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起尸寻路

第八十九章 起尸寻路

        人们虽然冷漠,但镇子里的事并非和自己无关,如果东边出现大路出现问题,那影响的绝对是所有人,况且自己家的新坟也葬在这附近。

        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置事外。

        “我们走!”几人立即和孙家人一起乘坐马车朝镇子而去。

        徐醒没有将刚刚的事和袁三爷。首先,自己没有任何证据,另外了也不一定会被相信。

        教堂毕竟是神教的圣地,乱言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尤其两教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很多话,谁都可以,唯独他们不校

        坐在车上,轱辘转动,发出闷响,憨四趁机将具体况和袁三爷描述了一番。

        直至傍晚,他们才回到镇里。

        没有任何停顿,辞别孙家人,他们径直来到盖特停尸的院子。

        这里看守的人不少,全都举着火把,照耀着际,所有人都手握挡煞符,对于枉死的尸体没有人敢单独守护。

        特莱西也在这里,双眸挂着血丝,颇为疲惫,他见到袁三爷几人回来,脸上大喜,立即带着众人再次查探尸体。

        “嘶……!”看到盖特的尸体,袁三爷和印豪也不住倒吸凉气。如此死法实在狰狞,绝不会是人类之间的行凶。

        “把我的包裹打开。”袁三爷张口,印豪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将手里提着的包裹打开,里面东西相当多,包括笔墨纸砚、香烛、木剑、铜钱、糯米还有铜铃等等。

        若都摆好,完全能整出一座法台。

        袁三爷伸手点燃了三炷香,只见其恭敬行礼,口中念念有词,紧跟着,用香火点了枚符箓,迈步走过去,将符篆的烟雾抵到尸体面部,这白烟蓦然便流入尸体鼻孔!

        紧跟着,袁三爷拾起木剑,原地踏步,如舞蹈一般。再次使出步罡,动作与北斗星相应。

        他踏步的同时用木剑也随之舞动,最后,猛挑起一枚符箓,在香火上点燃。

        “呼!”

        紧跟着,剑尖猛的向上一挑!

        尸体顿时一颤,随即蓦然而起!这个动作吓的众人皆发出啊的惊呼,若非站在袁三爷后,大家早就撒腿跑了。

        “初级控尸?”徐醒眼神微动,看出了根底,按照袁三爷给自己的罡法门记载,这种手段可以通过尸体的怨气来寻找仇发所在,也就是第一死亡现场的位置。

        虽然无法确定凶手是谁,可仍旧能找到不少线索。

        相比起来,罡法门虽然无法和符道真解的品阶相比,但它上面的土办法极多也很实用,对徐醒的好处不算少。

        “别担心。”袁三爷声音低沉的安抚道:“尸体没有复活,我只是借助它的怨气寻找线索而已,我们走!”

        了句走后,这尸体居然率先摇摇晃晃迈步而出……

        众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满脸的畏惧,可仍旧跟着袁三爷走了出去。

        尸体径直前行,顺着大路朝着东边而去,这种事自然吸引了大量民众,人越聚越多,后面人群举着火把浩浩,人就是如此,原本害怕可人多了,胆气也就壮了。

        此刻,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全都跟着议论纷纷。

        一路前行,直至来到东边大路与镇子交接处,这里有处出口,道路延伸而出,能够看到即便出了镇子,大路两侧仍旧挂满了符篆。

        四周的树木也全部是密密麻麻聚阳的橡皮树和杨树,长势颇为喜人,算是用以改造风水的绝佳之物。

        “难怪人们可以通过大路进行贸易,这种地方邪自然不喜靠近。”徐醒跟在队伍之中,心中暗自思忖。这么久了,自己还是第一次离开镇子。

        队伍顺着大路没走多远,尸体便蓦然朝旁边转去,径直穿过树林。

        这下人们重新紧张起来,离开主路,前面是什么状况没人敢保证,若真到达现场,心中的想象空间便骤然增大,也许最终是处乱葬岗,也许摆着数口棺材,也许树上挂着吊客,更有甚者脑海里已经胡思乱想,他们会不会径直抵达一座鬼窝?

        然而想归想,盖特的尸体没走多远便停了下来,地上杂草丛生,乍看四周也没有特别之处。

        完全就是树林里的一处荒草地......

        “这里?”袁三爷蹙眉,凝神四下观瞧。大家也满脸愕然,跟着四处寻找线索。

        只是这里并没有怪异之处,更没什么气浓郁的地方。

        可既然来了,大家还是细细探索起来。

        “这是什么……?”蓦然间,有人高声喊了一句,大家一惊,赶紧奔过来!只见草丛不起眼的角落里,居然放着枚红色发簪。

        这东西是女人用的,平里很常见,躺在草丛里很鲜艳。当然,用这种老式的,往往都是年纪大的女人。

        袁三爷将这东西轻轻拾起,蓦然间,手指便是一颤,东西猛的坠落在地!

        “啊!”只见他眼眸圆睁,低喝一声后,脸色晴不定。徐醒站在旁边,见此眉头顿时皱起,也是学着将这东西拾起来。

        瞬间,冰凉的寒气便顺着手指朝四肢百骸流动!

        “嘶!”

        徐醒同样将这东西甩在地上,同时暗忖,好强烈的怨气。这绝不会是普通厉鬼能够拥有的,那简直可以被称为怨气滔,仅仅发簪就残留这等程度。

        难以想象,它背后的佩戴者是什么存在。

        “呼呼……”尽管无碍,他还是故意装的呼吸急促,脸色惊恐。

        “瓜娃子!”袁三爷蹙眉,伸手打了徐醒脑壳一下,斥道:“回去用烈阳草泡茶喝上三的!什么东西想都不想就乱碰,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是……”徐醒低头噘嘴,并未忤逆。事实上,这东西光靠气无法山自己,但为了让自己始终像是个普通的少年,有些地方自然要装的像些。

        乱世之中,他不敢相信任何人,哪怕是至亲,自己仍旧要隐藏底牌。

        “不用再看了,我们回去吧。”袁三爷将发簪重新拾起,放进枚木盒里,脸色很不好,似乎急于离开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