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村子灭亡

第二十九章 村子灭亡

        原因很简单,这里自己虽然没来过,却听村长以及部分村民们说过,村子四周主要都是丛林,而只有村西的西山顶部有座秃山……

        “难道自己胡乱转,居然转到西山来了……?”徐醒脸色惊惧,即便经历了大量的波折,可这地方,却始终是个例外,让人不敢靠近的例外!

        别说一个孩子,它几乎是整个地门村村民的梦魇!

        提到西山,所有人的心都会颤栗,因为那里就是厉鬼的老窝。

        无论大姥姥还是二娃娃,它们都在这里出没……

        “赶紧撤。”徐醒毫不迟疑,刚要转身,可就在此时,山坡上两道身影骤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唉?那、那不是周远志叔叔和夏琳阿姨么?他们已经下葬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惊诧的望向山头,毫无疑问,出现在山顶的正是被竖葬于家中院子里的周远志和夏琳夫妻。

        他们躯体僵直,头骨破损,身着红袍,立于山顶,眼神无情且呆滞,眸子里没有任何人性的光芒。

        凝视久了,徐醒只感觉浑身冰寒,经历这么多事件后,他能够清楚理解,那是极致的怨念与恨意。

        二人站在山顶,一动不动,配合着唢呐怪异的乐声,看起来如此的诡异……

        渐渐的,唢呐的声源自山后出现,那是两名黑衣童子,跟在身后的则是大量人影!

        他们列队而行,动作整齐划一,膝盖僵硬,机械般迈腿而行。

        两尊黑白大轿子被人们抬着,在队伍之间轻轻颤动,景象异常扎眼。

        “李木匠……马大哥……丹尼奥......孙二叔……那、那是……?孙奶奶……还有吴爷爷……?”徐醒瞪大眼,心脏疯狂抽搐起来,泪水汩汩而落!后山出现的居然全都是地门村的村民!

        吴爷爷舌如吊鬼,四肢缺损,居然全部插着参差不齐的粗树枝蹒跚行走着,而许铁匠则在地上只露着头颅,躯体如同肉泥般蠕动而来……

        孙奶奶身着黑衣,躯体腐烂,脸上布满了针线,似破布娃娃被缝纫在一起。她的头颅变态的扭动着,动作机械怪异,双手张开,如同人形螳螂。

        手爪指甲更是长如镰刀,凌空舞动。走路间,关节发出咔咔怪响。

        除了样貌怪异外,他们或笑、或痴、或癫,或狂。那副景象,如同地狱恶鬼出世,只看的人寒气汹涌,心胆俱颤!

        细细数来,所有人都在,几天未见,村里人竟全都死光了——?

        而且死的如此凄惨,就算很多人在笑,可那痴傻的笑却透着变态的怨气与憎恨,每双眼眸都透着疯狂的嗜血。

        毫无疑问,他们或者说“它们”早已不是原本的人类。

        有的,只剩下杀戮的本能……

        直至队伍全部走上山坡,一道熟悉的身影最终出现。高虎,自己从小长大的哥哥高虎也位于其中!

        他身着黑袍,五官扭曲,头颅转向身后似被人扭断,整个人倒行而来。

        那等诡异的惨状,可以说骇人听闻!

        “不可能!不可能!”徐醒瞪圆眼睛,呼吸急促,用力的揉了揉眼眸,前方的一切清晰可见,自己并非在做梦。

        但这等景象却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接受范围。

        他双腿早已转筋,全身颤栗,那都是自己的亲人!

        “别冲动。”蓦然间,胸口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居然是张语茜!平日里香囊最多只是发出温热,如今居然又有了声音。

        “千万别去……!千万......没用的……他们……他们都已经……”

        可惜,张语茜话音逐渐虚弱下去,再次消失不见。

        “语茜?语茜?”徐醒急问,自己现在仿佛已经被整个世界所抛弃,跌入万丈深渊,看不见任何出口,好不容易有个能说话的人,居然刚张口就没有了。

        只是张语茜的话让他彻底冷静下来,前面山坡上的情况太诡异了,危险不言自明,还是多观察一下再说。

        片刻,众人骤然停下来,只见两座轿子停下。

        上面迈步走下一老一少两道身影,老的身着黑衣,身材佝偻,脸上的褶皱仿佛老树一般。

        而另外轿子里下来的红衣小孩,长的则像个瓷娃娃,他们全都面无表情,身躯僵硬。

        “大姥姥……二娃娃……!”徐醒捂嘴,这下西山上最凶的鬼都彻底到齐了。他凝视前方,腿已经完全瘫软,这时候就算想走,自己也已再难迈步。

        大姥姥还有二娃娃和村民们一起想要干什么?面对这场面,徐醒脑子里只剩下唯一一个疑问,然而就在他刚刚稳住心神之际,前方的山坡骤然摇动起来!

        “轰隆——”

        闹地龙一样,震天动地的轰隆声响彻这片林子,大地瑟瑟发抖,鸟兽四散狂奔。

        “啊!”山坡上的大姥姥以及二娃娃发出凄厉愤怒的尖叫,它们双手擎起,锐利的指甲仿佛剃刀,朝天挥舞着。

        蓦然间,四周飞沙走石,狂风呼啸。引的其他厉鬼左摇右摆,完全立不住身子。

        可惜,二鬼的怒火根本无处发泄。

        紧跟着,地面摇动终于平稳下来,自地面蹿出一条条白色丝线,密密麻麻,整个山坡都已长满。

        “呵呵……呵呵呵呵……”阵阵爽朗的笑声自地底传来,那声音苍老中透着兴奋,兴奋中透着无情。随着笑声,条条白丝线如同钢针般狠狠扎入这些厉鬼们的身体上!

        “啊——!啊——!啊——!”

        连续不断的凄厉惨叫瞬间爆发!山坡上所有人同声惨叫,此起彼伏,黑色的“血液”自厉鬼们的身躯上被狠狠抽走,村民们脸上黑气汹涌,怨念滔天。

        痛苦至极的表情在他们脸上呈现,却只能无力的挣扎……

        “呜呜呜……”

        许久过去,随之而来的是哭泣,痛楚的哭泣,厉鬼啼哭,那种凄惨和悲凉难以言喻。

        “轰隆——!”

        空中乌云骤然汇聚翻涌,闪电划过,惊雷炸响,凄惨悲哀的意念甚至连老天都为之动容。

        雨点随着村民们的惨叫与哭泣而逐渐坠落,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十数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