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1424章 最好将自己玩死!
    “青院长这一次的突破,应该不会那么快吧?”

    依旧端坐在北方座椅之中的欧阳万通,侧头对着那一脸感慨之色的李云帆开口说道,而他的口气之中,也是蕴含着一抹异样情绪。

    说实话,这两位虽然尽都是达到了凌云境的强者,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清楚地知道,想要从浮生境巅峰突破到凌云境初期,是如何的困难。

    而现在,如此艰难的突破,竟然因为一枚天阶中级丹药就能生生达到,欧阳万通和李云帆,都有着一种犹如猫抓的憋屈之感。

    这别人拼死拼活九死一生,想要寻找到那一丝突破到凌云境的契机,你只是简单的三两日就炼制出来一枚丹药,然后就能助一名浮生境巅峰修者生生突破。

    这可真是人比人不能比啊,甚至在这二人的心中,都有着一丝隐隐的后悔,后悔没有在云笑崛起之前重视这少年,要不然将其拉拢到自己的宗门内,岂不是可以源源不断造就凌云境强者了?

    “据我门中二长老所说,云笑还是一名品阶不俗的阵法师,唉,这炼云山的运气怎么就如此之好呢?”

    李云帆一巴掌拍在旁边的座椅扶手之上,遗憾之情溢于言表,尤其是像他这样的天阶中级阵法师,更是对一些阵法天才视若珍宝。

    当初无常岛和屠灵战场的千星聚血阵,就是云笑发现的,后来李云帆还亲自去研究了一下那门大阵,越研究越觉得博大精深。

    哪怕李云帆研究的时候,云笑已经将大阵最核心的阵心给破坏,但作为天阶中级的阵法师,李云帆还是从那些残留的痕迹之中,发现了极为可怖的信息。

    尤其是后来凌空岛二长老,将云笑传出的那一门封印之阵呈现出来之后,更是让天阶中级的阵法大师李云帆,都震惊莫名。

    至少在李云帆看来,像云笑这般的阵法天才,凌空岛才是最适合其修炼的地方,但是现在说什么无疑都有些太晚了。

    如今的云笑,已经成长为大陆最为顶端层次的强者,再加上这一手医脉之术如此强横,恐怕炼云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人的吧?

    更何况阵法一道相对于炼脉之术来,无疑还是要弱一筹的,当然,这个世间,恐怕也只有云笑,才会让这些大陆顶尖的人物,陷入如此纠结的境地了。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之内,青木乌脸上扭曲痛苦的表情人人都看在眼里,他们尽都为其捏了一把汗。

    因为此刻青木乌的状态,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晕过去,一旦其承受不了而昏迷,那这一次借助丹药的突破,便算是功亏一篑了。

    相对于青木乌,云笑此刻看起来也绝不轻松,就连外围的那些修者和炼脉师们,都能看出这少年脸上的凝重和状态。

    豆大的汗珠从云笑的下颏滴落下来,将其衣衫都给浸透了,而其头顶,更有着一道若隐若现的气线升腾而起。

    这些炼脉师们都知道,那是一名修者将脉气修为催发到极致的表现,除此之外,恐怕那少年的灵魂之力,也有着相当大的损耗啊。

    “云笑师兄……”

    当此一刻,天毒院的那些年轻天才们,尽皆有些动容了。

    或许直到此刻,他们才清楚地知道,云笑施展的手段,并不仅仅只是帮助青木乌突破这么简单,那是有可能将自己都陷进去的危险举动啊。

    这些天毒院的天才们,自问和云笑之间并没有太大的交情,但此时此刻,那个以往更倾向于医脉一系的少年,竟然能为他们的院长做到这一步,又怎能不让人感动?

    “哼,这小子就知道逞强,最好将自己给玩死!”

    相对于这些和云笑关系不错的修者,诸如宋秋蝉古花山之辈,却是在心中暗暗诅咒,诅咒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阴沟里翻船,那就皆大欢喜了。

    “不会真将自己给弄死吧?那样我安排的那些后手,岂不是没有了用武之地?”

    反观斗灵商会的路天温,脸上却是有着一抹纠结,既像是兴奋又是失望,不一而足,或许在他的心中,云笑只要不是死在自己手里,都会是一种另类的遗憾吧?

