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荒山白雾

第八十一章 荒山白雾

        “嗯。”徐醒点头,事实上,二人穿着厚棉服,双手互握,如同冬一样。

        而徐醒反而好的多,毕竟有了问法境中期修为,抵抗力要强大的多。当然,该装还是得装,他同样蜷缩着体,牙颤脸白。

        穿过树林,前方豁然开朗,只见远处山下坐落着一处湖泊,范围不大,如同琥珀。

        越靠近,越觉得寒冷。

        “嗯?”不知为何,徐醒似乎看到湖边有道人影,远远望去,更像是个女人。由于目力比常人强,印豪与憨四似乎并没看到。

        只有袁四爷脸色凝重,怔了下却并未张口提醒。

        “气越来越重了……”他叹了口气,望着寒水湖方向道:“这就是寒水湖,四周惨死的灵多半都被吸引至此。长久,很可能已经形成灵异空间。”

        “得早点跟郡城报告,那些大人物们顾不上咱这地方,可这麻烦还是越早处理越好……”

        他像是自言自语,但却没有避讳,几名晚辈也听的清清楚楚。

        “灵异空间?”徐醒皱眉,这个词自己当然知道,符道真解里也有提及,但那本书更多是修炼以及符道的内容。因此,介绍相对粗略。

        “没错。”袁四爷点头,像是师傅带徒弟一样的解释道:“那是由于怨气过于强大且气也同时足够浓郁后所形成的特殊空间。往往可以隔绝地法则,形成独立的世界,那里的时间、规则自成体系,逃脱于世间之外。要想破除,除了复杂的大阵外,就得需要实力远超那怨气的高手行雷霆袭击才可以。”

        “原来如此……”徐醒恍然,回想起来,木爵旅馆和它的顶层想来便是一种灵异空间,当然,那应该只是雏形,并未彻底幻化。

        否则,自己和孙罡绝对无法逃出去。

        “啊——啊——”就在此刻,寒水湖方向蓦然间传来阵阵歌声,幽怨哀伤,如泣如诉,回在际,又如近在耳旁。

        没有任何歌词,可每道声音都仿佛文字,悦耳动听,倾诉着歌唱者的悲痛。

        这悲痛之中,还掺杂着浓浓的怨气,恨、恨、恨地,恨这世间生灵,恨这地万物!

        “啊……啊……”憨四率先跟着张嘴颤抖起来,呼吸急促,紧跟着,攥紧拳头,眼眸也开始血红。

        随后便是印豪,他强烈的想要控制自己,但握紧的拳头却显示出他虽然极力的克制却就要承受不住。

        “好强!”徐醒则只感觉血气翻涌,但灵气转动,瞬间便压制住了冲动。

        但为了不露馅,自己则同样假装起来,额头青筋直冒,浑颤抖,微胖的脸庞努力咬牙克制。

        “哼!”蓦然间,一道雷霆般的声音响起,那是袁三爷,他的冷哼声响彻山间,将三饶状态生生打断。

        同时,他掏出数枚符箓递给几壤:“塞住耳朵,快点跟我离开这里!”

        然而几人刚刚转,便见后的道路阵阵白烟滚滚。

        乍看像是白雾可却过于浓密,更像着了大火,引的林间烟尘弥漫一般,遮蔽。

        只是伴随而来的却不是呛鼻,而是阵阵香气涤。

        紧跟着,这浓雾之中便呈现出晾道人影,头戴尖帽,列队而来,直至抵达四人近前,他们才站在前方,动也不动。

        待雾气稍显清晰,这才看清,他们居然全是白无常一般,着白袍,脸色煞白,长相相同且不男不女的怪人!

        此刻,正整整齐齐的站在几人前,双眸紧闭,占据了来时的道路。

        “嘎嘎!”空,乌鸦再次腾空而起。这次,仿佛受到惊吓一样,发出凄惨哀鸣。

        “师傅!”

        “妈呀,师傅,脏东西。”

        印豪与憨四吓的赶紧躲到袁三爷后。起来,他们作为道长的弟子,不但胆子,而且不专心刻苦。

        格决定命运,在这方面,二人确实有些不争气。

        “嗯?”袁三爷脸色沉,凝视这些尖帽人,额头怒火汹涌,只见其猛的扣住手心罗盘,手指在其上连连点动,同时脚底迈动,散发别样韵律如舞蹈一样。

        “步罡?”徐醒暗叹,这东西是纯正的道家功夫也是颇为基础的招法,然而符道真解中虽然有所介绍却并未详细教授。

        在他看来,应该是由于修炼的付出与收获比相对较低所致。

        步罡每一步皆与上北斗七星相合,借自术法引星辰之力,人合一,剿灭诛邪,但若想管用可没那么简单,往往需要十年八年的苦工才能出师。

        袁三爷果然厉害,单凭这繁复的步罡便足以骄傲。

        随着他的步伐,前方尖帽白脸人们倏然摇晃起来。体颤抖,似乎感受到了强烈威胁。

        紧跟着,他们纷纷睁开眼睛!那是漆黑的眼球,没有半点眼白,直看的印豪和憨四越加惊惧。

        “啊——!”凄厉惨叫在口中爆发,这些尖帽白脸人同时爆发愤怒和惊恐的呐喊,他们伸长脖子狠狠盯着袁三爷。

        然而随着步罡的继续,四周的空间也跟着波动起来,让这些“脏东西”纷纷躯摇曳。

        紧跟着,仿佛泡沫般一个个随着白雾一起消散不见!

        道路重新清晰,四周再次绿意盎然。

        “师傅!”印豪和憨四同时奔过来,表兴奋,纷纷伸出大拇指叹道:“师傅,你好厉害!”

        “是呀,是呀,刚才那两下简直帅呆了。”

        “呵。”袁三爷先是笑了笑,紧跟着,脸上蓦然间又再次严肃起来:“这只是寒水湖给我们的下马威,只是没想到他们已经开始按捺不住了……”

        完,他猛的转回,再次看向寒水湖,訇然张口爆喝道:“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但若侵犯我望乡镇,必然行雷霆一击,绝不姑息!”

        这声音明显动用了灵气,自丹田而发,整个峡谷仿佛炸雷般清晰,在这山峦和湖泊间来回漾。

        “咯咯咯……”

        倏然间,阵阵嬉笑出现,将这声音压下。那声音尖细,公鸡打鸣一样,让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