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在线阅读 - 七百三十七章 血脉传承

七百三十七章 血脉传承

        “也罢,遂杰小友既然不在乎遂氏高名,我东野明也不是凭空污人清白之人,现在我就说出来,孰是孰非,大家公断。敢问遂杰小友可是收受他人好处,接受他人买请,替人杀人消灾。”

        东野明目光如炬,逼视着许易,“堂堂遂氏,千万年传承,于今虽衰微,但家声不亡。遂杰小友若觉谋生不易,大可向老朽等开口,看在遂氏份上,难不成谁会少了小友的那份口粮,小友犯得着要做那等腌臜之事。小友口口声声在乎遂氏高名,若真的在乎遂氏高名,会做下此事么?敢问诸君,可愿接受这样的人点燃光明焰火。”

        刷的一下,台下阿大四人脸色齐齐发白。“狗?的,我早就知道熊完不是好东西,他一直嫉恨我遂氏高名,怎么会请公子杀人。”

        “早就劝公子了,让他不要接这一单,让他不要接这一单,可他不听。”

        “我不怨公子,唯怨我等无能,不能养活公子,连累公子去做此事。”“遂氏蒙羞,我等当死。”台下阿大等人急得都快疯了,台上的许易八风不动,眼皮子眨都没眨动一下。

        他怔怔盯着东野明,沉沉一叹,“一直以来,我都视东野会长如长辈,没想到东野会长竟存了如此阴毒心思,要坑害遂杰。我相信坑害遂杰也不是东野会长的本意,不过是应人之请托,却不知列支家支付了多少好处,东野会长竟愿意帮他们做此事。”

        东野明真没想到都到这个份上,遂杰还能如此淡定,他简直无法理解了,“遂杰小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不反思己过,却怪老朽戳穿你,天下有这样的道理么?老朽忝为这玉池会的召集人之一,不愿此玉池盛会蒙羞,不愿让有污点之人点燃这光明焰火,敢问何错之有?前前后后,老朽几番暗示,要小友下台,是小友死撑不去,现在又怎好责怪老朽不维护遂氏脸面?”

        许易冷声笑道,“东野前辈一贯是老诚君子,敏行讷言,没想到今日也是言辞如锋。旁的都不说了,前辈既然攀诬遂杰,还请前辈拿出证据,遂杰就不信,我遂氏没做的事,旁人还能栽到遂氏头上。”

        “真想不到,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遂杰,没想到,我会来此吧。”伴随着话音,一道雄阔的身影出现在高台上,来人一身劲装,面目粗犷,一对三角眼泛着狡黠的光芒。

        “这就是熊完,还真是人如其名,又熊又完犊子。”得了荒魅的指点,许易立时认出来人,在心中暗暗吐槽。熊完一出现,阿大四人齐齐心如死灰,本来四人还抱着侥幸、万一的心思。

        如今,熊完一现身,四人心哇凉哇凉。许易冷声道,“你来不来此,与我何干?不过,我记得你熊完曾经放言,参加玉池会的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下等巫族,既然我们这些下等巫族开会,你熊完堂堂上等巫族来此做什么呢?莫非是特意嗤笑我等,还是收了谁的好处,打算来此坑害谁。”

        熊完定了定,才发现许易不对劲儿,指着许易道,“不对,你不是祝遂杰,你到底是谁?”他喝声方落,场间一片哗然,台下的阿大厉声喝道,“我家公子新得了血脉传承,气质变换,你不知道很正常。”

        他喝声方落,阿二、阿三、阿四,尽皆鼓噪。他四人是遂氏老家臣了,在下层认识的人,比遂杰还多,场中有一多半认识他们,他们四人佐证,再无人怀疑许易身份。

        “原来如此,难怪这小子变化如此之大,这都多少年了,才得遂氏血脉传承,看来也是废物中的极品了。”东野明暗暗想到。

        熊完冷哼道,“现在才得血脉传承,遂氏有你这样的子孙,真是蒙羞啊。遂杰,我既然来了,你的那些烂事儿,就别想兜住,数日之前,你还接了我的单子,替我杀人,怎么现在想要不认?”

        许易哈哈大笑,“熊完,你脑子怕不是要坑吧,我接你的单子,替你杀人?你熊完瞧不起我们这些下层巫族,殊不知,某也从来没正眼看过你,替你杀人,亏你编得出来。”

        “你,你……”熊完指着遂杰,一脸的痛心疾首,这才多久,人怎么堕落得如此之快,还有天理么?熊完哑口难言,阿大等人却在底下鼓噪开了,场子立时被扇呼得热闹起来。

        一时间场下皆是叱骂声,主要是许易前面喷熊完的话,被场下众巫族听进心里去了,遂杰虽说喜欢装犊子,但从来都接地气,对普通巫族还是有淳朴的阶级兄弟感情的。

        相比之下,熊完的名声就差多了,主要是这家伙从来不曾参加过玉池会,天然被在场的巫族当了外人,在听了许易的话后,众人立时就起了同仇之心。

        “都给老子闭了。”熊完暴喝一声,取出一枚如意珠,催开禁制,光影闪动,盈出画面,遂杰的形象立时跃出,画面中记录的正是一个斗篷人和遂杰交易的过程,画面中有很多关键信息隐去。

        但遂杰接受买凶的信息,却完完整整记录下来,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东野明沉沉一叹,“何至于此,何至于此,遂杰小友,老朽早劝你自动退下,你偏要强为,遂氏仅存的声名,也因你而败坏。”

        熊完哈哈大笑,“还说什么,遂杰,你还要说什么。遂氏何等令名,传到今日,竟然零落至斯,我若是你,一准要自己找个地方,终结了自己,哪里还好意思到处招摇过市,丢人现眼。”

        一旁静立许久的列支强亦冲许易抱拳道,“遂氏零落至斯,阁下当先反省而后自强,这光明焰火,阁下还要争么?”台下的阿大四大已经呆若木鸡,面结死灰。

        唯独许易波澜不惊,依旧面上带笑,高声道,“想不到,真想不到,我遂氏已沉沦至斯,尔辈还要联合毁我遂氏名声。熊完,我问你,这画面是何时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