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女生小说 - 混沌幽莲空间在线阅读 - 第1860章 心焦

第1860章 心焦

        “对,没错!咱当兵的种没哪个是孬的!凤娃子他们们父子两那更不会是那孬的!所以,凤娃子一定会一安过完这一关的!”欧阳大伯跟附和道。只不过如果单看表情的话,此时的他说这样的样子与其说是在附和肖振国,便不如说更像是在说服他自个。而且这一边说着,那这两只眼吧还不忘巴巴儿地望着那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就好像那门会在下一秒打开一般。

        “哎~,老肖……”没多久的功夫,欧阳大伯又再次开了口。

        “又怎么了?”肖振国有些奇怪地问。

        “你说……,吊天花板的那电子钟是不是坏了啊?!”欧阳大伯问道。

        “哪坏了,这不走得好好的吗?”肖振国皱了皱眉,有些奇怪地望着欧阳大伯,这位是打哪看出这电子钟坏掉了?

        “没坏?那它咋走得那么慢呢?都这半天了,怎么着好像它才走了几分钟一样。”欧阳大伯瞪着那电子挂钟,那像这么一瞪,那钟就能跑快点一般。

        “……”肖振国无语了,什么叫半天好像它好才了几分钟一样,这时间本来就只是过了几分钟时间而已,这吊钟不这么显示那还是坏了呢!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见肖振国不说话,欧阳大伯倒将他的沉默看成是默认与赞同了,“你说我们要不要跟院领导反映问题一下,咱这再怎么节省,这该配的东西那也得配好啰,你说是吧?”

        “欧阳啊……”肖振国突然开了口。

        “怎么了?”欧阳大伯有些奇怪地问。

        “两个选择!”肖振国竖起一根指头,“一,呐,大门在那头,你呢,走去醒醒脑。省得你坐在这儿紧张得坐立不安的,连到底这时间过了几分钟都搞不清了。”

        “二!”扣回一根手指头,“如果你怕去看凤娃子那头会影响小宋的治疗,那你可以去那啥观察呗,之前那个张院长不是带了一大群医生过去那边观摩治疗吗?你打着你司令员的身份跟进去,院方这边也不敢说什么的。也省你坐外边等得心焦到怀疑人家的钟坏了。”

        “那啥……”欧阳大伯脸上一赧,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个讪然的表情,“我这不是担心凤娃子嘛~”

        “嗯,我理解,所以这不是没说你什么,反倒给了你两点良心建议嘛。”肖振国同样一脸认真,不带一丝说笑的样子。

        “算了,我还是在外边等吧~”考虑了一下,欧阳大伯还是摇了摇头。

        那坐在一旁,一直注意着他们这边动静的凤娃子爷爷一听肖振国建议欧阳大伯到那什么观察室去瞅瞅(虽然他不知道那观察室是干什么的,可是光凭这字面意思他也能猜得出个一二来),凤娃子爷爷本来还指着欧阳大伯听那建议跟进那啥观察室去探个情况呢,可惜欧阳大伯却拒绝了。

        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股失望之色,凤娃子爷爷嘴唇动了动,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又坐了回去。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

        落掌之处一空,什么也没摸着,老爷子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戒了那大烟锅子一两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家乖孙凤娃子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他这却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实在让人心焦,否则他也不会有这下意识想要摸烟,想借着烟草让自个镇定下来了。

        “对,没错!咱当兵的种没哪个是孬的!凤娃子他们们父子两那更不会是那孬的!所以,凤娃子一定会一安过完这一关的!”欧阳大伯跟附和道。只不过如果单看表情的话,此时的他说这样的样子与其说是在附和肖振国,便不如说更像是在说服他自个。而且这一边说着,那这两只眼吧还不忘巴巴儿地望着那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就好像那门会在下一秒打开一般。

        “哎~,老肖……”没多久的功夫,欧阳大伯又再次开了口。

        “又怎么了?”肖振国有些奇怪地问。

        “你说……,吊天花板的那电子钟是不是坏了啊?!”欧阳大伯问道。

        “哪坏了,这不走得好好的吗?”肖振国皱了皱眉,有些奇怪地望着欧阳大伯,这位是打哪看出这电子钟坏掉了?

