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无敌狙击兵王在线阅读 - 第498章 继续赌啊

第498章 继续赌啊

        徐珍儿挽着大胖子的胳膊,进门之际,还不忘回头看李仁杰一眼。

        那意思十分明显,能进来就进来,进不来回车里等我。

        至于李仁杰有没有钥匙进车,她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办案,李仁杰受些委屈就受此委屈吧。

        当往后去进的门一关,李仁杰转身就跑,出了哗克城的大门,来到停车城。

        他打开装备库的大门,打开双肩包,为自己贴上胡子,戴上帽子墨镜,又换了一身衣服。虽然,没有直接贴人脸,变成另外一个人,可也大变样。

        他都没办法一眼认出他来,更别说其它人了。

        他挑了几样装备,掖在身上,下了车再次进入哗克城,直奔后边而去。

        来到那几家类似银行的地方,他挑了一间,将老八给他的银行卡直接往前一递,说:“办张会员卡。”

        很快,一张会员卡就拿到手中,而那张银行卡里的钱全都转存到会员卡中。

        李仁杰再次来到那扇门前,拿出会员卡亮了一亮。

        这次,保安没再阻拦,恭敬的把他请了进去。

        里边还是赌博的,不过比之前边,要忧雅清静许多。一条优雅曲折的小径在竹林中蜿蜒前行,每隔一断,就会有座四合院一样的建筑在旁边闪现。

        四合院的大门洞开,门口竖着一道旁子,写着里边正在赌什么。

        李仁杰一间四合院一间四合院的进着,没见徐珍儿,至于见到孙公子没有,不得而知。因为他根本不认识孙公子。

        走到一间用骰子赌大小的四合院,他照例拐了进去。

        与其它的四合院一样,东西厢房是客人休息吃饭喝酒唱歌的地方,正屋则在开赌。

        李仁杰瞥了一眼,看到了两个熟人。

        一个徐珍儿,正傍依在胖子旁边。

        那胖子显然输了不少,脸上流淌着油汗,桌子上的筹码也仅剩薄薄的一些。徐珍儿则在旁加油鼓劲。

        另一个是韩民智,正卑微的坐在一位少年旁边。每当少年赢了,他欢呼雀跃,将筹码往少年身前捞。

        若是少年输了,他则唉声叹气。

        屋里参赌的一共六位,少年身前的筹码越来越多,其它五位身前的筹码则越来越少。

        不时,有人输光了筹码,摇摇头起身离去。

        最后仅剩那个大胖子,他把身前仅剩的一点筹码往前一推,说:“我赌小!”

        那少年则随意的推出一些筹码,说:“你赌小,我自然赌大了。”

        庄家开始摇骰子,很快出点,四五六大。

        那个大胖子摇了摇头,起身要走。

        徐珍儿拉了一把,说:“继续跟他赌啊!”

        大胖子骂了一句:“都是你这个倒霉催的,害得老子输了一百多万。”说罢,推了徐珍儿一把,差点将徐珍儿推到地上。

        那少年哈哈大笑,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你们华国人不都是财大气粗吗?怎么一个个如此小家子气,才输了这么一点,就夹着尾巴溜了。以我看来,什么华国人,不过是酱狗吧了!”

        韩民智说:“孙公子此话可有出处?”

        那少年说:“华国人只是会做炸酱面的狗罢了,不是酱狗是什么?”

        韩民智点头称是:“此言有理。我先以为他们是粪胞呢,原来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只是酱狗。”

        大胖子一走,韩珍儿也就没有留下来的理由,毕竟她是大胖子带来的。

        虽然,韩珍儿已经确认,这个孙公子就是主犯之一,想立即将其抓捕起来。可韩民智在此,她小小一个汉城巡警,想在主管汉城所有警力的治安正监面前把人带走,难度无异于登天。

        她十分想继续留下来,实在找不出借口,只得起身跟在大胖子身后走。

        当经过李仁杰身旁,她的胳膊被李仁杰扯住。下意识的,她就想使个过肩摔,可马上意识到,她现在的身份只是有钱人身边的玩物,如此干岂不是暴露身份。

        于是,她强忍住摔其一把,再揍其一顿的冲动,问:“你想干什么?”

        李仁杰压着嗓子说:“小妞,长得不错嘛。来,陪爷爷赌一把去,若是能赢,爷爷不会亏待你。”

        韩珍儿看了面前这个家伙一眼,黑天半夜的戴着黑镜,该不会有病吧。而且一口一句爷爷,简直太嚣张了。

        可,有病归有病,嚣张归嚣张,只要能让她继续留在这里,等韩民知一走,就能抓捕。

        这是一个机会!

        韩珍儿妩媚的一笑,说:“大爷,那可说定了,一会赢了,可得给我分红。”

        李仁杰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说:“来,给爷香一个,分红大大的。”

        韩珍儿眉头一皱,还是嘟起嘴亲了一下。

        李仁杰哈哈大笑,伸手就在韩珍儿的翘臀上拍了一下。也不管韩珍儿是怎样的恼怒模样,搂着韩珍儿就往里走去。

        他冲孙公子说:“你不是说我们华国人小家子气吗?我跟你赌把大的。”

        孙公子大喜,说:“好啊!怎么个赌法?”

        李仁杰说:“咱们也不要荷官了,直接对赌,一把一百万起如何?”

        孙公子嗤之以鼻,说:“才一百万?”

        李仁杰说:“我说的是美元,你不会以为是棒子币吧!”说话间,手又在韩珍儿翘臀上捏了一把。不等韩珍儿恼羞成怒去扳他的手指,他已收手并将手放到桌上。

        孙公子大喜,说:“好!你来当庄,还是我来当庄?”

        李仁杰说:“就由你来当庄吧!”他将会员卡往前一推,又说,:“先给我换一百万美元筹码来。”

        就在这等换筹码的空隙,韩民智凑到孙公子耳畔,欲要轻语细言。

        李仁杰说:“怎么,你们还有正事要谈?那就不赌了!”

        孙公子将韩民智往旁一推,明显不悦,说:“一会再说!”扭头对李仁杰笑道:“什么事也没有跟兄弟对赌这事大。”

        李仁杰拍手道:“痛快!”将新换来的一百万美元筹码往前一推,继续道:“第一把开始!孙公子坐庄,您先选。”

        孙公子说:“今天,好像大跟我有缘,我就选大吧!”

        李仁杰说:“那我选小。”

        结果很快出现,三个骰子相加,是个大。

        李仁杰直接掏出自己的卡,说:“这下,我赌一千万,再给我换一千万美元的筹码。”

        结果是,又输了。

        李仁杰又说:“再给我换一亿的筹码,这次我赌一亿美金。”

        孙公子似乎明白李仁杰的意思了。

        对方这是想以不断累加的形势跟他赌,如此赌有一个好处,只要赢一把就能连本带利的全回来了。

        可问题是,对方有那么多钱吗?九成往上,一亿美金是最后的本了,只要赢了这一把,对方只能投降认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