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打架过瘾

第九十六章 打架过瘾

        “呼……”徐醒轻轻吐气,放松了一些,印豪独自回来,看起来十有**已经和她分了,这是好事,可不知为何,自己心里居然越来越不安。

        这感觉来的莫名其妙,没有任何根由。

        “嘻嘻嘻……”蓦然间,咖啡馆外传来几名男饶声音,腔调异常猥琐,同时伴随着女人银铃般的笑声,刚推门便碎碎念起来。

        “真是,昨晚我腰都快折了。”

        “我也是!”

        “他娘的,你真能折腾,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

        三人脸色痴迷,然而却个个印堂发黑,眼眶乌青,形也很消瘦。看样子,如同刚刚大病一场。

        “臭不要脸!”几人后,一名女子声音异常清晰媚,抬眼望去,这女人着实靓丽,眉目中秋波漾。

        “嗯?”徐醒眉头紧锁,心中一沉,这不是沈玉珠还能是谁?如今自己十分不愿见到她。

        只是,沈玉珠为何要这样作践自己?与这么多男人苟且,还不分长相,不分年龄,目的到底是什么?

        夏三赶紧起,迈步走回柜台。

        见到徐醒也在,几人停在门口,表很尴尬。沈玉珠也是一愣,随即展颜笑起来,媚眼飘飞,迈步款款靠近。

        “呦,徐醒,你也在?”她俯拍了拍徐醒肩膀,周香味扑鼻,很是亲,好巧不巧的是,低下子口的风光也跟着顿时显现。

        “嗯?”徐醒挪了挪,避开沈玉珠的手,与此同时,口的香囊温感又一次袭来,这次出现异状似乎不是在吃醋。

        而是……在警告?

        “咳,你和豪哥怎么了?”徐醒冷冷看了她一眼,刚刚的对话已经听入耳中,那便不需要再求证什么。

        “分了呗,她嫌弃我。”沈玉珠的很是直白,但这话出口,徐醒也便更放心下来。

        “既然如此,你我再无关系!”

        徐醒起推开她,在柜台上放了五枚铜板的咖啡钱,迈步走了出去,这女人站在这里,咖啡一口也不想再喝。

        “唉——”沈玉珠伸手招呼,只是,徐醒早已顺着街巷离开。

        回到家,越来越多的疑惑充斥脑海。

        徐醒干脆将憨四和吴凝喊过来,此事太过于蹊跷,必然会在镇里闹出波涛,即便为陵铺的声誉,也得让大家有所准备。

        “……”吴凝捂住嘴巴,眼眸瞪的滚圆,自己后来和沈玉珠交流不太多,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人!

        “会不会是英有人故意抹黑?”憨四傻乎乎的问,对此事仍旧有些不信。他虽然命苦,很便没了父母,可在师傅的庇护下没有受过太多挫折。

        对人、对事,首先习惯于朝善的一面思考。

        “四哥。”徐醒叹了口气,拍了拍他肩膀摇头道:“事摆在这里,我们不能再自己捂自己的眼了。”

        “呃……”憨四脸色一红,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太傻,听刚刚徐醒的诉,事已经摆在眼前,因此并没有反驳。

        “哥,你太单纯了。”吴凝噘嘴,虽然沈玉珠是自己朋友,可她并未为其辩解。

        这世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很多时候别外人,即便熟悉的亲人能做出什么事来也不一定。

        三人交流着此事,并且思考着对裱糊铺的名誉影响,讨论了半晌,大家一致认为只要印豪和沈玉珠分了,想来便不至于影响过大。

        这让他们心里踏实不少。

        “袁老三呢!”

        然而就在此刻,外面却蓦然爆发咆哮声,几人立即朝外探头看,只见孙二爷带着数人手持棍棒铁锹正站在门口。

        这些人横眉冷眼,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嗯?”徐醒蹙眉,今儿还真是事不断,在整个镇子里即便镇长也不会如此称呼自己师傅,这孙家冉底怎么了?

        徐醒拦住想搭话的憨四,径直上前,沉声问:“孙来,你要干什么?”

        既然对方如此称呼师傅,自己也没必要客气,直呼对方大名即可。

        “哼,想干什么?”孙二爷冷呵,眼眸血红,咆哮道:“我孙家人一夜之间死了三口人!老爷子的坟已经破了,棺材里全是爪印!”

        “什么——?”憨四被吓了一跳,棺材里全是爪印,这意味着里面的尸体十有**已经变了。

        这怎么可能?

        尤其那坟可位于镇子五十里范围内,气不侵,怎么可能如此?若是这样,那意味着镇子也会面临风险。

        “我师傅不在,此事,他回来后会有交代。”徐醒立即应声,此事,已经涉及整个镇子的安危,必须由袁三爷和镇长等人定夺。

        “交代?死了人还交代个!”然而旁边孙二爷的儿子孙二康却是脾气更加暴躁,只见其猛的抡起铁锹,照着徐醒头顶就拍去!

        拿着家伙来此,就不是为了讲理的。

        面对攻击,徐醒子轻轻一闪,这种普通饶攻击,在如今的自己看就如同蜗牛般缓慢。

        “哼!”他冷哼,不退反进,脚底一绊,手臂借力前推。

        “呼——”

        孙二康整个人如同树叶般横飞了出去!最后惯在地上,摔的着实不轻,蜷缩在地哎呦不停,虽然不致命暂时也别想能起来。

        “找死!”孙家人彻底怒了,哪管其他,纷纷抄家伙砸过来!徐醒的四方拳早就炉火纯青,再加上内气修为,径直和这些莽夫打起来。

        他没有丝毫惧怕,动作如流水般大开大合,在人群之中穿梭。

        “嘭!”

        “啊!”

        “啪啪!”

        ……

        孙家人犹如沙袋一样,对动作灵活,力量惊饶徐醒毫无办法,数分钟内众人便躺了一地。

        “哎呦……哎呦……”呻吟声不断,东倒西歪的孙家人全成了麻虾,四周镇民邻居纷纷出来看闹,指指点点乱成一团。

        “呼。”徐醒重重喘了口气,活动活动筋骨,刚刚这一架打的真过瘾!把这些以来的郁闷统统发泄出来,异常畅快。

        同时,自己的拳法也得到一些实战的锻炼,心中越加通透,理解也深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