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灵魂受创

第二十一章 灵魂受创

        只见牛小凝双眸血红,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刚刚这里的情况暂时吸引了注意力,而反应过来后变故已生!

        她现在没有理智,被怨念和痛苦充斥,脑子里满是杀意。如同冷血动物一样,可待反应过来后,灵体已经遭受到毁灭性的冲击。

        身躯承受持续且致命的打击,以至于灵体都开始扭曲变形。

        “啊……啊……啊——!”

        牛小凝昂头凄厉的惨叫着,灵体毁灭的痛苦要远远高于肉身,那几乎等同于用烈焰同时焚烧身体的每根神经。

        徐醒猛的伸出手掌,张着嘴巴,眼泪骤然掉落!事实上,自始至终他不怪牛小凝,一点也不怪,毕竟是自己从小的玩伴儿。

        而且她死的那么凄惨,自己反而对其怜悯不已。

        如今亲眼看着她魂飞魄散,心中简直跟刀割一样。可惜,一切一切都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嘭!”

        随着凄厉惨叫结束,牛小凝的灵体砰然一声,化为点点灵光,消散不见……

        多少往事化云烟,多少旧梦成虚幻。

        所有快乐的儿时记忆,都随着这声音消散不见,归于虚无,此刻的徐醒瞪圆眼睛,手僵在半空,似乎自己的灵魂也跟着不见了。

        “嘭!”片刻,他瘫坐在地上,讷讷了什么,却连自己都不知说了什么。

        诺大的院子,只留下自己以及红衣女鬼,她同样摔在地面,气息虚弱,许久过后,只见其看了眼徐醒,向其招了招手。

        失魂落魄的他,本能的看向红衣女鬼,不知为何,仿佛感受不到威胁,亦或是自己需要有人陪伴,哪怕是个鬼。

        徐醒居然乖乖的撑地靠了过去……

        “我……我快不行了,你……他……请了……请了八方鬼神见证,将我强行嫁给你,如今我便是你的妻子……我本也是魂飞魄散的结局,好在那小女孩替我挡了挡,没人能预料到这个变化,但如今我的魂魄已经受到重创。”

        “啊!”徐醒听的一震,虽然不懂,可红衣少女所说的他必然是村长爷爷,而人体魂魄也并非血肉,受到重创意味什么可以说难以估量!不知为何,他心中居然泛起阵阵酸楚......

        尽管对方仅仅与自己面对面见了这一次,可这只有名分的妻子却已经救了自己数回,她那张绝美的脸庞,已经永远刻在脑海之中……

        “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徐醒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该问什么,但至少对方的名字,自己应该记住。

        蓦然间,红衣少女的脸庞开始逐渐模糊起来,她说话越加吃力,讷讷道:“张语茜……”

        凝视着徐醒,红衣少女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目光除痛苦外,还露出留恋和复杂。

        “语茜……?”徐醒自语这名字,被自己深深记在心间。

        “跑……记住……快跑……”

        倏然间,张语茜的声音再次响起,刚刚她眼眸中的复杂,徐醒还以为是留恋,可眼下看来却并不是如此,而是在思考要不要说这句话。

        “跑?”徐醒眉头紧促,闹不清对方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为什么跑,跑哪儿去?

        怎么和当初牛小凝家,自己听到的声音说的一个意思?

        “唉?姐姐!不,语茜!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醒急忙追问,然而此刻,张语茜的身躯已经彻底暗淡下来。

        整个身体倏然缩小,直至消失不见。

        “啪!”

        蓦然间。一节红色的物件骤然掉落,发出脆响,在地上滚了滾。

        徐醒眉头紧蹙,由于身体虚弱,他用力的喘息着,脑子早已乱成一团,自己有好多问题,这张语茜到底是谁?为何要残忍杀掉教堂内所有的男女?那黑袍人又是谁?所有一切都如迷雾般构成麻团似的疑问。

        可惜,短时间内不可能搞清。

        刚刚掉落的物件貌似是其灵魂散掉后出现的,这东西到底是何物?他本能的撑地迈步走过去,蹲下身看了看。

        原来只是件普通夏炎人使用的香囊,很明显是张语茜身上的物件,既然如此,自己收藏起来就好。

        “嗯?”然而伸手捡起后,徐醒再次皱眉,这东西比自己想的沉,虽然是香囊,可里面像是放了碎银一样。

        淡淡香气自其上传递,带着少女的体香,甚是惹人喜爱。

        他打开香囊朝里面看了看,其中居然放着枚白色指环,犹如舍利一样莹白圆润。

        “嘶!”徐醒伸手触摸,却猛的将手缩回来!这东西触手冰凉,在香囊内丝毫不显,可碰到了却森冷至极!

        他没敢再碰,赶忙将这东西收起来,站起身朝外挣扎而去。

        经历刚刚复杂、惊险又奇诡的景象后,徐醒身体虽然已经没有那么虚弱,但仍旧饥饿无力,只可以勉强行走。

        他浑身冒着虚汗,每一步都几乎拼尽了全力。

        徐醒从未如此艰辛也没受过这种罪,只是他却咬牙扛了下来。因为今天,他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痛苦、绝望和恐惧……

        几日以来,从小的玩伴化为厉鬼追杀自己,最终魂飞魄散,而那让自己一眼痴迷的红衣女鬼姐姐,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如今也只留下一枚香囊。

        痛苦袭身,并不真痛,但心里的创伤却如割开的口子,短时间难以愈合。

        而正因为如此捶打,他比以前更加坚强了不少。

        短短的路程,攀山一样遥远,每一秒都仿佛隔年……

        不知何时,徐醒抵达了村前,此刻太阳还未完全升起,远处山顶刚刚冒起丝丝氤氲,这里仿佛没有任何人,死寂般宁静。

        而正是那里,却正是自己从小的回忆最温馨的家。

        可惜,他实在没有力气再走到家门,离这里最近且最熟悉的便是孙奶奶家。

        徐醒拼尽最后一口气,趴在了她家门前。

        紧跟着,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时间流逝,这一觉睡的很香、很甜,梦里村子如儿时般祥和,尽管外界危机重重,可这里始终平静。

        来到村口,所有村民们整齐排列,纷纷向自己招手,动作一致!

        在光芒下大家露出笑容,似照片一样,最终定格,收进自己心底。

        “肉娃子……肉娃子……”不知多久,徐醒听到了阵阵慈祥的呼唤,久违的温暖传递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