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隔窗有眼 > 第八章与恶魔对话
    2009年春节,金子并没有回家。不是他不想回,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家了。金子的父母,在他年幼的时候,就在一场煤井的透水事故中去世了。

    这么多年来,金子一直靠着父母的赔偿金生活。

    每个月那个煤井的老板都会打一笔生活费到金子的账户上。直到大学毕业,他的账户收到了最后的三千块钱。

    那个老板说,找份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吧。

    金子没有找工作。他拿这笔钱,买了个手机,租了个房子,然后整天就泡在网吧里玩游戏。

    我就是在那段时间投奔金子的。

    等钱花得差不多的时候,金子突然意识到自己该找工作了。可是他没拿到学位证,没有拿到毕业证。他知道自己的简历就算投出去,也未必有人肯录用。但是他又拉不下脸来去做保安、服务员这些底层的工作。

    于是金子就想,我就在网络上写小说吧。

    他想靠写小说养活自己。这是个美好的想法,但是现实却很残忍。

    2009年的大年三十。

    新年的鞭炮声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才开始渐渐的停了下来。

    金子曾对我说,在那一刻,他恨透了春节。

    那时候他的身上,只剩下二十三块钱。

    春节快餐店、粉店、小的超市、杂货铺都关门了。这意味着他必须去大超市买东西。

    大超市的东西贵得很,二十三块钱,买不了几样东西。几包泡面,一把面条,也许就没了。

    金子心中盘算着这些东西,能够自己吃几天。

    他打开窗户,一股刺鼻的味道传进了屋中,那是硫磺的味道,是鞭炮燃烧过后所散发出来的。这种味道,他从小就很熟悉。

    但是这回不一样,鞭炮的辛辣气味中,似乎还夹着一股腐败的味道。那是动物尸体腐化时所散发出来的独有气味,闻起来让人作呕。

    这股味道,是从窗户对面的乱坟场传来的。

    那时候我们住在一楼,距离窗口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就是一个乱坟场。当地人用红砖砌了一道一米高的墙,把这个乱坟场围了起来。

    据说每年到了清明的时候,都会有一群说着各地方言的人回到这里,把乱坟场里的杂草割掉,然后在一个个没有墓碑的孤坟上插上白幡,点上香烛,摆上祭品,拜祭一番。

    他们说这个乱坟场以前是枪毙犯人用的。

    金子想到这里,心里有点涔得慌。

    他正想把窗户关上,却突然发现,乱坟场里,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向他招手。

    金子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揉了揉眼睛,再睁眼一看,突然只见那白色的身影一飘瞬间到了他的眼前,那股腐败的腥臭,正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

    金子吓得赶紧把窗户关上。在这一瞬间,他只觉的眼前一条白色的人影一闪而过,那个影子,似乎进到了房间里。

    金子吓得不轻,赶紧转身回头一看,却只见房间之中除了自己,空无一人。

    金子心想,难道是自己饿晕了,眼花了不成。

    他把窗户关紧,然后把房间所有的灯都打开,这才回到了床上。

    可是那股腥臭之味,一直在房间中蔓延。

    金子站起身来,拿起手机,打开手电筒,下床寻找这股味道的来源。

    他循着味道在房间里走了一遍,这才发现,味道似乎来自卫生间。他正想往卫生间查看,突然,卫生间的灯闪了几下,瞬间就灭掉了。

    金子的心“咯噔”一声,不会是真的遇上鬼了吧。

    这时候,从卫生间传来的味道愈发的浓烈了。

    金子似乎都听到了卫生间中传来的喘息声。

    金子吓得一个激灵,全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他赶紧转身,拿上衣服,就要开门去网吧通宵,心想大不了,我今晚就不睡这里了。

    可没想到他用手去拉门的时候,那扇门却一动也不动。

    就在这时,房间的灯也突然灭了。

    金子按了两下开关,没有反应。

    这时候,他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金子吓得蹲下身子,卷缩在墙角,全身不停的在瑟瑟发抖。

    他只觉得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他把头埋进胸前,不敢去看。突然他的眼前一黑,似乎被什么东西包围了一般。他轻轻的抬起头,用手机一照,只见自己的四周都被长长的头发给围住了。便在这时,只听得头顶传来一阵声音:“你在找我吗?”

    金子抬头一看,只见一张白色的人脸,裂着红色的大嘴正悬浮在自己的正上方,瞪着一双黑呼呼的眼睛,看着自己。

    金子见了,大呼一声,就晕了过去。

    等金子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只见房间中布置老旧,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一个书架,一个身着中山装的男人,正在书桌前写着什么。

    书桌上只点了一盏煤油灯。

    那男人见金子醒了,转过头来问道,你醒了。

    金子眼见那人大概三十来岁,眉清目秀,长得倒也算是个美男,不由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谁?

