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扶一把大秦在线阅读 - 第639章 诚服

第639章 诚服

        嬴高这话说完,腓力五世只能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低下了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因为嬴高所说的话每一句都是有着十分的道理的,自己最后也看出来了,罗马的骑兵是有着不小的进步的,但是自己则只不过是在心里面的想法上进步了,但是军士们的战斗力却一直停滞不前。

        特别是在马其顿有了大秦这个强有力的盟友之后,更是在招兵买马和训练上不知道松懈了多少。

        自己作死的,自己当然是要承担后果了,现在正是腓力五世作死之后所产生的后果应验的时候。

        见腓力五世不说话了,嬴高当然知道他的心里面大概是怎么想的,于是又说道:“罗马人如今的能力已经是和我们大秦不相上下,就算是真的打起仗来,我们也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而马其顿的地界,既能够直接进攻埃及,攻下整个地中海,距离罗马的领土也是比塞琉和孔雀王朝不知道近了多少,所以我们想要灭了罗马的话,马其顿的一些领土还是要在我们大秦的掌控之下才行。”

        嬴高这话说的还算是相当的含蓄的,但是要是翻译过来的话,就是你们马其顿的土地,应该给我们大秦一些了,而且这一些可一定不是小数目,嬴高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大秦要把马其顿的土地作为是攻打罗马桥头堡的,这就需要在原来属于马其顿的领土上大量的驻军以及运送物资。

        “既然整个马其顿都是大秦从罗马人的手中救出来的,大秦想要马其顿的领土,我们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阻碍之意,我么么马其顿也是愿意作为大秦的附属,和大秦一同攻打罗马人!”

        腓力五世其实在来之前就已经基本上想好了,他这次来别的不说,就算是大秦想要所有的马其顿的领土,他也是得点头答应的,他想要让自己的后半生正常的活下去的话,就必须得答应嬴高的条件,他已经打探的差不多了,不管是之前孔雀王朝的君主舍利输伽还是塞琉的君主安条克三世,那都是在大秦的都城咸阳城里面生活的相当的不错了,特别是有一些真才实学的安条克三世,还在大秦的领土之上成为了一个客卿,自己要是不能被嬴高信任继续留在马其顿的地界上的话,无非也就是和安条克三世差不多的情况。

        “好,既然如此,朕也不会将你对马其顿人的控制权立刻就解除掉的,这几日的时间之内,朕会让蒙恬将军把我们大秦想要利用的几个城池罗列出来,之后大秦的军队就可能会接管这几座城池,若是有何需要你们帮助之处,蒙恬将军也是会告知于你的,朕此来,其实就是为了攻下罗马,罗马人不被朕击溃,朕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这一下子腓力五世对嬴高就是佩服的几乎五体投地,人家专门就是来灭了罗马人的,那得是有多大的信心才能说出来这样的话。

        腓力五世知道,嬴高这么说的意思就是让他在后面给大秦的军队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虽然没有把话说在明面上,但是却摆明了已经把你当成是小弟来使唤了,但就是这样,在腓力五世看来自己起码还能以马其顿君主的身份存在一段时间呢,比安条克三世和舍利输伽不知道好了多少,所以这个差事他还是要乖乖的去做的,毕竟就现在这个情况下,自己要是不跟着大秦的话,也只有被灭掉一条路。

        “君上尽管吩咐,灭掉罗马不光是君上的夙愿,我也是十分支持,不管君上有何吩咐,我们都是会竭力支持!”

        嬴高当然也知道这不过就是腓力五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一种表现,但是他现在要的就是这么一种效果,虽然原本嬴高的想法是腓力五世有点骨气,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直接把他像是安条克三世那样送到咸阳去,然后由自己人控制马其顿的领土。

        但是那样做可能会造成的结果就是马其顿的将领和百姓对于大秦十分的抵触,那样的话嬴高光是控制马其顿可能就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显然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直接给腓力五世下命令,肯定是要比自己指挥那些马其顿人要好。

        又叮嘱了腓力五世一番之后,嬴高并没有多留腓力五世,而是直接就把他放回去了说是让他回去好生准备,好让在大秦有需要的时候能够立即做出反应。

        在回去的路上,一直跟着腓力五世的一个将领不由得在腓力五世的身边说道:“这大秦对我马其顿如何吆五喝六,我们回去之后整顿了人马又何必听从他们的意见,一旦他们真的想要将我们马其顿的领土据为己有的话,我们何不直接让他们看看我们马其顿骑兵的厉害?”

        显然腓力五世麾下的这个将领对于他们目前的处境还是十分不满的,而且他并不认为大秦能够凌驾于他们之上。

        听了他的这话之后,腓力五世叹息了一声,摇头道:“我们已经被证明了在罗马人的骑兵的攻击之下毫无还手之力,而大秦的骑兵,只可能比罗马人的骑兵更加的厉害,我们要是回去之后就对大秦爽约的话,等待我们的将会是比上一次更加强悍的敌人,我们能够在和这样实力的敌人的战斗中取得胜利吗?要是不能的话,马其顿这个名字将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腓力五世这番话说完之后,他麾下的将领当时就哑口无言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腓力五世是个有雄才大略的君主,他们也都是不错的将领,马其顿的骑兵也一直在按部就班的训练,为啥这才短短的两三年功夫,不但打不过罗马,连大秦都打不过了,他们一时间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么大的改变,但是结果又残酷的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君上,那我们……”

