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在线阅读 - 第1062章 陈炀!

第1062章 陈炀!

        陈炀不想死!

        哪怕他依旧还是告诉自己,这里是幻境,但当对方掐着自己,那种窒息的感觉以及死亡的气息到来时,陈炀还是选择了反抗。

        两个被禁锢了修为,没有法力的人,在这如洞穴般的藏身之地内,展开了一场厮杀,最终是陈炀赢了。

        他瞎了一只眼睛,以此为代价,掰断了那青年的脖子。

        只是那青年临死前的目光,所透出的悲伤以及咽气前的最后一句话语,让陈炀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你很快,就明白是真是假了。”

        这句话,回荡在陈炀的脑海里,直至这一天的午夜到来,浮现在陈炀脑海的画面,首次没有出现亲朋的死亡,但却出现了一个老人。

        这个老人,陈炀没见过,但他见过对方的雕像,他是……圣宗的创造者,这宇宙里唯六的仙人之一,圣宗门人,都称呼他为圣仙老祖。

        “所有参与这场游戏,且完成一次要求者,都能看到老夫的这个投影!”

        “不要质疑,也不要带着期望,这不是试炼,也不是考验,你所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如果你看到了亲朋死亡,那是真的死亡了。”

        “信不信,在你自己,若不想参与了,自杀或者被人所杀即可,但若想继续参与,那么当你杀满一百人时,我会告诉你一点你想知道的答案。”

        “以此类推,在一千人,一万人,十万人,百万人乃至千万人的每一个节点上,我都会告诉你部分答案,直至最后……不知谁有资格,从老夫这里,得到完整的答案!”

        画面消失了,陈炀呆呆的站在那里,沉默了很久很久,直至最后,他走出了藏身之地,这个时候的他,眼睛里还存在着往日的光芒,虽然黯淡了一些,可依旧还有。

        数日后,他们这一批百人,几乎死亡了九成,这个时候……又有一批百人修士,降临在了这座血色的监狱里。

        于是一场新的杀戮,又开始了,一天,一个!

        而每隔几天,就会重新降临一百人,使得这座血狱的颜色,慢慢彻底成了血色,甚至地面也都汇聚成了血泥,恶臭,腐朽,死亡的气息,在这里不断地弥漫,越来越深。

        仿佛没有尽头,仿佛永远也不会出现,这里只剩下一个活人的时候,因为一天之内,当一个人杀戮第二个人时,会有无形之力降临,一次次的削弱杀人者,使得杀人者,越发虚弱,难以继续,只能被当天拥有杀人名额之人反杀!

        周而复始,超过了噩梦。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陈炀的耳朵已经没有了,他的鼻子上也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疤,一条腿瘸了。

        这些代价,换来的是他终于等到了斩杀一百人后,脑海再次浮现的,圣仙的身影。

        “生命是什么?能听到老夫这句话的小辈们,你们可以仔细的思索,老夫会在千人时,告诉你们我的看法。”

        画面消失,只有这一句话。

        陈炀仅剩的右眼里,曾经存在的光,已经所剩无几,因为听到这句话,看到圣仙的身影,他所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自身,还有这段时间里,他数次因各种意外,没有完成杀戮后,脑海浮现的亲人的一次次凄厉惨死。

        他的母亲,死去了,他的爷爷,死去了……

        每一次亲人的死亡,都会让他眼睛里的光,消失一些,这样的日子,继续在流逝,周而复始,不知过去了多久,当有一天,陈炀最后一个亲人死亡的画面,浮现在他脑海时,他目中曾经的光,好似微弱的火苗,仿佛随时可以彻底熄灭。

        这个时候,在这弥漫了血腥,甚至连自身都被染红的监狱里,陈炀第三次看到了圣仙的身影,听到了他的话语。

        “生命……是虚幻的,只不过是一场笑话而已,就如同这个宇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还有三十年,就会消亡,会被重启……而我们,需要一场仪式,一场……屠神的仪式!”

        这一次圣仙的声音里,所蕴含的信息太大,可落在陈炀的耳中,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在这小小的血色监狱里,他在数日后,从新降临的一百修士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师妹……”这是第一次杀人后,到现在,陈炀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他的神情,也随着身影的出现,随着话语的说出,变的颤抖,变的重新有了光芒,变的再次出现了憧憬。

        两个曾经有婚约的人,再次的相遇,却是在这血色的地狱中,虽然这里不应该有温暖,但小师妹的出现,让陈炀近乎枯萎的生命,有了更多的动力去努力活着,因为……那是他的希望!

