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剑魁在线阅读 - 一百七十八:壶天(六)

一百七十八:壶天(六)

        李不琢从第十七座观碑亭前离开,沿着山道向南步行,泥土间的石板路已被踩动滑溜泛光,昏暗的天光在竹从间交叠掩映成淡淡的金色,不时有隐约的鸟鸣声远远传来,壶天境并非现世,若走到壶天边缘,或站在梨山顶上,就能发现这方大小不过方圆千里的天地四周是茫茫无际的灰色浓雾,当你进入浓雾,下一刻便发现自己已不知何时转过身子走了回来。

        这方天地的飞禽走兽自然找不到足够的食物,能活在这里的都是吞食天地元气的妖类,两只雌雄蛮蛮鸟比翼飞出林间,一青一赤,十分可爱,在壶天中吃了三日腊肉白米的李不琢食指大动,顿时想打个鸟吃,一掂青竹枝,那两只蛮蛮鸟非但不跑,反而停在枝头,歪头看向李不琢。

        左边的青色蛮蛮鸟口吐人言:“他好像要吃你。”

        右边的赤色蛮蛮鸟道:“不对,他是要吃你。”

        两只鸟齐齐歪着脑袋看向李不琢:“还是问问他吧。”

        李不琢没料到这两只妖类已有灵智,一时哑然,青蛮蛮鸟又道:“不好,咱们两个他都想下手。”

        二鸟面面相觑,怪叫一声,比翼飞走。

        “浮黎十六州中妖类鲜少,壶天中的妖类,除天宫从四极蛮荒之地捕捉的以外,都是自古居住在梨山左近,与人族相安无事,在这儿居住的人,都不会伤害它们。”

        道旁有声音传来,李不琢扭头一看,是个穿着浆洗得发白的布衣、头发黑白夹杂的中年男人,面色颇为不善,眼神严厉。

        这种穿着,这般年纪,又在北丘观碑,显然就是破壁人了,这时,中年男人身边有人道:“伯扬,不知者不罪,何必怪他。”说着看向李不琢,微笑道:“壶天中的妖类多数都通灵智,刚才那对蛮蛮鸟也是在捉弄你,下次记得不要再动恶念了。”

        “原来这样,是我唐突了。”李不琢认错道,听到旁人喊中年男子伯扬,心中一动,细细打量,只见中年男子五官和赵承阳有些相似,想必就是赵承阳那位身为破壁人的大伯,赵伯扬了。

        与李不琢目光一对,赵伯扬指着李不琢过来的方向:“但身为府试考生,思考如何破碑才是该做的事,你不去观碑,从那边过来是在做什么?难道你来北丘就是为了捉鸟打牙祭吗?”

        李不琢有些莫名其妙,心想北丘并没有限制考生行动的规矩,道:“前辈误会了,我的确是在观碑。”

        赵伯扬打量着李不琢,却眉头紧拧。

        “你说你在观碑,但这里是第十四座观碑亭所在,你从北面过来,难道已参悟到十五座石碑往后了?”

        李不琢见赵伯扬这架势,知道自己若答一个“是”,赵承阳非但不会信,多半又有话说,若答个不是,就是顺着他的话头往下接,便道:“这不劳前辈关心。”

        说着,就走过赵伯扬身边,目不斜视。

        破壁人只是在壶天中修行的炼气士,而非管理者,李不琢再好的涵养,也不至于无聊到站在原地让人说教。

        赵伯扬目光跟着李不琢,眼有怒色闪过。

        “我从承阳口中听说过你,你是县试魁首,又少年封侯,这是你心气高的底子,但这些对你参悟石碑没半点助益,你可曾反省半分,为何你三日没有获得一位守碑蜉蝣认可?若你能脚踏实地,从第一道石碑开始参悟,就算比不上那几个佼佼者,你能得县试魁首,至少参悟到第五道石碑不成问题,但现在如何?好自为之吧!”

        李不琢把赵伯扬的话都听在耳中,头也不回。

        李不琢离开后,旁人有些诧异,赵伯扬为人向来好说教,但鲜有像今天这样动怒的时候,不由问道:“伯扬,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

        赵伯扬深吸一口气,才有些气闷道:“你我在壶天之中苦心参悟七十二碑刻与梨山石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从未有丝毫不敬。这少年却在北丘闲游,明明一座石碑都没参悟,神态却全然不将碑刻放在眼里,我一时没忍住,这才心境起了波澜。是我失态了,诸位道友见谅。”

        …………

        破壁人被困壶天多年,修为困顿不前,乃至心情容易烦躁,这倒可以理解。

        或者那赵伯扬根本是因为知道了句芒山下李不琢与赵承阳的冲突,借机寻衅,又或者他是出于世人所共有的、“坐看他楼塌了”的幸灾乐祸心态,来羞辱在七十二道石碑前泯然众人的永安县县试魁首。

        不论在观碑亭前偶遇时赵伯扬的斥责是出于哪一种心态与动机,都于李不琢的心境无丝毫影响。

        白游听说此事,却有些愤愤不平。

        “什么破壁人,说得好听,还不就是连第一道梨山石壁都没能参悟,才心有不甘停留在壶天里的,那赵伯扬什么破玩意儿,还真以前辈自居了!话说回来……”

        屋门口,白游看着书桌前正誊写手记的李不琢,终于按捺不住,问道:“该不会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吧,不然为什么连蜉蝣之灵也不争了?虽然蜉蝣朝生夕死,每日都有新的守碑蜉蝣诞生,但越拖到后面,参悟石碑的人越多,碑灵也越难抢到。亲哥啊,就算你再厉害,这府试四千人里面剩下的两百人也不是吃素的,你就这么托大?”

        “我能出什么事。”李不琢摇摇头,又眼神一动,“对了,听说壶天中的府试,只有七日时间?”

        白游道:“这却不知,胡老也不肯透露。但从破壁人口中传出的消息,往年参悟石碑的记录,都是以七日来算。嘿,纵使知道又如何,哪个不是日日在北丘参悟,连吃喝拉撒都舍不得花时间的,你道都像你这样故意憋着劲儿不放吗?”

        “倒不是故意的。”李不琢顿了顿,“圣人将梨山拘入壶天,使蜉蝣一族守碑,但那蜉蝣之灵虽可以助益修行,却只是表象,我们参悟的本质,却还是观碑。若因为争抢碑灵,乱了心境,反而得不偿失,不急。”

        得,人家自己都不急,他瞎着急个什么?白游暗骂一声,回房便去挑灯钻研临摹的碑刻。

        白游一走,李不琢收拾好壶天手记,看向窗外渐暗的夜色。

        “若以七日算,还剩四日时间,我已打通照海,剩下一道申脉……足够了。”

        “十二正经圆满,八道奇经俱通,两日后,我就能筑成坐照境圆满道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