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在线阅读 - 第708章 露西亚人偶杀人事件9 结束

第708章 露西亚人偶杀人事件9 结束

        “城户侦探?”

        犬饲高志神色愕然,撑着餐桌站起身,朝高成不满道:“难道你想说凶手是你自己吗?还是凶手真的自己也喝了安眠药?”

        “凶手的确喝了咖啡,也加了糖。”

        高成已经定下心来,决定发挥自己的全力,让整件案子到此为止,现在的他已经是日本屈指可数的顶尖名侦探,已经有能力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开什么玩笑?”犬饲高志眼里满是失望,“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就为了陷害罗塞斯?!”

        “或许也有这种可能,不过凶手并不是为了陷害罗塞斯先生才没行凶,准确的说,凶手根本就没有喝安眠药……”

        高成将咖啡杯挪到自己面前,没等犬饲高成开口反驳就接着说道:“如果不能看到全面的话,很容易就会落入凶手预设的陷阱里面,的确,昨天其他人都喝了加砂糖的咖啡,可是如果安眠药只是在砂糖里,未必就能够喝到……”

        “什么?”犬饲高志愣了愣,好笑道,“这怎么可能?”

        “一般人会觉得不可能很正常,”高成看了犬饲一眼,将咖啡端到面前道,“不过我们侦探的重要特质就是永远保持怀疑,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再怎么不可思议都值得反复去探究,为什么就没有不喝到安眠药的办法呢?”

        听到高成的话,犬饲高志面色微变。

        这根本就变相说他是个外行侦探,名侦探就真的了不起吗?

        “怎么想都不可能办到吧,城户侦探?”犬饲高志咬牙道,“难道你要颠倒黑白吗?”

        “我现在就可以演示一遍,将掺了安眠药的砂糖放进咖啡杯里,喝光咖啡却不会喝到安眠药的手法……”、

        “为了更加直观,砂糖需要替代成辣椒粉,结果应该差不多。”

        高成在众人注视下起身拿过餐车上的调味盘,取出砂糖还有辣椒粉,最后往咖啡里加了一勺辣椒粉,等了一会才推到了犬饲面前。

        “好了,请用吧。”

        “我……”犬饲干咽了口唾沫,看到高成不像是捉弄他的模样,咬咬牙端起咖啡喝下去一小口。

        预想中的古怪辣味没有出现,有的只是淡淡苦味。

        “怎么会?”

        犬饲目光颤动,忍不住再喝了一口,却依旧没有尝到辣味,直到快喝完才发现杯底有块奶糖状的白膜。

        “是牛奶膜,”高成解释道,“因为咖啡里面加了牛奶,只要放上一段时间,表面就会产生这样一层膜,像我刚才一样直接加一勺粉末的话,粉末会被包起来不融进咖啡,只要注意点就不会破……

        “这就是不喝到安眠药的办法,相当冷门的小知识,不过对经常在咖啡里加牛奶的人来说应该也算是常识了……”

        高成目光越过失神的犬饲高志,落在女佣桐江想子身上。

        “因为已经有过一次被下安眠药的体验,昨天晚餐大家都很小心,犬饲又一直盯着,如果不加砂糖的话不可避免会先遭到怀疑,所以凶手才会使用这种办法,装作和大家一样喝了加砂糖的咖啡,只要事后收拾餐具的时候处理掉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犬饲高志回过神,跟着惊讶看向茫然模样的桐江想子:“餐具的确是桐江小姐收的……可是也没有证据表明凶手用了这个手法啊!难道你要说桐江小姐是凶手吗?她根本就和遗产没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吗?”高成打断道,“如果山之内恒圣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你们5个候选人继承遗产呢?”

        “什么?”

        “难道就没想过吗?山之内恒圣怎么会让自己讨厌甚至憎恨的5个人成为遗产继承人呢?”

        高成看着面色沉重,还在自欺欺人的犬饲高志。

        利令智昏,或许这些人不是没有想到,只是数十亿日元对这些继续资金的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作为评论家的神明先生,在山之内作品入选文学奖的时候,只有他提出异议,导致作品落选,幽月小姐的插画事件,同样也是毁了山之内一部心血作品,表面上山之内是笑着原谅了,恐怕心中把幽月小姐恨到了极点……”

        高成直接撕开真相,视线让旁观的梅园薰惊了惊。

        “还有梅园小姐,偷了山之内重要的创意,甚至得到了大奖,宝田先生,虽然只是个编辑,但在催稿方面是出了名的严苛跟难缠……”

        犬饲脸色发白,不管发抖的梅园薰,直视高成颤声道:“我和老师只不过是邻居……”

        “原因山之内不是在遗言中说得很清楚了吗?”高成平静道,“到最后都还要提及你那些猎犬,对需要集中注意力创作的作家来说,因为吵闹的狗吠声杀人也不奇怪,山之内的真实模样我想你们心里应该也有个底了,真的是个高尚的人吗?”

        犬饲一屁股坐了回去,脸上冒出汗水道:“老师……老师他想杀了我们?可是……这和桐江小姐有什么关系?”