        “没坏?那它咋走得那么慢呢?都这半天了,怎么着好像它才走了几分钟一样。”欧阳大伯瞪着那电子挂钟,那像这么一瞪,那钟就能跑快点一般。

        “……”肖振国无语了,什么叫半天好像它好才了几分钟一样,这时间本来就只是过了几分钟时间而已,这吊钟不这么显示那还是坏了呢!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见肖振国不说话,欧阳大伯倒将他的沉默看成是默认与赞同了,“你说我们要不要跟院领导反映问题一下,咱这再怎么节省,这该配的东西那也得配好啰,你说是吧?”

        “欧阳啊……”肖振国突然开了口。

        “怎么了?”欧阳大伯有些奇怪地问。

        “两个选择!”肖振国竖起一根指头,“一,呐,大门在那头,你呢,走去醒醒脑。省得你坐在这儿紧张得坐立不安的,连到底这时间过了几分钟都搞不清了。”

        “二!”扣回一根手指头,“如果你怕去看凤娃子那头会影响小宋的治疗,那你可以去那啥观察呗,之前那个张院长不是带了一大群医生过去那边观摩治疗吗?你打着你司令员的身份跟进去,院方这边也不敢说什么的。也省你坐外边等得心焦到怀疑人家的钟坏了。”

        “那啥……”欧阳大伯脸上一赧,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个讪然的表情,“我这不是担心凤娃子嘛~”

        “嗯,我理解,所以这不是没说你什么,反倒给了你两点良心建议嘛。”肖振国同样一脸认真,不带一丝说笑的样子。

        “算了,我还是在外边等吧~”考虑了一下,欧阳大伯还是摇了摇头。

        那坐在一旁,一直注意着他们这边动静的凤娃子爷爷一听肖振国建议欧阳大伯到那什么观察室去瞅瞅(虽然他不知道那观察室是干什么的,可是光凭这字面意思他也能猜得出个一二来),凤娃子爷爷本来还指着欧阳大伯听那建议跟进那啥观察室去探个情况呢,可惜欧阳大伯却拒绝了。

        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股失望之色,凤娃子爷爷嘴唇动了动,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又坐了回去。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

        落掌之处一空,什么也没摸着,老爷子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戒了那大烟锅子一两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家乖孙凤娃子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他这却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实在让人心焦,否则他也不会有这下意识想要摸烟,想借着烟草让自个镇定下来了。

        “对,没错!咱当兵的种没哪个是孬的!凤娃子他们们父子两那更不会是那孬的!所以,凤娃子一定会一安过完这一关的!”欧阳大伯跟附和道。只不过如果单看表情的话,此时的他说这样的样子与其说是在附和肖振国,便不如说更像是在说服他自个。而且这一边说着,那这两只眼吧还不忘巴巴儿地望着那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就好像那门会在下一秒打开一般。

        “哎~,老肖……”没多久的功夫,欧阳大伯又再次开了口。

        “又怎么了?”肖振国有些奇怪地问。

        “你说……,吊天花板的那电子钟是不是坏了啊?!”欧阳大伯问道。

        “哪坏了,这不走得好好的吗?”肖振国皱了皱眉,有些奇怪地望着欧阳大伯,这位是打哪看出这电子钟坏掉了?

        “没坏?那它咋走得那么慢呢?都这半天了,怎么着好像它才走了几分钟一样。”欧阳大伯瞪着那电子挂钟,那像这么一瞪,那钟就能跑快点一般。

        “……”肖振国无语了,什么叫半天好像它好才了几分钟一样,这时间本来就只是过了几分钟时间而已,这吊钟不这么显示那还是坏了呢!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见肖振国不说话,欧阳大伯倒将他的沉默看成是默认与赞同了,“你说我们要不要跟院领导反映问题一下,咱这再怎么节省,这该配的东西那也得配好啰,你说是吧?”

