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莉莉安

第一百二十一章 莉莉安

        门轻轻打开,露出门缝,里面探头的是名面貌和煦的白发老妇人,她见到徐醒后柔声问道:“请问您是……?”

        “我叫徐醒,接到你们的求助过来的,请问是艾娃家么?”

        白发老人听到这话,眼眸倏然发亮,似乎遇到救星一样,惊喜道:“可来人了!神啊,请进!这是艾娃家,那可怜的孩子,整个人都快被疯了……”

        “哦?”徐醒点头道:“既然这样,带我去看看吧。请问您是……?”

        着,他迈步走进这栋房间。

        寒气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打个寒颤,似乎进入了另一处空间,这种石楼保温极差,难免让人有种森冷的感觉。

        “啊,请宽恕我的无礼。”老太太异常的慈祥,客气的介绍道:“我叫玛尔丝,是这家饶管家。艾娃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全名艾娃.莉莉安。”

        “艾娃的父母离婚了,她跟着妈妈辛西娅,可惜女主人平里都在忙生意,所以艾娃总是很孤独……”

        “玛尔丝,你带什么人进家了?”蓦然间,一道刻薄的声音响起,抬头凝视,只见一名材高瘦,穿着红色高跟鞋,眼窝深陷,鹰钩鼻的女子站在二楼楼梯前,冷漠询问道:“谁来了?”

        向下凝视期间,有种高冷的气息。

        “夫人,这是姐请的客人,楼顶最近总有怪动静,她想让人给看看。”玛尔达恭敬的解释,然后向徐醒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家的夫人辛西娅。”

        “夫人您……”徐醒本想问声好,谁曾想对方径直打断他道:“怎么是个夏炎壤士?辛西娅,下次再有这种况提前告诉我!艾娃年纪,自己一人住在楼上容易害怕,听到怪响当然正常。”

        完,她径直转回到房间里,猛的关上门。自始至终,对于徐醒的到来都没有表现出半点欢迎的意思。

        “嗯?”徐醒蹙眉,这家人格真是古怪。

        “不好意思,还请多担待,您、您跟我来吧。”玛尔达有些尴尬的伸手,带着徐醒走进屋子上楼,木质楼梯在安静的楼道里发出咯吱咯吱噪响。

        墙上挂着一幅幅老照片,看样子都是莉莉安家族的长辈。

        “呵呵,那张是老太爷……年轻时我还见过……那张是莉莉安家族的最后一位伯爵,曾经辉煌过。可惜,地大变后大家都背井离乡了。”玛尔达看出了徐醒的好奇,立即介绍起来。

        这些老照片记录了房主家族的历史,黑白的颜色诠释了时间的久远,而每张面庞都代表着一段故事。

        二人边走边看,环绕而上,直至来到第三层楼梯旁的第一间屋子。

        “艾娃就住在这儿。”玛尔达指着朱红色的正门,门上挂着一张白纸条。

        “没有事,请不要打扰我。最近它在楼上又闹了,又闹了,我有点害怕……”

        徐醒看着这段话,本能的往楼梯上方看了看,黑洞洞的完全看不见任何事物,这冷的房子,只住三个人,即便没有问题也很容易让人精神失常。

        “咚咚。”

        “姐,你请的冉了,他应该可以帮你。”玛尔达敲门,好半晌,里面才传出轻轻的脚步声,紧跟着,门应声而开。

        里面站着一位脸色煞白的少女,只有十岁左右,穿着一袭白裙,她眼神警惕的看了看二人,又探头看向楼道两侧。

        “嘘……”少女伸出手指,示意不要出声,而后神经质般的轻声道:“别出声!它应该快要来了,快要来了。”

        “姐,你别了,可千万别了。”

        “嘚嘚嘚……”玛尔达被吓的有些颤抖,苍老的面庞同时露出悲恸,但她却不敢进门,轻轻鞠躬的同时招呼都不打,便向后倒退下楼而去。

        徐醒蹙眉,门里的女孩是艾娃无疑,但这老太太似乎隐瞒了什么。

        他转回头看向门里的少女,对方同样好奇的看着他,痴声道:“你的衣服很有意思,居然来了个夏炎道士。来,进来吧,待会它应该就来了。”

        徐醒想了想,又朝玛尔达离开的方向和楼顶看了一眼。

        “好。”他轻轻点头,迈步走进这屋子。

        屋内摆满了洋娃娃和玩具,粉色的铺,粉色的帘,风铃挂在头偶尔发出悦耳轻响,典型的少女房间。

        只是奇怪的是,屋里的部分娃娃体已经破损,有的娃娃甚至被大卸八块!看样子,这些玩具似乎经历了什么惨烈的争斗。

        “你洋娃娃总是半夜发出嚎哭,眼下它在这里么?”徐醒对这个冰冷的家庭很抵触,但这里与自己无关,首要任务是解决问题,然后拿钱走人即可。

        “不是。”艾娃摇头,警惕的看了看外面道:“它在楼上……那里被我妈妈锁上了,锁的很严实,但它晚上还是能偷偷跑出来,来找我!开始我虽然害怕,但它很有意思,甚至陪我玩,可惜,后来它开始嫉妒,总是拿刀子割我屋子里其它娃娃。”

        “哦?”徐醒眉头微挑,看着艾娃道:“你没跟妈妈么?还有你爸爸呢?平他都不来看你么?”

        “他和妈妈离婚很早,我只在照片里见过。我妈妈也不管我,还总骂我神经病。”艾娃轻声,所有的一切都毫无波澜,没有父关怀又碰上了满心事业的母亲。

        她的童年,较之自己还要凄惨。

        至少自己的凄惨是在一瞬间爆发,来的快去的也快,猛烈却至少能走出去,而她则是这辈子的痛苦持续不停,如同慢毒药,这么大了还在经历恐惧和折磨。

        “呼……”徐醒轻轻吐气,对艾娃升起同,他点头道:“好,既然这样,我们就等楼上的娃娃下来再吧。”

        “好,午夜十二点后,它一定会来的,而且每都来。”艾娃点头,此刻已经很晚,她径直蹿到自己的粉上,熟练钻进被窝,用腿和胳膊紧紧压住被子只露出一个头来。

        看的出,如果不是徐醒在,她必然会缩在被窝里不敢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