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唐门毒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面具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面具

        “你今天不该和子琪对着干的。”西厢房内,花柔拉着玉儿的手有些惋惜:“虽说最后她没能制成,但是你也受了影响……”

        “我又不可能从毒房晋升出来。”玉儿微笑着也抓了花柔的手:“赢了也没用,还不如帮你!”

        “谢谢你,玉儿。”

        “和我客气什么?我现在能重新活过来,都是你帮我的。何况,这次试炼我也是有机会的。”

        “真的?”花柔很惊奇:“你也有机会?”

        “嗯,其实上次帮你挨打之后,姥姥就让人传了话来,已经把我收进暗器房了。不过我不想离开你,也是怕我不在你身边,你会被她们欺负,就求了姥姥准许我还住在这边,所以……”

        “天哪!有这种好事你也不早点告诉我,那师父知道吗?”

        玉儿点头:“嗯。”

        “玉儿,你对我真好!”花柔内心充满了感动和开心,想到玉儿有机会重新开始,她觉得姥姥都变得没那么可怕和冷漠了。

        “花柔,你是唐门里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而那种人……”

        玉儿转头看向对面的东厢房,露出唾弃之色,花柔则是看向东厢房后,笑容渐收,面有隐忧。

        子琪平时那么在乎输赢的,今天怎么会为材料和玉儿斗气浪费时间呢?这不像她会做的事啊?

        花柔内心觉得这事儿不太对,但是她从玉儿的口中已知试炼的重要,又觉得子琪不可能会放弃机会,所以反倒有些弄不清楚了。

        翌日,琳琳在后山的药田里采了一些药材,准备下山时,无意中看到不远处,子琪、子画还有周峰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这仨干嘛呢?

        琳琳弯着腰朝三人走过去,快要靠近时,这三人却散了。

        琳琳疑惑地转了转眼珠子,飞速地往山下跑了。

        毒房的西厢房里,玉儿正在考着花柔对于解毒之法的掌握。

        “鳞斑毒呢?”

        “如果皮肤鳞片还未脱落,用蜂蜜兑没药和金兰草的汁水,连服三日即可解掉。若是已经开始脱落、全身溃烂的话,就只能靠药浴,用白皮草,乌丹木熬沸的水,晾凉后倒入半坛烈酒泡上七日即可。”

        玉儿合上了书:“花柔,你可真厉害,考你一早上,居然没一个能难住你。”

        花柔笑道:“厉害什么呀,这还不是拼命背的,不像你,连这些毒药记在书上哪一页都一清二楚。”

        玉儿昂起了下巴:“我当初在毒房可是特别刻苦的。关进苦牢时身上也带着毒经呢,苦牢里无事可做,我每天靠着照进来的那点光读书,没光的时候就默背,三年,书都翻烂成了碎渣,怎么可能记不……”

        “花柔!”屋门猛然推开,琳琳一脸不安地冲了进来。

        “琳琳?”花柔有些错愕:“怎么了?”

        “花柔,我刚才在药山采药时,看到子琪子画和家业房的人在一起,虽然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但看起来鬼鬼祟祟的,肯定没好事。”

        玉儿闻言在旁冷哼一声:“她们怕是又要起什么坏心呢!”

        “是啊,我提醒你们还是小心些,可别着了她们的道。”

        花柔点头:“我知道了,我们会小心防范的。”

        有了琳琳的提醒,花柔同玉儿便处处小心,转眼两日过去,并无什么暗算陷害的事发生,但越是如此,花柔的内心越是不安,总觉得她们在某一处憋着使坏。

        第三天上,唐九儿在院落里开始了关于解毒的考核。

        四个弟子,一人一张桌在纸上解答着关于各种毒情的解法,

        花柔,琳琳十分认真地作答,平实认真无比的子琪却是一脸不适之色,写一写就停下揉揉脑袋,神情疲惫,子画倒是没有她这份不适,不过她似乎答题不顺,咬着笔杆,思索半天才能写几个字。

        当线香的最后一缕烟升腾,唐九儿宣布时间到了。

        大家放笔离开了小桌,唐九儿上前一个个审阅。

        “一共二十种毒,子琪你居然只解了十种。”

        子琪一脸苦色:“师父,我可能着凉了,头一直在痛,所以……”

        唐九儿抬手制止她的解释,走到子画的桌前,看了看后叹了一口气:“子画,你也很糟糕,只对了十三种。”

        子画垂了脑袋:“师父,你考得太偏了,很多我记不清楚。”

        唐九儿在查看了花柔同琳琳的答卷后,宣布了结果:“花柔、琳琳,你们两个全对。按照这两次的比试结果,就由你们两人代表毒房参加这次的试炼。”

        “是,师父。”花柔和琳琳异口同声,脸上不禁扬起喜悦之色。

        “明日就是门庆的日子,各房要派两个弟子前去打旗。子琪、花柔,你们两人去吧,如果子琪明天还是不舒服……”唐九儿看向子画:“就子画补上。”

        “是,师父。”

        ……

        唐箫从房中出来,正好遇上了院落里打扫卫生的小师弟。

        “呦,唐箫师兄又和飞燕姐出去玩啊?”

        面对热情的招呼,唐箫无奈地点点头,走了。

        虽然他心里有很多的不情愿,但为了姥姥,为了唐门,他只能妥协。

        唐箫走后,小师弟继续打扫着院落,在他快要扫完这院子时,唐飞燕走了进来。

        “飞燕师姐你怎么来了?”小师弟有些意外。

        “我找唐箫。”唐飞燕说着就往内冲。

        “诶?可唐箫师兄刚出去……”

        “没事,我去他房里等。”唐飞燕脚步飞快,话音落下时,人已经钻进了唐箫的房间里。

        小师弟不解地挠挠头,而后又继续扫地了。

        唐飞燕进屋后,先从窗户口向外张望,确定四周无人,那小师弟又很专心的在扫地,这才转身开始在屋内寻找。

        她一面扫视屋内布局,一面戴上一双手套,而后开始不断的触动这屋内的机关。

        一处,两处,三处,打开的机关暗屉,都没有她想要的东西,然后她看到了床下一个不起眼的雕花。

        她略一愣神,尝试触动,立时床下伸出内层,内里则有一个巨大的漆盒。

        唐飞燕上前小心翼翼地把漆盒打开,在看到漆盒里的十四个金制面具后,她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