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受到庇护

第十六章 受到庇护

        “呼呼呼......”

        直至许久过后,他才稍回过神来。

        “唉?我是谁?我在哪儿?”徐醒茫然凝视前方,胖墩墩的脸庞肥肉抖动,好半晌没回过神。

        “呼——”

        旋风再次卷起,转动于身前,吓的他一激灵,立即蹦起老高!赶忙抱起大公鸡,连滚带爬,蹿进棺材里。

        “爷爷没成功。”徐醒暗忖,心慌起来,这院子的厉鬼俨然不待见自己,村长爷爷十有八九没能帮自己搞成,想来也是,自己一个小胖娃子,人鬼殊途,对方怎么可能看的上自己?

        好在这头厉鬼暂时还没有要害自己的意思。

        随着徐醒躺进棺材,外面便不再有动静。

        时间流逝,由于前晚的疲劳与紧张,他渐渐睡了过去。

        梦里,自己突兀的站在一座硕大的院子里,站着一名高挑的红衣女子,背朝着自己,四周朦朦胧胧。不知为何,徐醒对她的面容非常好奇。

        可无论如何自己都难以动弹,自始至终,对方也未转头。

        双方就这么僵持,血光洒落,院子寂静……

        “咯哒!咯哒!咯哒!……!”

        蓦然间,阵阵脆响远远传来,犹如女人穿着木屐一样,那声音不疾不徐。最后,径直停在了院门口。

        “不好!”徐醒猛的睁开眼眸!那声音自己太熟悉了,正是牛小凝化作的厉鬼,她怨气太大,反噬自己那是由于彻底丧失人智后的本能。

        就像毒蛇想要撕咬猎物。此刻,她早已经不再是人类。

        “额!”随着紧张,徐醒又是倏然睁眼,刚刚的梦如此真实以至于难以分辨现实真伪。他揉了揉眼,视线越加清晰,只见外面天早已黑了下来。自己居然睡到了晚上!

        而外面的脚步声,却并非梦境。此刻,正清晰的传入耳畔!正好停在门口处。

        “不好!”徐醒全身一紧,鸡皮疙瘩自脚底直冲头皮,丝毫不敢乱动。

        安静、外面异样的安静,静的几乎能听到喘息声!可越是如此越是恐怖,徐醒怀抱公鸡,蜷缩在棺中。

        这时候的棺盖并非只留了一道缝,而是敞开足够一个人出入,万一有厉鬼进来,根本不需要破棺,仅仅同样钻进来即可。

        但他不想将棺材盖合上,因为自己见识过对方的力量,没有替身纸人盖上棺盖也是一样。

        “嘚嘚嘚……”徐醒牙颤,全身发寒,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候,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他吓坏,当初发狠的劲头,此刻早已荡然无存。

        好在,脚步声停在大门位置,久久没有进来。

        “咯咯咯……”足足数分钟过去,自大门处骤然传来奇怪躁响!似乎从人的嗓子里硬挤出来,咯咯不停,刺耳的让人憋闷。

        紧接着,敲门及说话声蓦然传入耳畔。

        “咚咚咚……”

        “要糖人儿么……?”

        “要风车儿么……?”

        “要竹笼么……?”

        ……

        声音不大,沙哑中却充满了诱惑,每样东西都是村里孩子儿时的最爱。

        听到这声音,徐醒心头酸楚,忍不住流下眼泪,那都是自己与牛小凝自小最喜欢的物件,他们从小玩儿到大,尽管化为厉鬼,可某些记忆仍然存在。

        可这时候,他无论如何是不能出去的。

        对方早已不是人类,脑海被怨气及杀意充斥,刚刚化为厉鬼的怨灵,对人类的威胁最大!

        “咚咚咚……”敲门声持续,对方的手速始终未变,机械一样,持续不停。

        “要糖人儿么……?”

        “要风车儿么……?”

        “要竹笼么……?”

        ……

        徐醒听的眉头紧蹙,这声音越听越沙哑,仿佛砂纸摩擦,牙酸不已。

        他忍不住干脆用力捂住耳朵,尽管如此,那声音仍旧不受影响般灌进脑子里。

        足足一个时辰,这声音才停下来。似乎感受到徐醒不可能会出门,对方居然试探性的推开院门……

        “吱拗——”

        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异常清晰刺耳。这,是徐醒最怕的。

        片刻,门外探头探脑的钻进一矮小的黑袍人,诡异至极,那袍子空荡荡,似乎只有头颅没有身子,它迈步前进,径直来到棺旁。

        伸头朝缝隙内看去,月光照耀下异常清晰……

        徐醒瞪眼凝视着外面,只见那黑袍内不再是纸人,而是一张惨白褶皱的头颅,顶着袍子漂浮在虚空,那五官和牛小凝完全相同!

        徐醒心脏抽紧,不敢置信,他自然能够看出这是牛小凝的脸庞,尽管严重的变形变色,她的五官仍能依稀辩识。

        “咯咯咯……”牛小凝自喉咙里再次发出咯咯怪响,她看向徐醒的目光异常怪异,说不出包含着何种情绪。

        一定要说那就是几种不同情绪的交杂,似野兽看到腥肉,又仿佛变态看到稚狗,释放着欲望和虐杀的渴望,同时也交杂着丝丝的迷茫与好奇。

        只见其头颅倏然凑了上来,眼看就要钻进棺材里。

        “啊!”徐醒忍不住惊呼!眼中透着绝望,面对一枚会飞的鬼头,自己该如何应对?

        就算自小扎马步,身体练的再好,貌似对这也没啥用处。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一旦撞上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

        “哼!”

        就在徐醒绝望之际,虚空突然响起一道淡淡冷哼,那是女人所发,银铃一样,虽然悦耳却也透着一股霸气,自院中荡漾。

        温度也随着她的哼声骤然降低下来,哼声落下,棺材訇然炸裂!

        “嘭!”

        徐醒抱着公鸡直接摔到地上,哎呦一声,顺势滚动,原本已经全身吓的僵硬的他,在强烈的求生欲下,爆发出身体的潜能。

        这也是长期锻炼后产生的好处,虽然体胖却也并不虚浮。

        徐醒双手撑地,翻身而起!

        再看前方,他立即瞪大眼睛,原因很简单,只见一高挑红衣女子正站在自己前方,和梦里梦到的一模一样,此刻正与牛小凝面对面而立。

        自己看着她的背影,尽管红袍批身,可俏丽的轮廓,仍旧让人眼神无法移开!

        徐醒年纪不大,本没什么男女情念,却不由的升起了一股冲动,想要看一看对方芳容的冲动……

        “咯咯咯……”牛小凝瞪大眼睛,不甘的探望着徐醒,可在红衣女人的阻挡下,她只能缓缓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