    那男子说道,这里就是我的家。

    金子一愣,你的家?

    那男子点头说道,是的。我和你一样,是个写小说的。

    金子说道,你也写小说。

    那男子指了指桌上的一堆稿纸说道,你看,这些就是我写的小说。

    金子说道,可是我什么没听说过你。

    那男子哈哈笑道,那只因为,我的小说,没有几个人能看懂,所以也就没人看,世上也没有几人认识我。难道你不也是默默无闻的在写小说吗?

    金子听了点点头说道,是的。

    那男子说道,曹公写红楼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会穷死,却养活了后世的一群俗人。来来,我讲几个故事给你听。

    宋朝有一个文人家中贫苦,只能以卖文为生。他邻居家有一个豪绅,不但有钱,而且也有势。那豪绅的儿子年纪和文人相仿,却是个不学无术,流氓瘪三之辈。偏生当时的皇帝非常喜爱诗词,每年都举办诗词大赛,赛事的前三甲可以直接入朝为官,因此当时的文人都趋之若鹜。

    那文人虽然有心参加,无奈家中贫苦连路费都付不起。那豪绅也想让自己的儿子参加,但是却苦于自己儿子胸无点墨。他听说那文人有才,便上门跟文人说,自己可以资助文人上京参赛。但是有一个条件,文人要做三首好诗给自己的儿子。这三首诗,以后无论任何场合,文人都不能说是自己的所作,而要说是豪绅儿子的所作。

    文人听了犹豫良久答应了。于是他将自己的所作的诗集拿了出来,让豪绅挑了三首。

    文人和豪绅的儿子一起上京参加诗歌大赛,没想到豪绅的儿子凭着文人的那三首诗歌,一鸣惊人,授封为官。而文人却不幸落榜。

    豪绅的儿子回来之后,豪绅一家,摆台请客唱戏,连着庆祝了一个月,却并未邀请文人。

    文人在家中郁郁而欢,不久就病倒了。

    第二年,诗歌大赛开始之前,文人却上门来找豪绅,问他想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加官进爵。

    豪绅前一年吃了甜头,今年自然不愿放过机会。于是文人又拿出三首新作的诗歌卖给了豪绅。

    文人和豪绅的儿子再一次一同进京参加诗歌大赛。会上,豪绅的儿子把文人的三首新诗念了出来,果然文辞优美,字句押韵,意境不凡。正当在众人赞美豪绅儿子的时候,文人却站了出来说道,这三首诗表面看起来没有问题,但是仔细一推敲却是大逆不道!说着逐一分析了起来。

    原来文人在做这三首新诗的时候,故意留了个暗语,这三首诗歌,全都是藏尾诗,每句诗歌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便成了句大逆不道的话。豪绅和他的儿子读书不多,自然看不出其中的玄机。此刻经那文人点了出来,瞬间龙颜大怒。那豪绅的儿子被当场杀了,豪绅的一家更是被抄家发配,从此家破人亡。那文人因为揭发有功,被授予官职,此后他不断加官进爵,一直做到了观文殿大学士。

    那男人讲到这里顿了顿说道,你说这个文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金子听他这样突然一问,不由的楞住了。那豪绅卖了文人的诗歌参赛从而当官,固然可恶,但是什么说也罪不至死。

    金子正想说话,那人伸手拦住他说道,你听我讲完另一个故事再说不迟。

    于是那人又说了起来。

    清朝年间也有一个文人,家里也是穷得要死。这文人的邻居也是一个豪绅。当时文人正在写一本小说,写了十几年,快要完本的时候,文人却生病了。他的妻子实在没有办法,就去找那豪绅借钱。没想到那豪绅不但不给钱,还让家丁把文人的妻子打了一顿。文人知道后,病恨相加,没过几天就病死了。他的妻子料理完文人的后事之后,也上吊死了。死前,她把文人的手稿交给了文人的一个朋友。那朋友经过数年的整理之后,就将那文人的手稿出版了。没想到一印出,瞬间引爆全国,每天到那文人故居吊念的达官贵人,文人墨客不计其数。

    那豪绅见有利可图,便也印了一本书,书中虚构了自己和文人的种种交情,感人至深。书印出来之后,瞬间风靡全国。虽然有人质疑,但是都被豪绅用钱给搞定了。豪绅尝到了甜头之后,竟然又印了一本文人的传记,然后又花钱请来文史刀客,胡编乱造出了一本文人那部小说的解析,自此他便以自己是文人文化传承人自居,将文人的屋子圈了起来,每个来吊念参观的人,都要缴费才能进入。到最后他竟然成为了解析文人那本小说的权威专家。他自己竟也因此成了一代文豪。

    那人讲完,又问金子说道,这个文豪,你觉得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