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诡异天地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发小惨死

第十章 发小惨死

        数日后,徐醒与小凝坐在村口,凝视着日落的方向。

        “你爷爷真厉害。”小姑娘忍不住感慨,在村子里,村长就是传奇般的人物,原名李泽圣,是最年长的智者,他本是外来的,年轻时便落户在这里,如今活了多久已经没人能记得。

        村长不但在天地大变后依然能联通外界,还可以辟邪驱鬼,一身本事颇大。

        如今几十年过去,已经成了村里人的主心骨,也是地位最高的人。

        只要他在,这里便能始终保持安详,在天地大变之后这是难以想象的!人们只能在这隐蔽的山洼里苟且偷生,哪怕露头都可能会遇到危险。

        “我也是第一次见……”徐醒同样惊奇,他从小被村长养大,可也只见过他裁剪白帆,布置村里摆设而已。

        按照说法,那是驱邪所用,可却从未看过前些日子制作纸人时那灵异的表现。

        “你跟着村长爷爷长大也不会么?”小凝羡慕的问,在她看来村长即便不教他,耳濡目染之下,懂得也必然比常人多些。

        徐醒摇了摇头,他靠在磨盘上,双手倒背,淡淡应道:“学那做什么?只要爷爷和你们都平安,我就满足了……”

        说着,傻乎乎的看向小凝。

        两小无猜,说的便是这种状态,天真的孩子看向对方,纷纷露出羞涩的笑容。

        徐醒心中蓦然一动,他心里有种念想,也许这样长大,牛小凝将来会成为自己的老婆也不一定。

        当然,老婆是什么他没有太深的概念,只是觉得,能够长久的在一起比什么都好。爷爷和虎哥说自己太重情,可能便是自己太理想了。

        但是……这又能有什么不好的……?

        就在这时,太阳翻过远处的山尖,天空也彻底暗下来。

        “呼——”

        风声骤起,凉意陡增!

        两人都是跟着一激灵,冬日将近,气温降的飞快,尤其山里,早晚温差很大。

        “我们回家吧。”牛小凝弱弱的说,村里刚刚发生惨剧没多久,虽然比起野外安全的多,可夜晚仍旧叫人心里瘆得慌。

        徐醒点点头,这时候,自己也该回家了。

        二人迈步朝着村里而去,各自回家。很快,天越来越黑,雾云遮蔽了天空。

        “咔——!”

        闪电划过,雨点迅速落下。大雨倾盆,龙王闹海,山里的沟壑甚至泛起了洪水。

        徐醒坐在房间里,看着外面的雨点,不知为何,心里憋闷的紧。

        “爷爷和虎哥居然不在家。”他眉头紧蹙,希望爷爷和哥哥别在野外遇到暴雨,至少也能有地方可以避雨。

        徐醒躺在床上,望着外面的漆黑。不知为何,心里越来越心烦气躁。

        他不停翻滚,辗转难眠。

        自己平日里几乎从不会失眠,甚至可以说到头就着,可今天,直至三更天过去,这才有了睡意闭目睡了过去。

        地门村很多年也没遇过这么大的雨水,豆大雨点砸在地上,分成八瓣,坠地仍旧发出噼啪脆响,这哪里还是雨?根本就是老天爷在朝着地门村泼水!

        以至于雨点将一切声音遮蔽,整宿不停,直至清晨,雨点才开始稍弱,然而却是阵阵腥味隐隐荡漾。

        “啊——!”

        蓦然间,凄厉的惨呼响彻村子,而且随着第一道惨叫声响起,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持续的惨呼声连续不断!

        这种动静,哪怕是个聋子也会有所察觉。

        徐醒惊的翻身而起,尽管有点晕,却很快清醒过来。

        “又出事了?”他心中抽疼,不好的预感訇然而起,没敢迟疑,匆忙的穿上衣服冒雨跑了出去。

        尽管雨水未停,可村子里却跑出了很多成年人,刚刚的惊呼就是他们所发。此刻,人们惊慌失措,满脸惊恐几欲崩溃!

        人们纷纷朝村长家围拢而来。

        “肉、肉娃子!你爷爷呢——?”大家急吼吼的喊着,泪水混杂着雨水,让人们看起来憔悴颓废。

        “他、他不在家。爷爷跟虎哥都出去了,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徐醒讷讷问,心脏跟着提到了嗓子眼。这情况必然是出大事了,可明明村长已经把村子的危机解决了才对。

        “哎呀!”

        这下,所有人都乱了,跺脚哀嚎。大家焦急不已,眼眸中透着极端的惊恐。

        但村长不在,人们群龙无首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导致大家纷纷慌乱起来。

        徐醒同样着急,扯着村里一位外号老七的村民喊道:“到底咋了!”

        “又死人了!”老七略显不耐,不想和他多谈,甩开手,沉声道:“一下死了七家人!”

        这话仿佛重锤,敲在徐醒的心头,滴血般疼,他愣在原地,自己从小长在村里,每人都如亲人般历历在目。

        老七说完已经跑向其他方向,盯着那里,徐醒心里骤然一疼!原因很简单,牛小凝家就在那里。

        嗅着血腥,他撒开腿就跑了过去。

        小姑娘的家门口早已围满了村民,雨水向外流着,混杂着鲜红以及腥臭,似血泪,狠狠揪起每个人的心!

        “啊——!”徐醒咆哮着拼命扒开村民,然而院子里的景象却让他立即停住脚步,让其毕生难忘的景象蓦然出现!

        牛小凝家院子中心插着三个稻草人,而头颅则是他们一家三口,如果是痛苦,倒也正常,可他们偏偏笑着,面向门外笑着……

        那笑容无法言诉,如果非要形容,那便是怨恨和痛苦,极致的快乐往往意味着极致的痛苦,而极致的痛苦才会映射出如此凄厉的笑。

        三个人的眼睛盯着门外,注视着每个人,死死看着,尤其是扒开人群的徐醒!

        他仿佛感觉到眼前的一家并未死,他们的灵魂依然附着在头颅上,怨恨仍旧缠绕。

        “小、小凝……啊……啊……!”徐醒嗓子里仿佛堵着什么,想要喊却喊不出,想要哭却没有泪水,即便呼吸也异常困难。

        自己最好的玩伴没了,而且是这么凄惨的没了,两人昨天才刚刚分开。

        小凝的眼睛透着无尽的恐惧和怨恨,那眸子,就盯着徐醒,眼神中蕴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跑……快跑……快点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