    但不管怎么说,此刻无论是云笑还是青木乌的状态,看起来都是极其差劲,而不少炼脉师也知道,到了这个时候,云笑和青木乌已经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了。

    这二人之中任何一人先行出现了问题,必然会导致另外一人也跟着遭殃,这就是所谓的开弓没有回头箭。

    由此也可以见得,云笑先前说得轻描淡写,其实服用这七雷破生丹的危险性,真是无与伦比的大。

    这连有着云笑这个丹药炼制者相助的情况下,也将双方弄成这副模样,若是由一名浮生境巅峰修者单独服用,会发生何种状态,那可真是说不清楚了。

    “千万不要有事啊!”

    莫晴美目盯着不远处汗如雨下的少年,心中暗暗祈祷,到了这个时候,就连对云笑极有信心的她,心头也不免打鼓。

    “放心吧,我云笑大哥绝对不会失败的!”

    安静的广场内外,一道蕴含着极强信心的声音突然传来,将不少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当即看到一个小胖子手舞足蹈,脸上更是没有一点的担心。

    “是玄阴殿的一弹圣子灵丸!”

    对于那个貌不惊人的小胖子,此刻很多人都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可和以往那些老牌的天才完全不同,那已经是天阶三境的超级强者。

    只不过对于灵丸的这句话,很多人都是不以为然,暗道你小子虽然脉气修为战斗力不俗,但对这炼脉一道想必是一窍不通吧。

    灵丸这番话语,也只是被众人当成想当然的执着,或者对云笑莫名其妙的信心所致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说服力。

    轰!

    然而就在下一刻,几乎是在印证着灵丸话语的真实性,当他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已经一个时辰没有太大动静的某处,赫然是爆发出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

    这股力量和一个时辰前的丹药力量爆发,或者说脉阵力量爆发截然不同,那是一种直冲九天的能量波动,似乎是在向天道报告着什么。

    “这是……突破了?!”

    一些灵魂之力强横的天阶炼脉师们,感应着那种直冲九霄的磅礴气息,眼睛都是瞪得滚圆,当一件事真正成为事实呈现在眼中的时候,所造成的冲击力是无与伦比的。

    无论古花山先前是如何地输了不认耍无赖,至少他有一句话没有说错,那就是眼见为实,这事实摆在眼前,和只是听云笑描述那天阶中级丹药的效果,完全就是两码事。

    只不过相对于脸现火热和震惊的诸多围观修者们,此刻的古花山却是脸色苍白,他知道自己败了,而且败得再也没有丝毫悬念。

    事实上自云笑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引来七道丹雷的时候,古花山就知道自己败了,只是心有不甘,又似是而非地无理取闹了两次。

    然而两次的闹剧,都给了古花山脸上一记重重的耳光,那个少年炼制的天阶中级丹药七雷破生丹,和其口中所描述的效果,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而且现在看来,浮生境巅峰的青木乌,能在这一个多时辰内生生获得突破,那粗衣少年的医脉之术,已经不容有人置疑了。

    要知道这一次云笑仅仅是用一堆天阶低级的药材,就炼制出天阶中级的丹药啊,还经历了炸鼎这样的逆天变故,才最终成形。

    无论从哪一点上来说,古花山在这炼丹一道上的造诣,都远远比不过云笑,因为那些东西,都是他拼尽全力也做不到的。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因为青木乌的突破气息,而兴奋狂热的时候,那个创造了最大奇迹的当事人少年,却是被那股磅礴的力量,冲击得蹬蹬蹬连退数步。

    脸色略有些苍白的云笑,眼眸之中却是噙着一抹兴奋,因为他终究还是成功了,青木乌的突破,是他这一次炼制丹药最大的成功。

    但是下一刻,云笑就觉得体内一股虚弱袭来,双脚一软,就要一屁股坐倒在地,不由露出一抹苦笑,暗道这一次强行施展某些手段,对脉气和灵魂之力的消耗,还是太大了。

    “就知道逞强!”

    就在云笑身体一软要坐倒在地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紧接着鼻端幽香传入,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靠在了一个极为柔软的躯体之上。

    “呵呵,我这不也是为了炼云山的声誉着想吗?”

    云笑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莫晴扶住了自己,当下强提起一口气,脸上赫然是浮现出一抹笑容,说出来的话,让得莫晴不由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能笑得出来?”

    莫晴很有些恨铁不成钢,同时美眸之中闪过一丝担忧,毕竟这家伙可不仅是要进行医脉一道的比试,接下来,还要和路天温宋秋蝉这般的天阶毒脉师争雄啊!