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女生频道 - 大玄后在线阅读 - 第448章 试探

第448章 试探

        霍章的态度不算特别郑重。

        当然,也称不上怠慢。

        顶多就是平等以待。

        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楚国公霍章,面对姜羲时表现出点自傲,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人家对待皇帝的时候照样任性妄为!

        可这落在萧红钰眼里,那便是不痛了。

        这是明晃晃的冒犯!

        曾经在神山上居住数月,深深体会到姜族对巫尊的尊敬和孺慕的她,对姜羲有着其他姜族人同样的情绪,又哪里容得霍章这般态度?

        “放肆!不可冒犯巫尊?”

        萧红钰拍案而起。

        看她目光灼灼的样子,是真的有在生气。

        霍章愣了下,挠挠头:“我有冒犯吗?”

        萧红钰仍然紧紧盯着他:“请楚国公对我们巫尊表现应有的尊重!”

        霍章挑挑眉,饶有兴趣地笑起来:“可这是你们的巫尊,又不是我的巫尊。”

        萧红钰还要说什么,被姜羲抬手打断。

        “他说得没错。”

        姜羲的平淡,也让萧红钰的火气成功消下去,听话地应是,然后坐下去。

        这可让霍章大开眼界,萧红钰可是一个在景元帝面前也能保持傲骨的女子,撇开性别身份不谈,是妥妥的名将做派,更是让霍章看好的后辈。

        怎么落在这姜族巫尊面前,就平白变得跟小绵羊似的乖巧听话?不应该啊!

        出乎意料的霍章,看姜羲的眼神,也明显有了变化。

        “怎么称呼?”

        “唤我姜羲便是。”

        霍章悄悄瞥萧红钰一眼,见她一脸的你要是敢叫就咬死你的架势,只得摇摇头。

        “不敢不敢,还是叫你巫尊吧。”霍章撇撇嘴,半点儿没有当朝楚国公该有的庄严风范,“我很好奇,书里描绘的那些姜族故事,是真的吗?我也曾在南盛见过一些巫蛊之术,号称传承自上古姜族,可落到最后,也不过是个笑话。”

        霍章摆明了不是会轻易相信人的性格。

        此前他也没有真正见识过姜族,顶多是从楚稷口里听闻一二。

        要想只相信自己眼睛的霍章,认可姜羲的存在和地位,怕是没有见识到真本事之前,都不会轻易让步。

        不过这些,姜羲都不在乎,时间久了霍章自然能懂姜族是什么。

        她更好奇霍章提到的:“南盛巫蛊?”

        霍章看她感兴趣,就挑着一些南盛巫蛊的事情给她说了。

        什么仅传女子,什么在体内养虫,什么给人下咒控制心神。

        霍章见到的巫蛊之术大部分都是迷惑人心的骗子,但他也知道,在南盛十万大山的深处,是存在真正蛊女的,那些人的手段都是阴诡可怕,行事更是阴暗下乘,让霍章很是不喜。

        所以他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也特别关注姜羲脸上的细微神情。

        像是在通过姜羲的反应,判断姜羲的为人。

        谁知姜羲听着,跟听故事似的津津有味。

        完了,一句话评价:“还有这种邪门歪道?”

        旁边的萧红钰也是义愤填膺的点点头:“没想到还有这种骗术,真是败坏姜族名声!”

        姜羲摸着下巴:“我倒是想起来,曾经有流落在外的姜族血脉,研究过一些秘法,这些什么南盛巫蛊,该不会就是姜族秘法演变而来的吧?”

        萧红钰惊讶:“那岂不是跟叛道者一般无二?”

        姜羲摇头:“也算不上,毕竟他们不是纯正的姜族血脉,多是姜族人与外人通婚生下,经过几代淡化,姜族血脉已经很单薄了,能驱使一些小术,但是不足为惧。”

        看姜羲的样子,摆明没把所谓的南盛巫蛊看在眼里。

        这让霍章也有些意外,要知道南盛巫蛊之风盛行,朝中甚至供奉蛊女为圣女,地位足以与国师相提并论,连南盛国王都要忌惮三分。

        “这么说,你们姜族是看不上这些小道咯。”

        “当然!”不等姜羲解释,萧红钰就率先跳出来当了这个发言人。她在姜族那段时间里,耳渲目染,也听闻不少,“姜族源自上古,传承数千年,浩瀚大道怎么会是区区小虫子能够比拟的?”

        霍章挑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那还真是想见识见识。”

        姜羲意味深长:“会有机会的。”

        霍章不明所以:“哦?”

        倒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楚稷,闻言开口:“你先前的打算,已经做好决定了?”

        姜羲笑着点点头:“当然。”

        看她心意已定的样子,楚稷默默把后面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他想,姜羲自有打算,他不必忧虑太多。

        “国公可是安心了?”他转向霍章,先前霍章可一直认为,他遇到的是骗子。

        所以在霍章与姜羲交谈的过程里,他一言不发,就是等着让姜羲打霍章脸。

        虽然最后事情发展与他想象中有些出入,但最后看霍章的样子,算是收敛不少,也符合他打算了。

        霍章点点头,不说完全信任,但也觉得反正来日方长。

        然后,楚稷便径直切入正题。

        “今天我们来,主要商议一件事。”楚稷从在座几人面上扫过,最后落在姜羲面上,沉声道,“宫中的十皇子,夭折了。”

        十皇子出生尚且未满周岁,乃是宫中赵淑妃所出。

        赵淑妃凭借与敏德皇后相似的眉眼,以一介宫女之身,在短短时间内飞速晋升,到现在身为位列四妃,将一众身份家境远超于她的后妃死死压在身下,顺便还带着赵家全家鸡犬升天……这些事迹,可谓是朝内外都颇有争议。

        皇帝后宫不是家事,而是国事。

        何况四妃就那么几个,赵淑妃一介庶民出身占据四妃之位,让一些家中有女儿或姐妹在后宫里的大臣们,多多少少会有些不满。

        这种不满和争议,一直持续到十皇子的出身。

        都说后宫母凭子贵。

        赵淑妃也是凭借十皇子的出生,才暂时压下朝堂上对她的意见。

        据说十皇子出生后,景元帝大感欣慰,不仅赐了赵淑妃无数奇珍异宝,还把赵淑妃那一无是处的父兄提拔到油水充足的部门,就为了博赵淑妃一笑。

        只是没想到,这才几个月,十皇子就这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