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打西边来了个中年人

第八十章打西边来了个中年人

        阴凤是青山镇守,是通天境大物,是通天杀阵的主阵者,是很了不起的存在。

        但再如何了不起的存在一旦死去,也就只剩下了一具尸骸。

        如果它的尸骸还能保持住的话。

        死去的阴凤浑身覆着冰霜,就像是一只刚从雪堆里拣出来的山鸡或者锦鸡,只不过尾巴长了些。

        在那些食客的嘴里,现在的它只是可以用来炖汤或者油炸的食材。

        中年人没有理会那些食客,继续向前走去,身后传来询价与不甘心的恼火的声音。

        那些声音变成对当前世局的议论,从朝歌城里的国公联姻,说到商州城的新改建,甚至还提了几句修行界的事。

        “我想打听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那名中年人走回了食铺门前,看着那几名行商问道。

        一名行商打量了中年人一番,笑着说道:“拿你手里的山鸡来换?”

        中年人说道:“你们吃不得,会死。”

        那名行商气极而笑,说道:“果成寺的和尚也敢偷偷吃荤,为啥我们就吃不得?”

        另外一位行商见那中年人气度不凡,明显不是普通猎户,打圆场说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要打听何事?”

        “我叫西来……”

        不待中年人把话说完,前面那名行商嘲笑说道:“这是哪里来的假名字,这里是东易道,但凡来这里的人可不都是从西边来的?”

        ……

        ……

        中年人确实叫西来。

        是的,他就是离开朝天大陆一百多年的西海剑神。

        在那个遥远的异大陆,他是教庭的首席剑圣。

        他从来没有为教庭出过剑,因为不值得。

        直到前些天,他发现那片隆起的海忽然向下落去,知道朝天大陆发生了大事,忽然动了归心。

        在归途的一片海上,他遇到了刚刚死去的阴凤,不知因何原因动用极大神通,把阴凤的尸体封存了起来,没有让它就此消散于天地之间。

        令人不解的是,那间食铺里的几名行商都没有死。

        他去了东易道的一家宗派,很轻易地打听清楚了朝天大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些震动世间的大事,他都不感兴趣,不管是太平真人的野望、白真人的雄心还是被骗下来的仙人,又或者是最后修行者们的填海壮举。

        他只关心井九去了哪里。

        此次归来,他就是要与井九试剑,结果对方却忽然不见,这怎么可以?

        他离开了东易道,开始在朝天大陆寻找井九,手里提着那只阴凤,看着就像是一个离井背乡的孤苦猎户。

        ……

        ……

        西海剑神当年便是朝天大陆最强大的修行者,便是与他的师父雾岛老祖南趋相较,也差相仿佛。

        如果不是被柳词用万物一剑重伤,他又怎会如此轻易地离开朝天大陆。

        时隔一百多年,他再次回到朝天大陆,不知道到了何等样的境界。

        赵腊月不知道有这样一位强者在寻找井九,她还在寻找让井九醒来的方法。

        离开居叶城后,她便去了大原城外的三千院。

        庵里的师太们看着她到来,赶紧撤了阵法,视线更是根本不敢往她看一眼。

        来到晨光散去的廊下,走进那间圆窗禅室,她把井九放到了白早的身边。

        那些天蚕丝快要散尽,白早的脸露了出来,还是像当年那样清丽动人。

        赵腊月看着那张脸看了很长时间,心里生出些莫名的情绪,便是自己都想不分明。

        离朝歌城之役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时间,对她来说却只是一瞬间吧?

        她伸手抓了抓满是灰尘的凌乱短发,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有些粗暴地脱掉井九的衣裳,望向腰间那个伤口观察了片刻,伸手从白早脸边取了些天蚕丝。

        ……

        ……

        当天夜里,她结束了自己的工作,跨过圆窗来到湖边,把手伸到湖水里认真地洗了洗。

        青儿挥动着透明的翅膀,停在了湖边一根树枝上,看着她说道:“你确定这样有用?”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若因果是线,也许能连上?”

        青儿说道:“你明知道不是这么回事,而且你是不是应该给他缝之前先洗手,而不是这时候来洗?”

        赵腊月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我本来就不会女红这种东西,随便缝缝便是,难道还想指望我缝的多好看?”

        青儿知道她的心情不好,说洗手的话也是想哄她开心,幽幽地叹了口气,飞进了禅室里。

        井九的情况她已经看过,确实与在朝歌城沉睡那次不同,神魂无法被渡引到青天鉴里,而她在青天鉴里也没能找到什么方法。

        窗外忽然传来落水的声音,青儿转头望去,看到赵腊月跳进了湖里。

        她当然不是想自杀。

        一名破海巅峰的剑道强者想被湖水淹死也做不到,就算那个湖是碧湖。

        赵腊月在湖水里认真地洗了一个澡,尤其是头发洗的非常仔细。

        然后她抱着双膝在湖边的石凳上坐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她走进禅室,确认井九没有醒来的迹象,对青儿说道:“麻烦你通知青山,我们要回去,派人来接。”

        青儿注意到她的眼睛有些红,明显哭过,不敢多说什么,振翅飞出了窗外。

        ……

        ……

        中年人提着死去的阴凤,在朝天大陆一边行走一边推算井九的行踪。

        走到朝歌城外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满地野花,便明白了井九现在的情形。

        能够解决问题的那位在雪原,他便往雪原而去,刚好路过了大原城。

        天空里有青鸟飞过的痕迹,他抬头看了一眼,说道:“原来在这里。”

        顺着溪水来到尽头,他走进了那间庵堂,看到了那座孤坟,有些不理解为何此地会葬着一个凡人。

        三千院的大阵自然生出感应,从湖畔的花树直到桥前的青石散发出无数道气息。

        然而那些气息根本未能接触到他的身体,便被尽数切碎。

        赵腊月出现在桥那边,看着中年人的身影,神情微变,撕下一截袖子把头发扎了个小鬏,往桥上走去。

        “你回来了?”

        中年人说道:“是的。”

        感受着横亘在天地之间的强大剑意,听着这两句简单的对话,庵堂里的师太们猜到了这个中年人的身份,震惊喊道:“西海剑神!你居然还活着!”

        “他还活着,你们喊我西来就好。”

        中年人望向桥那边的禅室。

        赵腊月有些意外他的反应,仔细看了他两眼,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神忽然变得明亮起来,问道:“你的境界比以前更高了?”

        西来看着她明亮如镜的眼睛,微微挑眉说道:“你的天赋确实极高,但远不是我的对手,这种情形下生出的战意近乎粗鲁。”

        “我不是想和你战。”赵腊月看着他满怀期望说道:“你现在境界这么高,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他醒过来?”

        西来有些无语,想到东易道的那几名行商,心想一百多年没回来,朝天大陆的人都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