        “欧阳啊……”肖振国突然开了口。

        “怎么了?”欧阳大伯有些奇怪地问。

        “两个选择!”肖振国竖起一根指头,“一,呐,大门在那头,你呢,走去醒醒脑。省得你坐在这儿紧张得坐立不安的,连到底这时间过了几分钟都搞不清了。”

        “二!”扣回一根手指头,“如果你怕去看凤娃子那头会影响小宋的治疗,那你可以去那啥观察呗,之前那个张院长不是带了一大群医生过去那边观摩治疗吗?你打着你司令员的身份跟进去,院方这边也不敢说什么的。也省你坐外边等得心焦到怀疑人家的钟坏了。”

        “那啥……”欧阳大伯脸上一赧,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个讪然的表情,“我这不是担心凤娃子嘛~”

        “嗯,我理解,所以这不是没说你什么,反倒给了你两点良心建议嘛。”肖振国同样一脸认真,不带一丝说笑的样子。

        “算了,我还是在外边等吧~”考虑了一下,欧阳大伯还是摇了摇头。

        那坐在一旁,一直注意着他们这边动静的凤娃子爷爷一听肖振国建议欧阳大伯到那什么观察室去瞅瞅(虽然他不知道那观察室是干什么的,可是光凭这字面意思他也能猜得出个一二来),凤娃子爷爷本来还指着欧阳大伯听那建议跟进那啥观察室去探个情况呢,可惜欧阳大伯却拒绝了。

        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股失望之色,凤娃子爷爷嘴唇动了动,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又坐了回去。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

        落掌之处一空,什么也没摸着,老爷子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戒了那大烟锅子一两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家乖孙凤娃子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他这却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实在让人心焦,否则他也不会有这下意识想要摸烟,想借着烟草让自个镇定下来了。

        “对,没错!咱当兵的种没哪个是孬的!凤娃子他们们父子两那更不会是那孬的!所以,凤娃子一定会一安过完这一关的!”欧阳大伯跟附和道。只不过如果单看表情的话,此时的他说这样的样子与其说是在附和肖振国,便不如说更像是在说服他自个。而且这一边说着,那这两只眼吧还不忘巴巴儿地望着那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就好像那门会在下一秒打开一般。

        “哎~,老肖……”没多久的功夫,欧阳大伯又再次开了口。

        “又怎么了?”肖振国有些奇怪地问。

        “你说……,吊天花板的那电子钟是不是坏了啊?!”欧阳大伯问道。

        “哪坏了,这不走得好好的吗?”肖振国皱了皱眉,有些奇怪地望着欧阳大伯,这位是打哪看出这电子钟坏掉了?

        “没坏?那它咋走得那么慢呢?都这半天了,怎么着好像它才走了几分钟一样。”欧阳大伯瞪着那电子挂钟,那像这么一瞪,那钟就能跑快点一般。

        “……”肖振国无语了,什么叫半天好像它好才了几分钟一样,这时间本来就只是过了几分钟时间而已,这吊钟不这么显示那还是坏了呢!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见肖振国不说话,欧阳大伯倒将他的沉默看成是默认与赞同了,“你说我们要不要跟院领导反映问题一下,咱这再怎么节省,这该配的东西那也得配好啰,你说是吧?”

        “欧阳啊……”肖振国突然开了口。

        “怎么了?”欧阳大伯有些奇怪地问。

        “两个选择!”肖振国竖起一根指头,“一,呐,大门就在那头,你呢,走去醒醒脑。省得你坐在这儿一副紧张得坐立不安的样,连到底这时间过了几分钟都搞不清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