好几圈,最后死了。

        带血的弩箭,继续往前疾飞,卷起漫天飞舞的血花,轰然射中了在地面上步战的两名敌方军士,将他们死死地钉在地上,如同串烧一样。

        直到这时,最初被射中的程舞阳才从受惊乱窜的马背上轰然倒地身亡。

        这一箭,射中一位大将军,射倒了一位将军的坐马,同时又射死了两名军士,营造出一种所向披靡的感觉,给敌方所造成的震慑,无可想象。

        敌军登即大乱,形成了踩踏之势,被马踏人踩而伤亡之人不计其数。

        一支箭射死一名大将,射穿一匹马,还是串射了两名军士,这简直是一箭四雕啊!

        这样的射击结果,是普通羽箭或者弩箭所无法达到的,彰显了弩车之箭的超强威力。

        那些亲眼目睹弩箭射击过程的敌我双方的军兵,他们的头脑之中似乎有无数个惊雷炸响,他们的脑袋嗡嗡的,心神发生了极其强烈的震颤。

        眼前的一切对人们来说,根本无法想象。

        “罡烈公威武!”

        “罡烈公真是神射!”

        “箭神再世!”

        城楼上再次爆发出如雷一般的欢呼声。

        在远离战场的后方,在数天前被张麟射倒的大树所在的土岗上,刚刚复苏的李败德和郭湘成,遥见司旗的云梯被一箭射倒,他们的心神震骇至极,简直不可名状。

        云梯所用的木头都是异常粗大的,普通的箭矢根本奈何不了它。要将云梯移动,至少需要数十名军士同时使劲。然而,云梯居然被一箭射倒了,而且,这箭还是来自五六百步之外的城楼,这更是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

        此时此刻,他们心中有一种极其不详的念头,莫非武媚娘有天相助?

        “李相,要不暂时将大军撤退二十里,来日再来攻城?”郭湘成向李败德询问道。

        “这个。。。”李败德手捻胡须,沉吟了半晌,最后点头:“退吧。”

        司旗云梯倒了之后,李败德和郭湘成的命令无法迅速传达给在前方厮战的将军和军士,只能通过传令官,持令飞马前去告知:

        “李相有令,大军撤退三十里!”

        传令官刚刚持令跑开,又被从城上射出的一箭,将他们极为倚重的大将军程舞阳给灭杀了,这对他们来说是极大的损失。

        这一下,李败德和郭湘成不仅是心神震骇,而是心神震怖了,他们惊慌失措互相对视一眼,更加相信武媚娘如有神助,今天出师不利,必须得马上立即撤退。

        “速去传令,大军速速退后三十里!”李败德声音颤抖地大声说道。

        立即有一名传令官,驰马而去,声嘶力竭地大叫:“李相有令,大军速速退后三十里!”

        这命令通过传令官的口头传达,到达十万大军的跟前有先有后,最早收到撤退令的几支队伍已经开始撤离战场,而还有很多队伍并没有听到命令,还在对武周军士进行围杀,因此,整个战场更加乱糟糟了。

        这种乱糟糟的景象,处于同一战场的人,并不能明显地瞅见,而处于居高临下的城楼上的武周大将,则清晰地洞见到。

        “皇上,敌军已然大乱,现在可以派一支精兵出城进行掩杀,必然大获全胜~”有几位大将摩拳擦掌,向武则天踊跃请命。

        武则天也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过她并没有马上答应,因为她的心还沉浸在之前鲁莽出战而造成的伤亡的沉痛之中,她抬眼看向弩车边的张麟,和颜悦色询问道:“罡烈公,你怎么看?”

        张麟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不知道这些将军和军士的战力如何。若是战力不行,哪怕人家败得一塌糊涂,你都不能追杀,追杀出去,反而把自己的命送了,这种败绩在战争史上可不少见。

        不过这种担忧,他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必然引起现场众多将士的公愤。

        但是,他又看到,之前出城的三万军士,虽然被包围分割,败绩明显,但是直到现在还有数千军士在战场上做困兽之斗,其他卫旅应该不会太滥。

        想到这里,张麟点头:“我看行!”

        获得张麟的认同之后,武则天似乎更有信心,她的脸上露出正色庄容,在现场所有文臣武将的脸上扫视一圈,然后大声喊道:“右豹韬卫大将军殷周,左领军卫大将军雄羽,左威卫大将樊仁!”

        “在!”

        三位大将雄赳赳气昂昂走到武则天面前,高声答应。

        武则天心里的激动难以掩饰,她抬手用力一挥,以略微颤抖的声音慷慨激昂地下令:

        “你们各带本部人马,出城杀敌!不管谁,如能斩杀逆魁李败德和郭湘成,封开国侯!”

        侯爵对于皇族和后宫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那些浴血沙场的将军来说,则是梦寐以求的,谁不想生封万里侯?

        “臣等领旨!”三位大将军语气雄壮地领旨,然后带着豪迈的气势,迈着稳重的脚步走下城楼,点兵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