        相依相偎。

        小师妹的到来,告诉了他一切,如圣仙所说,他的亲人,都死去了,外面的世界,也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颗颗星球没有任何征兆的,开始了崩溃。

        无数的生命,也都没来由的癫狂,整个宇宙,似乎都在颤抖……

        陈炀沉默,他已经不想去思考外面的世界了,他只想和小师妹在这里,努力的活到死亡的到来。

        但事情,往往与他所想,是不一样的,虽然两个人的力量很大,可随着时间一次次流逝,陈炀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他的修为虽在恢复,可却比不过伤势的严重,而他所在的血色监狱,也终于在某一天,被打开了。

        因为他做到了,在下一批降临者出现前,终于让这血色监狱,只剩下了一个活人,这不是因为他的出手,而是因为……另一个人自杀了。

        这另一个人,就是小师妹。

        “大师兄,血色监狱打开了,帮你去看看,这个世界……这个宇宙,到底怎么了。”这是小师妹自杀前,轻声的呢喃。

        抱着小师妹的尸体,陈炀哭了,哭声很大,身体剧烈的颤抖,越来越深的痛,在他的心底不断地累积,不断的爆发。

        同时,他也看到了所在的血色监狱,在打开后,浮现在眼前的一片血色的世界……这片世界,浩瀚无边,弥漫了血海,而这血海的形成,是因一座座数不清岛屿内,流出的鲜血汇聚而成。

        血色监狱,只是一座小岛,监狱外……是一座更大的天地监狱,依旧是血色,依旧没有希望。

        杀戮……依旧还在,规则,一样没有消失,每天,杀一个。

        至于对象,则是从各自小岛内,走出的修士,因为这里的小岛太多,修士的数量……陈炀无法计算,但他已经明白了一点,这一次所谓的游戏,参与的不仅仅是圣宗,而是所有的宗门,所有的年轻一代,都被陆续送了进来。

        若不杀,因早就没有亲人可死,所有惩罚变成了自身来自灵魂的撕裂剧痛。

        这是一种折磨!

        因为在这更大监狱里,虽修士数量极多,但每一个都是从杀戮里挣扎出来,任何一位,都不会轻易被杀死。

        所以更多的时间,大多数人都是处于被惩罚的状态,身体,灵魂,一切的一切,都在撕裂,都在剧痛。

        “这一切,到底怎么了……”陈炀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甚至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多少次,他想过自杀。

        “或许,我是想听到答案!”

        时间在他的痛苦中,慢慢的流逝,因长久无法完成任务,陈炀在剧痛到了一定程度后,他的另一只眼睛,失去了所有的光芒。

        整个世界,应该会在他的眼中,变成黑色,可失去了眼睛后,陈炀所看到的,却是血色,浓浓的,化不开的血色。

        可他依旧还在坚持,许久,许久……直至陈炀的双臂也都融化,半个身子腐烂,他只能浸泡在血海里,痛苦已难以用言语去形容,但他还活着,没有去选择自杀。

        虽然圣仙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将这里遗忘……

        直至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另外的半个身体,也都腐烂,整个身躯只剩下了半个头颅,明明应该死了,但他依旧以这种诡异的状态活着!

        这个时候,有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回荡在了他的脑海里。

        “所有人都死了,你为何还要坚持?”

        “因为我心里有怨,对圣仙的怨,对所有人的怨,对这个世界的怨,对这片宇宙的怨……”

        “我恨这天地,我恨所有生命,我恨我的命运!!”

        “所以……我要活着,我要亲眼看到这个宇宙的碎灭!!”陈炀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已经疯了。

        清冷的声音沉默了许久,好似一年,好似十年,也好似一百年,才再次传来。

        “这个宇宙的六仙,想要制造一把能杀我的兵刃,化解宇宙的重启,所以才有了你等众生的凄厉之怨……”

        “他六人失败了,而你……不是他们的选择,已被遗忘在了此地,可惜这六人愚蠢,选错了目标,不然选怨气达到如此程度的你,或许真能杀我……”

        “但终究你的怨与恨,与我存在因果……我不知我的下一世苏醒后,会是什么性格,可能如这一世一样,也可能变得善良无比,但我想……你若成为一把武器,或许会很有意思。”

        “一把能杀我的武器,一把集合了你所有的恨与怨的武器。”

        “很期待呢。”随着声音的回荡,一股大力从八方聚来,扫过陈炀的残骸,将他的意识卷走,使得这一刻陈炀,看不到所在的世界,与他双目还在时,已完全不一样了。

        这里一片漆黑,似宇宙,但却没有色彩,似星空,但却没有星辰,有的只是一片虚无,以及在那虚无里……存在的一个身穿白色宫装的女子身影。

        这女子容貌绝世,悠然的站在那里,手中有一本虚幻的书,此刻抬起手,将面前的书页翻起,在这一页上,有众生的画面,仿佛代表了这个宇宙的一切。

        而如今,随着她的翻起,眼看这一页就要被翻过,但就在这一瞬,女子的手忽然一顿。

        “好像……我以前见过那个有点特殊的魂……”女子皱起眉头,仔细思索后,轻叹一声。

        “原来是它……”喃喃中,女子的目里,露出一抹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