        “这世界早晚都会是大秦或者是罗马人的,我们要是不想就此灭亡,就只能暂时依附于其中的一个,成王败寇,我们的战士无法在站哦度中取得胜利,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就永远都不会是主宰的。”

        腓力五世也是站在云端许久的人物了,这一切他看的十分的明白,各个势力之间的争夺说白了就是一点,那就是兵力上的争夺,你麾下的军士要是能打得过人家的话,你自然就能屹立在云巅之上,要是你麾下的军士不能打得过人家的话,留给你的路就只有两条了,一条是成为人家的附属势力。另一条就是走向彻底的灭亡。

        如今要是让马其顿走向彻底的灭亡的话,那肯定是这些人心里面所不能接受的,所以腓力五世只能是选择了第一条路,他知道,想要让他麾下的将领,军士还有马其顿的百姓们认同这件事是十分不容易的,但是只有自己在,只要马其顿这个名称还在,那么就总会有人铭记着马其顿的那一段辉煌的历史的。

        “那君上以为,大秦和罗马,到底哪一方能够称霸与世,如今君上选择了大秦,依我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罗马人就算是我们服软了也肯定是会对君上和我们马其顿的将领行那杀之而后快之事的,但是一旦最终大秦在和罗马人之间的战斗中不能取得胜利的话,等待我们的依旧会是灭亡的结局。”

        “不错,这个世界上,要是有我们马其顿,就最终不会有罗马,要是有罗马人的话,最终也就不会有我们马其顿,但是之前给我的并非是只有大秦一个选择,我们之所以选择大秦,是因为我在大秦将领和军士的身上看到了一种罗马人没有的潜力,大秦人现在无疑拥有一个十分强悍的皇帝,他能够在遥远的幕后指挥着大秦的将士们攻下了孔雀王朝和塞琉的地界,就足以说明大秦将士们对于这个皇帝的忠心和这个皇帝的远见,还有,他在大秦的地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没有人能左右他的决定,更没有人能够撼动他的尊严,最重要的是,他还不到三十岁。”

        腓力五世的脑袋显然也不是白长的,他对于大秦的分析还是十分的透彻的,今天他虽然不过是第一次见到嬴高本人,但是一看嬴高的言谈举止,同为君主的他就知道嬴高是个啥样的人。

        “那罗马这一代的执政官的据传言也是十分的强悍,要是没有他的屡次阻拦的话,我们这几次也不会全部失败,大秦的皇帝再厉害,看他的模样好像也是不能亲自带兵出征,人家罗马的执政官可是能够亲自在前线指挥的。”

        “罗马的执政官再厉害,他也并不是罗马的君主,也不是罗马的皇帝,在他的背后还有罗马的元老院,一旦罗马人遇到了大事的时候,元老院并不一定会一直跟罗马的执政官一条心,要是他一直打胜仗还好说,一旦哪一天打了败仗了,元老院可就会换成另外的一副嘴脸了。可惜我们马其顿并不是那个能够让罗马人打败仗的势力。”

        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之后,腓力五世不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应该是不会有什么机会了,能够最终保住马其顿的名号,就已经是自己所能够做出来的最大的成绩了。

        当腓力五世从塞琉回到了马其顿之后,罗马的执政官也从马其顿回到了罗马的地界上,对于这一次自己功败垂成的经历,他还是十分气愤的,如果大秦不是在那个时候加入了进来,他是完全有机会把马其顿的一大半领土都划入到自己的麾下的。

        但是大秦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了进来,不管是时机还是兵力都把握的是那么的准确,以至于最终成功的摘了桃子。

        这一战对于罗马人来说损失还是十分的惨重的,他们以近乎十万人的代价收割了腓力五世不少于十五万精锐骑兵的性命,要不然的话腓力五世当然也不会直接就跟大秦服软了,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时代里,不管是什么样的势力,都难以在损失了十五万最为精锐的大军的情况之下保持着对最强悍的势力的战斗力。

        罗马人这一战的目的非常的明确,那就是去攻打马其顿,在这样的目的下,这一次的行动显然是失败了,所以罗马执政官回到罗马的境内之后,得到的支持也并不是十分的多。

        特别是罗马的元老院,因为在他出发的时候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有信心能够灭掉腓力五世,但是现在却是铩羽而归,显然是无法让元老院的人满意的。

        “为何大秦的军队一出现我军就直接溃败了,我们为何不像击溃马其顿人那样将大秦的骑兵也击溃?”

        当罗马的执政官面对着罗马元老院的时候,元老们的第一个问题正是他们心里的确不能理解的,为什么罗马骑兵能够把腓力五世麾下的人给打的落花流水,但是在跟大秦骑兵交战了一次之后直接就撤军了,虽然罗马的大军的确是在和腓力五世麾下的战士的交手中损失惨重,但是在那个时候并非是没有一战之力的。

        面对这样弱智的问题,罗马的执政官心里面有一种想要直接把问出这个问题的老头子一刀砍了的冲动,他知道,在自己率领的大军中肯定是有着元老院的人的。

        而且元老院的人派去的人根本就不会掺杂任何的个人情感的将战争的情况告知元老院,他们只会陈诉事实,但是听到了事实之后,他们又完全不知道执政官到底是为啥会做出当时的决定,所以他们会用自己脑袋里面想象出来的东西去质疑他的决定,这无疑是十分愚蠢的行为。

        “因为我们的骑兵在实力上并不能完胜大秦的骑兵,这些年我们在进步,大秦也在进步,再加上我们乃是疲敝之师,苦战下去,只能一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