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仙籍在线阅读 - 第309章 那我试试

第309章 那我试试

  苏籍挽了个剑花,尽显青藤剑的轻灵巧妙。

        但长老弟子们俱都见识不凡,心知这再如何轻灵巧妙,毕竟本为木质,遇上利剑,在两人修为相差不大情况下未免吃亏。

        如果苏籍采用游斗的方式,适才胜过水灵子的势便又付诸东流。

        玉阳子瞧着苏籍潇洒自若的姿态,微笑道:“我总说你懒散,不过你有时候确实灵气十足,我便待你攻我,现在看来,却是不行了。”其

        他长老弟子只看到苏籍剑花的轻巧,而玉阳子却看到苏籍这一起手式下竟是无数绝妙剑招的开端,若是他静待苏籍攻他,苏籍那剑招就如三生万物,最终做千丝万缕将他牢牢捆绑住,一身惊天动地的剑术自是施展不出来了。

        这一剑在剑道也有个名头,叫做一剑生万法。

        玉阳子走的不是这个路子,却也不得不承认,苏籍剑道修为决计不在自己之下。他

        一剑生生刺出,浑如晴天霹雳。

        毫无征兆,却又精准地锁死苏籍所有后路,如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逼迫苏籍和他对剑。

        令青藤剑对铁剑,他胜算自是大增。

        苏籍见状丝毫不惊,一剑也一往无回刺过去。

        玉阳子感知到剑身已经触碰到对方的青藤剑,还来不及欣喜,登时感受到一股如山如岳的力量,震得他气血动荡。明

        明是铁剑比木剑更锋锐,但是一阵金铁交鸣西,玉阳子的铁剑颤动不止,竟给苏籍的木剑荡开。

        玉阳子退了一步,叹服道:“武学中举轻若重之道,到你这算是尽头了。”两

        人交手看似没有特别大的动静,可是如果任何一位坐照以下的武学宗师插手其中,立时就要被两人交手的力量撕扯粉碎。这

        也是两人武学高明到不可思议,故而能将力量含蓄起来,只求对敌杀伤。

        而且这里是清微祖庭,若是两人大动干戈损坏了什么,亦是罪人。

        苏籍道:“师兄出了一剑,小弟要还你一剑了。”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大江之无穷。”苏

        籍提剑长吟道。整

        个人化作剑光。这

        身剑合一的手段本也不足以叫四子级别的人物动容。但

        此时丹阳子和玄阳子脸上都有一分惊讶。

        玉阳子满目凝重。苏

        籍那一道剑光好似天地间不可捉摸的灵气,乍隐乍现,若往若还。比水灵子之前化身水汽还要不可捉摸。这

        即是镜花水月大法的妙谛,亦不局限于镜花水月。

        玉阳子缓缓劈出一剑,整个空间都仿佛在颤动。丹

        阳子叹息道:“十方绝灭,师伯,你出手吧,不然这祖师祠堂怕是保不住了。”

        玄阳子点了点头,捏合一个印诀,竟是九字真言的“临”字诀。

        这道门至高奥秘,自从天阳子去后,只有苏籍才会,但玄阳子竟然也会这一招,而且“临”字一出,竟是一个巨大的气罩,将苏籍和玉阳子笼罩起来。

        顾幽月见状道:“不公平。”

        旁人还以为她是担心师父,其实她是觉得这气罩一出,苏籍游走的空间便更少了,哪里能扛得住师父的十方绝灭。

        反正苏籍当教尊是最好的选择。

        丹阳子笑了笑,说道:“他们不会有事的,是怕你们有事。”那

        “临”字诀气罩一出,玉阳子更无顾忌,十方绝灭的威力尽数展现,无差别充斥气罩之内。苏

        籍如一叶扁舟在这惊涛骇浪的绝强剑气中,无可躲避。玉

        阳子施展如此狂猛刚烈的剑气,仍是能吐气开声,说道:“只要你能挺过我这波十方绝灭,我便认输。”苏

        籍微笑回应道:“不劳烦师兄相让,我自能破得。”

        他话音一落,不再是一叶扁舟,竟是一轮冉冉升起的明月。

        纵使惊涛骇浪,于明月何损?

        一轮轮明月映照在剑气中,似情人手抚摸少女发怒的面庞。

        一切终归平静起来。那

        十方绝灭的剑气最终都汇聚在一轮明月里,波澜不惊。

        苏籍自空中缓缓落下,似遗世独立的仙家,不染凡尘。他

        缓缓道:“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胸

        前正是一轮明月,蕴藏着可怕的剑气。

        玉阳子见状,没有失败后的恼羞成怒,反是哈哈大笑,抱剑离去。顾

        幽月忙道:“师父,你拿的是我的剑。”

        玉阳子人已经去的远,声音远远传来,说道:“今后你用师父的剑吧。”一

        把湛湛如青天的神剑插在顾幽月面前,这是古今有名的神剑“清冥”,亦是玉阳子的佩剑。苏

        籍将那一轮明月打入清冥剑身里,一声悠长的剑吟响起,这神剑竟似活过来一般,将要化龙升天离去。

        不少长老弟子都羡慕不已,这剑一看已经不是神物来形容了,落在顾丫头手上,暴殄天物啊!

        顾幽月握住剑柄,将剑拔出来,毫不珍惜道:“都没剑鞘,还没我之前的剑好看。”

        苏籍笑道:“不然你给我?”

        顾幽月道:“不要,你赢了我师父,我才不给你。”

        苏籍摇了摇头,又向丹阳子和玄阳子道:“两位师兄,你们谁先来?”

        丹阳子还没开口,玄阳子便道:“我侥幸学了‘临’字诀,若你能将我的‘临’字诀破去,便算你赢了。”他

        再捏了一个印诀,一面一人高地弧形气罩出现在苏籍面前。适

        才他以木水相生,引了玉阳子的金行剑气,这才胜了。现在要破玄阳子毕生功力汇聚的“临”字诀,却是没有半分取巧的地方。

        如果他不将明月打入清冥剑里,凭明月所含的剑气,说不准就能破开眼前的气罩。但

        玉阳子对他是有好意的,苏籍便将人情还在顾幽月身上了。苏

        籍并不遗憾,悠悠道:“那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