        “因为山之内需要一个执行者,一个代替自己杀人的合适工具……”

        高成顿了顿,看过在场众人继续推理道:“在各个房间找机关时我就发现了奇怪的地方,梅园小姐房里的保险箱不像是长久不用的样子,可是山之内却住到了桐江小姐隔壁的房间,一开始我也以为山之内只是为了方便偷窥,在找到第二封遗书的时候,我却明白了……

        “山之内一定是在偷窥时发现了什么,从偷窥转变成了监视,最后甚至由于某种原因,将桐江小姐选为了自己的执行者……”

        “你找到了第二封遗书?怎么会这么快?”

        犬饲高志、梅园薰还有其他人纷纷惊愕看向高成,只是不等宝田高兴,高成就摇头道:“还有人比我更早,而且在第一天就已经看过遗书内容,也因为这样才对神明先生下了毒手……”

        桐江想子脸色已经僵硬起来,特别是听到“山之内执行者”称呼,肩膀更是禁不住轻颤,在听到高成看过第二封遗书后,两眼直接瞪大。

        “城、城户侦探,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怎么会看到什么遗书呢……”

        “第一天看到遗书的机会只有一次,当时大家都在看录像带,桐江小姐你在哪里?”高成忽然问道。

        “这个,”桐江想子面庞绷得更紧了些,干笑道,“因为马上就到晚餐时间,所以我还在厨房……可是我很快就过去了……”

        高成盯着桐江想子看了一会,好笑道:“第一天我们看了两次录像,桐江小姐怎么知道我说的是第二次呢?”

        桐江想子目光骤缩:“因为……”

        “因为藏了第二封遗书的暗格只有十点才能打开,是这么回事对吧?”高成直白道,“有头先生第一次播放录像的时候,一开始你也在场,恐怕才得到山之内提示你就已经有了线索,所以才会立刻离开,我因为肚子饿去厨房的时候,你应该已经知道遗书位置了,所以对于谜题一句话都没有问我……”

        面对脸色难看低下头的桐江想子,高成暂时放下咄咄逼人的气势,脑海里浮现出发生在别墅的一幕幕画面。

        能够犯下残忍命案的人,绝对不想外表看起来只是个不经世事的花季少女,山之内或许是发现了面具下的真实桐江,甚至是发现了更大的秘密。

        桐江不惜杀人也要得到遗产的秘密……

        “城户侦探,”高远遥一伪装的面具男突然开口道,“就算你说得有道理,但如果凶手是桐江小姐的话,昨晚又是怎么回事?按照凶手原计划,应该有办法杀人才对,最有嫌疑的是原本保管锁架钥匙的管家……”

        高成收拢思绪,视线转向高远遥一。

        “罗塞斯先生,既然你也是魔术师,难道就没看出来吗?只能打开锁架去钥匙,根本就是当初建造这座别墅的俄罗斯魔术师留下的心理陷阱而已,咋看之下办不到的事情,实现之后才叫魔术……”

        高成说着再次看向桐江想子。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凶手对这座别墅的了解程度绝对超过了一般人,当然也包括了钥匙的秘密,也就是钥匙圈独特的形状,只要借助钥匙圈突出部分就能解开套绳取下钥匙……只要知道这点就足够用来杀人了……

        “所有证据都表明,凶手确信钥匙的秘密只有自己知道,并且一开始就决定利用这点进行犯罪,比如说杀害幽月小姐的时候……”

        “幽月小姐?”犬饲惊讶道,“凶手不是事先躲在酒窖里吗?”

        “想要躲藏在酒窖内就必须在幽月小姐之前,如果外面的人使用这种方式当然没问题,可是别墅里的人就不一样了,特别是别墅的管家或者女佣……”

        高成让田代管家拿来了钥匙圈,巨大的金属环还有中间的凸起看起来异常醒目,就好像蝌蚪一样,尾端吊着的钥匙还是原来那般模样,钥匙太长,钥匙绳又太短,没法让钥匙穿过绳套直接取下来。

        不过,在高成拿到手后,将大部分钥匙挪走,留下一串钥匙吊在尾端,只是简单几个动作就在众人发懵的目光中接触金属圈尾端凸起取下钥匙。

        简单却又很难想到的手法,就好像当初黑魔术事件中的地毯手法一样,通过强大的心理障碍设置陷阱。

        高成放下钥匙圈让其他人尝试,沉声朝女佣说道:“桐江小姐,你大概是这座别墅过去主人的后代对吧?除了这个我很难想出其他可能,只有这样山之内才会这么自信的让你成为执行者……

        “桐江小姐,你难道还要被山之内继续利用下去吗?即使你真的杀光了所有候选人,真的就能得到遗产吗?”

        桐江想子捏着手指身形微震,抬起头死死看向高成:“什、什么意思?”

        高成迎着桐江目光缓缓道:“山之内早期作品《露西亚人偶杀人事件》里活下来的是指挥者,你只是执行者而已,这一次……作为代替指挥者死后执行计划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